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那些海盗有些奇怪!/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副参谋长刚正不阿的很,谈判技巧并没有太大,被他兜了几番圈子,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地直接开门见山道:“好吧,或许我应该这么问,怎么样我才能带他走。”

完全处在上风的傅老大笑呵呵地坐在那里,“那就要看,让你们带他走,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希望能得到什么好处?”那副参谋长坐在那里,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傅老大靠在椅背上,悠然自得地回:“那就看你们能给什么好处。”

他一心想要和他们拖延时间,吊足了对方的胃口。

那位副参谋长一双剑眉紧锁着,国字脸上满是严肃和刚毅的气势,“钱?物资?傅老大总要给个范围吧。”

傅老大毫不客气地道:“我都要。”

那位副参谋长真想给自己一耳刮子,没事给他们这种海盗什么范围,这些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

难道还能期待他们会二选一不成!

“你想要多少钱。”

傅老大思考了一下,伸出了一个手指。

“一百万?”他不确定地问。

结果遭到了傅老大的一声轻笑。

“一千万?”

“是一个亿,而且必须现金。”傅老大看他这么胆小的样子,索性直接报了出来。

那副参谋听了,这下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他压着火气,沉着声音道:“傅老大我可是很有诚意的过来。”

傅老大像是无所畏惧似的,反问道:“那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那副参谋碍于聂诚胜还被他们这群海盗抓在手里,无奈忍着那口气,硬邦邦地解释了一句,“一个亿实在太多,短时间内我没有办法给你凑齐。”

“那就慢慢凑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而且我刚也说咱们岛上吃喝足够,养他一段时间不成问题。”

他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可偏偏就是这样,气得副参谋长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呵了一声,“傅老大!”

瞬间,傅老大身后的那群手下们齐齐拔枪对准了他。

那架势逼得他不得不将还未发泄出的怒火重新给硬生生地憋回去。

“哦对,还有一个要求,马上让你们的人全都退出这片海域范围。钱暂时凑不齐,但船应该可以立刻离开的吧?”傅老大坐在位置上,嘴角咧着笑地问道。

那副参谋长站在那里,几经自我冷静了一番,这才重新开口,“这样,船我们可以暂时离开,但是人你必须现在让我先看一眼。”

傅老大翘着二郎腿,手在扶椅上无节奏地敲打着,“怎么,怕我杀了他啊?”

“既然是交易和谈判,我已经答应尽量满足你们的条件。那么公平起见,你是否也该满足我呢?”已经将火气收敛起的副参谋提出了最为关键的一点。

对此,傅老大哈哈大笑着道:“公平?谁告诉你这是一场公平交易了,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公平?我明明手上我有筹码,和你公平了,我岂不是亏了。”

“你!”那副参谋气急,却又毫无办法。

“放心,人呢我们一定会保证安全,毕竟钱还没拿到手啊。”傅老大这句话勉强算是安慰了他一下,随后见他心有不甘地依旧站在那里,不禁客气地问:“怎么,还不走?是要我招呼你再喝杯茶吗?”

那副参谋看到他指着自己手中那个军绿色的水壶,气得当场脸色都快和水壶一个颜色了。

但碍于他们的人在对方手里,再加上那群海盗们一个个的都把枪对准了他,他也不能有什么举动,最终只能压下了那口气,和傅老大说了一下有任何消息就用对讲机通话后,就转身离开了那里。

他坐着小艇折返回上了船,将这一件事汇报给了参谋长。

“什么?!一个亿?”站在窗口的参谋长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大吃一惊。

他是想过那群海盗会对他们开各种无理的条件,但是他没想到那群海盗一开口竟然就要一个亿!

看到参谋长眼底那惊诧的神情,副参谋点了点头,“是,他们要我们马上凑齐一个亿。”

身边的一名长官闻言,愤怒地拍了下桌子,震得桌子上的东西都晃动了几下,“这群该死的海盗,根本就是故意的!一个亿,咱么现在到哪儿去弄那么多钱!”

参谋长坐在首位,他神色沉沉,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最终开口道:“去部队申请,先暂时弄到一笔再说。”

那名长官顿时瞪大了眼睛,眼底流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参谋长,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狮子大开口!”

