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装醉?趁虚而入!/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内床上的聂然睡颜恬静,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熟睡的模样。

但当门外的矮木丛里又发出细细索索一阵异常的声响后,床上原本睡得很是香甜的某个人眼眸倏地睁开,眼底一片清明,根本没有任何的睡意。

原来,从头到尾聂然都是在装醉罢了!

她甚至在刚才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九猫想要试探时伸出的那只手。

不过好在等了那么久,那人总算是走了。

聂然盯着窗口的方向。

这个该死的九猫,真是够能蹲点的,居然一蹲就蹲了大半个晚上,害得她装睡装了一晚上,以至于她真的差点在酒精的作用下睡着了。

不过,说真的,这身体的确是够糟。

晕车晕船也就算了,喝酒也不行。

刚才那一阵猛灌,即使她的头脑十分之清醒,可是身体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承受不住,眼前有些犯晕。

本来想等九猫一走,自己好催吐。

结果这家伙竟然在门口蹲了大半夜,害得她只能默默地将这些酒全部给消耗了下去。

好在这身体经过了那么久的训练也算是有点效果,这些酒暂时还能压住,不至于真的喝得烂醉。

又等了一段时间,聂然看了看天色。

都说黎明前是整个夜中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这个时间点也算是不错。

聂然从床上一跃而起,然后趁着夜色从屋内闪出,朝着黑夜的某一处扑去。

茫茫的黑夜中,她娇小的身体在平地上来回穿梭着,快如狡兔。

她先是站在了建筑设计师休息的小屋外,在这里不仅是他们休息的地方,还是他们睡觉的地方。

她偷偷地打开门,身形十分快速地闪进了屋内。

前段时间她经常和这些设计师在这里商谈着关于图纸的问题,所以对于这个屋子的结构非常的清楚。

猫着腰熟门熟路的才走进了屋内,就听到那两个男人的呼噜声此起彼伏着。

显然这一天的工作让他们累坏了。

两个人睡得很是沉。

聂然放轻了动作径直走到了他们的床边,要想打开柜子,拿取一些基本进入军火库的装备,就必须要从他们的身上拿到钥匙。

那人侧身背对着聂然,呼噜声打得震天响。

聂然小心地越过去,半个身子悬在他身前,轻缓的将他手上的钥匙绳褪了下来。

好不容易就在要褪下之际,突然间那男人一个翻身。

聂然心头一惊,迅速矮下身,躲在了床沿下。

那男人吧唧了几下嘴巴,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直到他打呼噜的声响再次传来后,聂然才小小地松了口气。

她将握紧的拳头展开,那只小巧的钥匙赫然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随后,聂然再次弯着腰回到了门口的柜子旁,她手脚利落的将柜门打开,将里面的装备拿了出来。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装备,不过就是一副红外眼镜,其他什么都没有。

想必军火库的第一道防线应该就是最为基础的红外。

否则他们不会时时刻刻地带着这个。

拿到了东西,聂然立刻就撤离了那个小木屋。

然后直接前往军火库。

黑暗下,那栋军火库黑沉的伫立在那里,黑压压的一片。

远处的灯光隐隐透过来,照出了军火库外部的些许轮廓。

原本她是想要等这座军火库全部设计完成之后再决定去探一探究竟。

根本无需那么的急切。

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她再拖下去了。

海警那边需要她周旋,海盗里也会逐渐出现第二、第三个暗杀她的人,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她必须要找到突破点。

而这个军火库,就是她的突破点。

总有一天,她要霍珩来求自己。

盯着军火库的那扇门,聂然嘴角缓缓勾勒出一抹森冷的笑。

军火库的外部的结构她都很熟悉,整个建筑只有一扇门,没有窗。

里面是密闭空间。

要想进去,只有从正门走进去。

好在现在内部都没有完善,也没有全部装好,有好多系统都没有全面开启,只有门口一个密码锁设备。

她对这个密码锁有过研究,偶尔有意无意地瞟过那几个建筑设计师按密码进入时的场景。

但是自己从来上前按过。

因为在今晚之前,一直会有专人盯着。

为此,她一直伺机的寻找机会能够趁夜可以进去。

而今天以胜利为名的庆祝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她特意支开一批人在另外一个岛上把守,又有两队人马被她分配作暗哨,这个岛上现在只剩下那群人。

恰好,他们又刚大醉一场,短时间根本不可能醒过来。

更何况所有的防卫在此之前傅老大都已经全部交代好了,他完全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

所以,现在的她除了防九猫,其他人都不是问题。

聂然上前点开了屏幕,她根据以往前几次趁着那些人开启大门时无意间的轻瞄早已将那几个数字牢记于心。

虽然不能完全猜测出完整的数字,可是在几次偷看的过程中,有好几个数字的排列她已经基本知道,所以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聂然快速的在键上敲下了一连串的数字。

“滴滴滴——”

错误的提示音响起。

她时间不多,很快就删除了原来的数字,又敲下了新的密码数字。

“滴滴滴——”

但很可惜提示音依旧先是她错误。

幸好现在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他们装置的密码锁并没有设置三次错误以上就要发出警报等问题。

所以她又连续按了几次,终于在第四次的时候成功进入了其中。

在岛上停留了这么多日子,这是她第一次正式进入军火库的内部。

在看到里面的内部结构后,她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

整个军火库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设计,看上去就和在A市的普通仓库没什么差别。

无谓就是用水泥糊得墙面,以及一扇扇玻璃门。

看上去有种工业极简风。

可既然是这么简单的装修,为什么会需要花费那么多时间呢?

