317 喝醉了,白等一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降临,篝火已全部准备好。

那些海盗们都围坐在那里。

聂然坐在其中,火光照映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她举着酒杯,对那群人说道:“除了那些把手的兄弟们之外,今天其他人都要喝个痛快才行。因为过了今晚,咱们明天说不定就要和那群士兵们开始正式交锋了。所以这一顿酒给我卯足了劲儿的喝,听到没!”

聂然那痛快的一声喊,让原本还局促担心的海盗们缓和了不少,他们纷纷应和了一句,“听到了!”

“那还差不多,今个儿要是有谁敢不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聂然一一扫过他们的脸,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在火光下,显得顾盼生姿。

“放心叶小姐,兄弟们喝酒都是这个。”其中一个海盗竖起大拇指比划了一下,“根本不可能存在不喝酒的。”

“就是啊叶小姐,到时候你别被我们灌醉了才是。”另外一个竟一时放松不怕死地调侃起了聂然。

惹得身边的人马上用手肘捅了他一下。

这家伙是找死么,居然敢和叶小姐这么说话。

那人似乎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就不敢吭声了。

不过好在聂然对此并不在意,反而还笑着说:“我酒量很好的,到时候咱们拼拼看。”

难得的和颜悦色让众人心中都有些小小的惊讶,但想想觉得可能打了胜仗叶小姐心情好的缘故。

所以一众人也跟着心情放松了不少,“好啊,叶小姐那等会儿咱们就拼一下试试。”

一群人坐在那里,先是从原来的拘束到逐渐的放开,不过就是两三碗酒的时间。

看着那群人坐在那里大口喝酒吃肉,油腻腻的嘴里蹦出来的都是各种不上台面的话语。

聂然竟觉得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去年从预备部队离开之前的那一晚她也是和那群人围聚在篝火旁,聊天划拳。

一眨眼,竟离开部队小半年了。

而她在这个世界上也活了两年多。

时间过得比她想象中的要快很多。

聂然坐在那里失神了片刻,一旁的海盗们早已喝得高兴过了头,几个人勾肩搭背地端着酒围到了她身边。

“叶……叶小姐……来,咱们喝……喝酒!”说着,一碗白酒就直接递了过去。

那端酒的人明显喝大了,力道没控制好,递出去的时候酒直接洒出去了一大半,差点洒在了聂然的裤子上。

那些人一看,酒瞬间醒了一大半。

就连周围的人都立刻安静了下来。

每个人都看着聂然的脸色,就等着下一秒她会起身直接给那兄弟暴力的一脚。

然而,等了几秒,不仅没有等到那一脚,反而聂然笑着接下来那一碗酒,说道:“干喝酒多没意思,会不会猜拳。”

那人愣了愣,呐呐地问:“叶小姐你还算猜拳?”

“废话,不会猜那喝酒多无聊啊。”

聂然说着就起身,手握成拳头,作势要和他猜。

那人下意识地也跟着举拳和她猜了起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输赢已定。

“哈哈,你输了,快喝快喝!”聂然顺势将那碗酒塞进了他的手里,催着他快点喝。

那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将原本给聂然的酒给喝了下去。

一口饮尽,众人才回过神。

傅老大更是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笑呵呵地道:“没想到叶小姐还是各中老手啊,这拳划的不错啊。”

“那当然了,天天跟在男人堆里,看也看会了。”聂然脸上还带着划拳胜利后的笑意。

“来来来,我也要和叶小姐试试。”站在包围圈的一个海盗走了过来,对着聂然说道:“叶小姐,不是我吹,这儿可没有谁能划的过我。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是吗?小心到时候牛皮吹破不好看啊。”聂然手里端着自己给自己倒的酒水,戏谑冲他笑了起来。

那些海盗都是常年待在岛上的男人,偶尔才开一次荤,这会儿见到聂然在火光下那浅浅一笑。

眉眼舒展,带着稀碎的光。

心里忍不住的就酥了。

要不是碍于她的身份以及能力,那些海盗们真想扑上去啊。

但……不可以!

一群群海盗就这样站在那里,一步都不敢动。

就像是老鼠看到猫,要多乖顺就有多乖顺。

当然,这个老鼠是他们,而猫则是聂然。

一群大男人们就这么围坐在一个女孩子身边,安分的喝酒划拳。

“哈哈哈,输了输了,快喝酒,快喝酒。”那名海盗终于在连划了三回,在第四回的时候赢了聂然一把,高兴的想什么似的。

聂然看到自己出的数字,不禁懊恼地低咒了起来,“靠,我居然会输给你,你说你是不是耍诈了!”

那海盗高兴得直笑,“叶小姐我哪儿耍诈了,别不是你耍诈不想喝酒吧。”

“我耍诈?开玩笑,我叶苒喝酒向来有多少喝多少,有必要耍诈么!”说完,聂然就拿起自己手中的那碗酒,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干净。

那群人看到聂然这么豪饮,连连拍手鼓劲儿,“好,叶小姐真是痛快!”