参谋长是疯了吗?

一个亿啊,怎么能就这样简单的就答应下来呢!

参谋长抬头,目光威严地看向了那名长官,“狮子大开口也要弄到,聂师长作为人质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只有钱到了,我们才能和他们谈条件。”

那长官很不赞同地问道:“可是钱万一到了,他们又要别的呢?”

参谋长语气冷然地道:“那也只能满足了,先尽一切全力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吧。其他的问题暂时先不考虑。”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身边的人也都没有什么可说的。

副参谋接下了命令说道:“那我现在马上和部队申请。”

随后便立刻快步走了出去。

会议室内依旧持续着低气压的状态。

所有人都皱着眉头,坐在那里。

虽然海盗们总算开出了条件,这让他们微松了一口气,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各种的担心。

现在是一个亿,那么接下来呢?

他们才不会相信这群海盗会只药一个亿。

肯定到时候还会有新的条件出现。

各种的忧虑让他们的脸色一片沉重。

当部队那边的人得知了这件事之后,也十分的震惊,但鉴于人命关天的事情,连忙和最近的银行那边申请调取。

当天下午,银行柜面只留了两个人正常运营,而其他人的人则开始不停地验钞点钱,甚至人手不够,还从旁边的银行里借了几个人手。

那天下午,只看到整个会议室的地上都是一袋子一袋子的钱,足足忙到凌晨,把验钞机都烧坏了三台,才总算钱全部凑齐。

然后就看到一袋子一袋子的钱往车上装,然后再用直升机直飞到那边。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副参谋长就马上带着那些钞票登岛上岸。

可谁知道当他把一捆捆的钱拿出来的时候,除了那些海盗们眼睛都直了之外,傅老大却不为所动地摇了摇头,对他说:“一个亿不行,得两个亿。”

副参谋长听了,当下就急得跳了起来,“两个亿?你昨天这个时候不是还说一个亿吗?”

傅老大坐在那里,很是坦然地道:“我改主意了不行吗?”

那副参谋长的暴脾气彻底被点燃了,他猛地拍了下桌子,指着傅老大的鼻子就怒声道:“你这分明是在耍我们!”

傅老大坐在那里,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道:“我现在就要两个亿,你到底给不给,不给就请便。”

说着就做出了谈判破裂,立马送人的姿态。

“你!”气得那副参谋长面色通红,双拳握紧。

身边的一名海盗对着他很是不走心地下起了逐客令,“走吧,副参谋。”

那名副参谋长眼中是压抑不住的怒火,最终他转身就往外头走去。

只是才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傅老大一声话响,“把副参谋的钱也一并送上船,免得到时候说不清楚。”

气得那好不容易控制住脾气的副参谋差点当场暴走。

可看到身边那么多枪支对着自己,他只能愤怒地带着钱重新回到了船上。

毕竟对方是海盗,别到时候聂师长没有救出来,自己就先搭进去,那样太不划算了。

看着他登船离去的背影,傅老大立刻一改原先的态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身旁一直站着的聂然笑着问道:“叶小姐,这样你觉得可以吗?”

聂然看了看远处那艘船渐渐在海平面上变小,嗯了一声,淡淡地说了一句,“下次等他们来,再加一个亿。”

说完就转身往里面走去。

傅老大顿时诧异地瞪圆了眼睛,在怔愣了几秒钟以后,他才快步走上前去,询问道:“三个亿?你确定那个男的值这个价?”

那个被他们抓着的长官看衣服好像等级是挺高的。

但是也不至于可以这样无限加码上去吧?

万一惹怒了那群士兵,到时候他们强制登岛,那怎么办?

虽然在这个海岛上他们的赢面还是挺大,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啊,偷袭或许还行,可要是直面登陆的对打他们就不一定能打得过了。

傅老大心里很是担忧聂然这样肆无忌惮的加码会惹来对方的不高兴。

只不过,聂然像是铁了心似的,冷声地命令,“不管值不值,都给我加码。”

傅老大一看到她那冷眸轻扫过来,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我一定加码!一定加码!”等说完之后,又还是忍不住地小小问了一句,“但是要加到多少才可以啊?”