聂然仔细地环顾了一圈,就会发现整个仓库的墙都是吸音的,玻璃也都是厚重的防弹玻璃。

不过为什么仓库的墙面和地面要用这种材质呢?

往里面走了几步,聂然凭借着对那份建筑图的记忆,尽管那份图纸上机关设置有些地方都是隐藏的,但是路线方面是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她看着眼前那一条长而空空荡荡的通道。

凭借着前世的经验,这条路上应该遍布了密密麻麻的红外。

然而,当她戴上红外,发现何止是密密麻麻,每一根红外都在她的眼前快速地移动着。

刚才她要是莽撞地往前一步,那就是个死。

聂然站在原地,看着那些红外一根根的带着规律移动着。

在看了一分钟后,她发现别看只是简单的红外而已,可每根之间的缝隙都非常的紧密,而且速度也非常的快。

就只是从这里穿越过去,其难度和挑战都不小。

聂然停留了大约两分钟,在看清了每一根红外的移动规律以后,她才没有任何犹豫的动身上前。

跳跃、旋转,快速匍匐,每一个姿势快而果决,每个动作都像是行云流水一般。

红色的激光线条在她的身侧慢慢移动过去。

偶尔时不时的从她鼻尖上擦过。

每一次的移动看上去格外的让人心惊胆颤。

但最后,聂然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胆大,敏捷而又迅速的成功过关。

随后她按照记忆力那份图纸所画的通道,慢慢地在其中查看了起来。

不知道是没有完工的缘故,除了红外,还有门口的密码锁之外,里面竟然没有其他的关卡装置。

可就是这样,聂然反而觉得奇怪。

不应该啊,怎么会只有这两个关卡呢。

正当她觉得心里倍感奇怪地往前面走时,“踏踏踏”的脚步声在水泥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向来对于危险有着极具敏锐的聂然在走了几步路之后,忽然意识到背后有些不对劲。

当她霍地转过身时,一条红色的激光线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迎面飞射而来。

那速度快得完全没有给聂然任何丝毫的时间,下意识的就后仰下腰。

那一道红外激光就此堪堪从她脸上滑过。

等到红外消失,她才站直了身体。

原来第二道是声控红外。

只要有声音,红外就会出现。

那速度比第一道还要快,而且让你措不及防。

你完全不知道它何时何地从哪个地方出现。

没有规律,才更让人觉得可怕。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声,因为再轻再缓的力道,地面都会将声音吸收,从而触动机关。

更何况这地面是用特别材质做的,除非是双脚腾空,否则一定会启动机关。

聂然站在原地,看着前方的拐角处,眼眸不禁半眯了起来。

若是她的记忆没错的话,那里应该是军火库的第一个仓库点。

既然已经走到这里了,不可能现在退缩回去。

聂然神色严峻地盯着拐角处。

倏地,脚下一偏,人已经朝着前方移动了。

尽管她放低了自己的脚步声,但还是没有任何的用。

那红外线激光四面八方地朝她飞射过来。

她不得不停下先对付那些红外激光。

只是她在躲避的时候脚下还是会发出声音,以至于最后她越躲,激光束就越多。

照此下去,她没有被激光束伤到,就先被累死了。

聂然一边躲闪着,一边心里飞速地盘算着。

她觉得于其在原地一味的躲避,惹来那么多的激光束,不如借着躲避,移动到走廊的尽头。

不然就彻底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又是一道激光飞射而过。

聂然一个侧翻,借此朝着前面而去。

红外激光随着她的走动所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多,她所躲避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在最后关头,凭着她这段时间在公司的训练,总算在体能消耗殆尽之前成功过关。

看着自己走过的那条走廊,聂然微微喘息平复了几秒。

而也就这几秒的时间,走廊上的红外随着声音的消失也一并消失了。

说真的,那些海盗大部分应该连一关都走不了。

就算有幸运的跑进这第二关,也肯定不可能跑得出来。

这红外的机关很考验人体的柔软度,以男生那僵硬的四肢实在不太可能。

一般只有四肢柔软,体态轻盈的女孩才能过。

但前提是,那个女孩子还要有强大的体能。

如果没有强大的体能去应付这密密麻麻的红外以及过硬的心里素质,也几乎过不去。

聂然深吸了一口气,才转身要往前走……

突然,她猛地刹车停下了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