聂然当下抹了一下嘴,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放在旁边,对他说道:“来!再和我划一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人真那么厉害,接下来的几把聂然接连输个精光。

在部队那次聂然可是灌醉了好多人,特别是严怀宇,醉得都吐了一回。

但今晚上她却像是个新手似得,玩一回输一回,被灌了许多酒,到最后抓着那海盗死活还要继续玩儿。

那海盗无奈陪着她玩儿了两句,并且偷偷地放了水,可到最后聂然还是不停地输,直到酒醉倒在地上。

“叶小姐?”那海盗看她就这样倒地,不禁连喊了几声,“叶小姐?叶小姐?”

最终确定她的确是醉了之后,那海盗才哭丧着脸道:“老大,叶小姐醉了,怎么办?”

“醉了?那么快?”傅老大看已经倒地不起的聂然,也很是惊讶。

这喝了也没多少啊,这么就醉了呢。

“是啊,她原先还称说自己千杯不醉,万杯不倒的,结果才喝了这么点就醉了。”那海盗看她已经熟睡的样子,也讶异的不行。

原本还以为这位叶小姐能力那么强,酒量一定也不错。

谁料,就喝了半坛子,就晕过去了。

傅老大看她睡在这里,那小脸酡红的模样,觉得要是把她放任丢在这里,万一那些个手下喝过头了,做出点不好的事情,那等明天估计他们这群人就看不到太阳下山了。

“既然叶小姐喝醉了,那就把她送回房间吧。”傅老大随后就点了九猫的名,“阿九,你送她回去。”

阿九好歹和叶小姐关系不一样,由他送进去,总比那些毛手毛脚的海盗们送强百倍。

九猫看了一眼已经醉倒不醒的人,点了点头,上前背着她就往那间小木屋走去。

走出那一片嘈杂的地方,越往小屋里走去,越是安静。

九猫试探性地叫了几声,“叶苒。”

没有回应。

她又叫了一遍,“叶苒?”

可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九猫偏头看了看倒在自己肩上睡得毫无知觉的人。

看来真的是喝醉了。

无奈之,她只得把人送进小屋的床上。

看着她倒在床上那一副熟睡的样子,脸上没有半点防备。

九猫神色微凉,竟慢慢伸出了手……

然而,那只手才刚伸出去,就停在了半空中。

九猫凝视盯着床上睡得毫无知觉的人。

说真的,她并不相信叶苒真的会睡得那么死。

才遭受过这群海盗的暗杀,怎么可能这么相信这些人。

可是她这样装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打算睡过去之后,等那群海警来吗?

还是她有什么其他打算?

九猫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最终将手收了回去。

她不能去试探。

叶苒既然在她面前也同样装睡,那么肯定是不想告诉自己,她这番试探下去肯定惹来叶苒的不悦。

为此,她不得不收回了手,在深深地看了那一眼之后,最终退了出去。

只是当她关上了门,却没有马上离开。

而是躲在了暗处,静静地等着。

既然不能从她嘴里主动得知,那么她就暗处伺机窥探,相信总能得到点什么。

而在篝火旁的江远见九猫送个人送了将近半个小时了,迟迟没有回来,不由得想要去看看。

身边的一海盗正打算灌江远酒,看见她要跑,立刻拉住了他说道:“你去哪儿啊?”

江远被他猛地一拽,一屁股又坐回了地上,他想要扒拉开那人的钳制,回道:“我去那边看看,九哥到现在还没有来啊,我怕他喝醉了摔在路上。”

“阿九?”那人一听,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阿九估计是不会过来了。”

江远很是不解地问:“为什么?”

另外一边的人也拿着酒杯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一把搂住了江远的脖子,说道:“没错,你的九哥现在估计已经醉倒在叶小姐的床上,不到明天,估计是醒不过来了。”

江阳瞪圆了眼睛,很是不可思议地道:“不可能吧,他们下午的时候还在生气呢。”

周围那几个人看到他那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女人生气,床上解决啊。有句话不是说,不服,就干到服为止。你们说是不是啊。”

那海盗大着舌头,说得话惹得其他人哄堂大笑地附和。

“没错,女人这种东西很好解决的,两张嘴一起来,全都搞定。”

“就是就是,到时候再大的脾气都会扭着腰求你,哈哈……”

那些海盗越说下去就越不堪入目。

远处的九猫蹲守在聂然的小木屋后,只听到远远传来一声声轰然的大笑,却不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她蹲在暗处,时时刻刻地盯着聂然的房间。

渐渐地,远处的海盗们从时不时的一阵笑声和打闹声逐渐开始平息了下来。

他们应该是散场了吧。

九猫心里想着。

视线越发盯紧了聂然那扇门。

如果她真有什么目的,那么这群海盗一散,她总该出动了吧!

夜,凉如水。

海岛上的海风偶尔轻拂过,即使是春末,入了夜,温度还是有些凉的。

不知道等了多久,九猫始终等不到那扇门的重新开启。

难道……真的是喝醉了?

九猫在那一瞬间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想错了。

但不死心的她依旧还是又等了很久,夜幕沉沉,入夜的雾气越来越浓。

终于,在等了四个小时,即将要天亮时,九猫可以确定屋里的人应该是不会出来了。

该死的,原本以为她会有什么动作。

结果不仅没有动作,还喝成那样,半点警惕性也没有。

她现在真有些搞不懂这个叶苒了。

凝眉又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小木门。

既然指望不上她,那么就只能靠自己了。

她从灌木丛中就这样转身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