聂然沉默了片刻,声音里带着薄薄的寒意,“无上限加码。”

无上限的加码,或许还能拖上一段时间。

她现在除了等,也只剩下等了。

等最后一个答案。

“记住,好好的给我盯着那个男人,绝对不能让他跑了!”聂然沉着声音对傅老大说道。

“放心,手脚都绑着,门口都有人盯着,他是绝对不可能跑得出来。”

听到了傅老大的保证以后,聂然这才沉默地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海面,眼中一片冰冷。

只希望聂诚胜的等级能够再为他们拖上一阵子。

只要再等一阵子就好!

……

而另外一边坐船回到船上的副参谋长将这件事再次原原本本的告知给了参谋长,会议室的里人听得当场大怒。

“这根本就是在玩儿我们!”其中一名长官拍桌怒声了起来。

另外几个人愤愤附和地道:“就是啊,分明是在耍我们玩儿,绝对不能再忍了!”

“就是,不能再这样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了!”

“没错,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那群人连声的讨伐,一个个神色激动,显然对于海盗们这样的做法非常的风怒!

以至于会议室外的人都能听到这屋内的对话。

一时间所有人都得知那群海盗们竟然变本加厉的往上翻了一番。

最终,2区的那些士兵们都开始偷偷地议论了起来,就连躺在医疗室内里那群人听着他们的对话,也开始聊了起来。

“你们说这次咱们聂师长能平安回来吗?”躺在那里的王洋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吴畅在一旁照顾着刘鸿文的伤,头也不抬地道:“当然能了!你少在这里给我乌鸦嘴!”

对面的王洋打着石膏龇牙咧嘴地回答:“不是啊,我觉得那些海盗手段实在残忍,没有人性,要是真的撕票也不是不可能啊。”

他们这群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瞧瞧这伤,特别是刘鸿文直接被打得重伤,说话都吃力。

难保那群海盗不会用这种残忍手段对付师长。

整个医疗室的人听了连连点头,显然是觉得王洋说的有道理。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不怎么和谐的声音弱弱地响了起来,“其实,我觉得那些海盗还好。”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在那人的身上。

“范辉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还是在海水里泡了?竟然说那些海盗还好?你身上那些伤是不是都忘了!”吴畅在安顿完刘鸿文之后,走过去对着他受伤的肋骨就是一顿猛戳。

“啊啊啊!疼疼疼!”范辉被戳得哇啦乱叫,缩在角落里,等到吴畅停手之后,他才捂着伤口继续道:“但我真的觉得他们还好啊,至少我们陷在泥潭里,是他们把我们救上来的。”

吴畅无语地直翻白眼,“拜托,那是因为他们想拿我们当人质啊!不然才不会救呢!”

可范辉却依旧摇头,“我觉得不是,当时他们手中都有第二、第三小队了,我们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就算死了,也不会损失他们分毫,可他们还是把我们救上去了。而且别忘了,我们是一个个上去的,其中被认出来的几率非常高,那是要冒很大危险的。”

范辉说得有理有据,这一下吴畅也有些词穷了起来。

的确,那些海盗都已经抓了那么多人了,其实哪怕一个都已经足够了,可他们却还要冒着险走到里面把他们全都给救起来。

甚至还顶着被发现的可能。

这样做,好像是有点不太像是海盗们的作风。

“那……那说不准是想要增加筹码,好狮子大开口点呢。你别忘了,现在他们要两个亿,两个亿啊!”吴畅有些牵强地在他面前比划着两根手指头。

有了这两个亿的存在,范辉也没了能解释的说法。

但对他来说,那些海盗总觉得有些奇怪,好像不像是一般海盗的那种做法。

“我同意吴畅的,那些海盗根本就是欺负人!打我们,还穿我们的衣服骗师长,害得他为了我们被抓!简直不要脸到极点!有本事就正面交锋啊,背后搞小动作,玩儿偷袭,一点都不光明磊落。”

躺在病床上的王洋越说越激动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替他们包扎的一勤务兵此时出声纠正他们,“也不算为了你们被海盗给抓了,本来师长都打算放弃你们了。”

这一句,让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都看向了那名勤务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