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突然变脸!岛上的枪声!/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身边就传来了严怀宇的声响,“天!汪司铭,你这身迷彩真够帅的啊。瞧瞧这枪,真拉风!”

汪司铭今年春节之前就已经训练期满了,然后等春节一结束,他就去了海军陆战队报道了。

现如今在海军陆战队又和方亮成了战友。

汪司铭坐在那里,不过短短的三四个月的时间,他眉眼中已经渐渐展露出来一种刚毅的厉色。

“对了,聂然那丫头呢!”方亮看李骁坐在自己身边,却迟迟不见聂然,禁不住有些好奇地问道。

自从离开部队,他就再也没有和聂然见过面了。

仔细算算他们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那群人原本还笑眯眯的,一谈到聂然,几个人的脸色就变了。

汪司铭看到他们的脸色就知道,“她还没有回去?”

当时他接到通知的时候聂然还没有回来。

他以为聂然最迟春节总该回来了。

结果,春节也没有。

直到他离开了预备部队,他始终没有等到聂然。

“嗯,还没回来。”何佳玉耷拉着嘴角,点了点头。

站在旁边的方亮很是费解地问:“没回来?那是什么意思?”

坐在中间的何佳玉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别提了,小然子去年出去办点事,结果后来听教官说她路上出了点事故,现在正在医院疗养。”

“事故?严重不严重?哪家医院?”方亮听到聂然出事,急得连馒头都不吃了。

何佳玉摇了摇头,面带愁容地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教官死活不肯告诉我们。”

“那到现在都没有归队吗?”方亮又问。

何佳玉点头道:“是啊,到现在还没有归队,都住院住了有三四个月了。”

方亮听了,不禁眉头拧了起来。

三四个月、教官死活还不肯透露。

这到底是到了什么严峻的地步,以至于教官们如此的保密。

方亮眼底满是担心。

聂然对他来说,比李骁更为亲近一些。

怎么说,他们也曾经经历过一场合作。

更何况聂然也从来不把他当做教官,所以他的教官身份也渐渐模糊掉了。

相比起他曾经是她的教官,他们两个之间其实更像是战友。

“那丫头向来复原能力强,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的。”方

话虽那么说,可方亮的眼中还是带着满满的担忧。

也不知道这话是安慰他们,还是在安慰自己。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沉默了下来。

因为在他们这群人里面,聂然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就像是他们的核心。

突然,哨声吹响,刘队响亮的对着甲板上士兵们喊了一声,“集合!”

众人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快速的整队了起来。

而这时候,正当船上的那群人在紧锣密鼓的集合排队时,岛上那位副参谋放下了手中的动作,对着远处正坐在那里休息的几个海盗呼呵了起来。

“不数了不数了!去!把你家老大叫过来!”

他的声音很响,立刻就引来远处那几个正在聊天的海盗们。

其中一名海盗连站都没站起来,远远地对着他随意地说一句,“叶小姐说了,如果你不数,就请直接离开。”

这摆明了就是打发他。

饿了一天有渴了一天的那名副参谋被这样如此的对待,立刻沉着脸色,怒声地道:“你和你们叶小姐说,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就算你们有筹码在身上,但是要这样耗下去,到时候你们就真的只有是死路一条了!”

那海盗看他这么恶狠狠的眼神,好像的确是发火了的样子,一下子也没了主意,便赶忙进去和聂然通报了一声。

聂然坐在那里一直闭目养神着,听到那人的汇报后,才睁开了眼睛,嘴角含着一缕笑,“他真是这么说的?”

那海盗点了点头,“是。”

聂然心里微叹,到底还是拖不了那么久。

“去把聂诚胜带过来吧。”她对身边同样坐在那里的傅老大吩咐了一句。

然后起身往外走了出去。

海岛上雾气依旧浓重。

聂然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那名副参谋站在那里,脸色铁青,不由得笑着道:“副参谋大晚上的火气那么大干什么?我们要是死路一条,那你们的人岂不是死透了。”

这言语中的威胁让那名副参谋更为火大了起来。

还没张嘴怒骂起来,就听到聂然径直转移了话题,对着站在旁边的海盗问道:“他数完了?”

那海盗摇了摇头,“没有,才验了十袋而已。”

聂然看了一下被验好放在旁边的那十袋子钱,又看了看还有几十袋子原封不动的钱,笑着道:“天色是不早了,要是验不完的话,那就明天再验好了,我不急着用钱。”

副参谋长这回倒是干净利落,直接开口,“可是我急着看人!叶小姐,你迟迟不肯给我看人,那我只能认为我们的人已经遇害了!”

“副参谋长难道没听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句话吗?”聂然站在那里问道。

可副参谋长沉着的脸色,很是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只知道看到人质一切都好商量。”

“看来副参谋长是铁了心今天一定要看到人了。”聂然问道。

“是!”

那副参谋长没有半分的犹豫,完全就和刚才的神情截然不同。

面对这样的态度,聂然对此不由得扬了扬眉,对身后的人说道:“去看看,让傅老大尽早把人带过来吧,免得副参谋总以为咱们偷偷把人杀了。到时候闹得我都不能睡觉。”

“是!”那名海盗点了点头,随后就往外头走去。

过了二十分钟后,就听到远处传来了傅老大的声音,“快点!磨磨蹭蹭的是不是找打!”

“我让你快点,你听不懂吗!”

“赶紧的!”

那声音由远渐近,终于副参谋长远远的透过微弱的光看到傅老大手里提着的一个人。

只见那人整个人狼狈不堪,浑身脏兮兮的反手被绑着,就连眼睛都被蒙着,脚下没有鞋子,以至于被地上的小石子都割伤了皮肤,满脚的血污。

那名副参谋眼底满是震惊,才不过短短几天,原本还威严无比的聂师长竟然被弄成了这个样子。

这群海盗……这群海盗也太过分了!

他还未质问,就看到傅老大一脚直接踹在了聂诚胜的腿上,当下他就怒不可遏地道:“喂!你在干什么!”

傅老大丝毫没有搭理他,脚下的力道依旧不减的踹在了聂诚胜的腿上。

一脚又一脚。

那名副参谋长立刻怒目而瞪地看着聂然,说道:“你们当时可是保证他不会有一丝问题的!”

“难道有问题?”聂然看了看已经走到自己身边的聂诚胜,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等到她一番打量完毕后,她才很不解地问:“是啊,他有什么问题吗?不是很好地站在这里么?”

“怎么没有!你看看,他浑身是伤,脚上连双鞋子都没有!”副参谋长指着聂诚胜那双还在流血的脚,十分的愤怒。

聂然不屑地轻笑出了声,“没有鞋子而已,又不是死了。对于我来说,死了才是问题,没死就不存在任何问题。是你自己理解错误。”

那名副参谋听了,气得恨不能拔枪对着聂然的脑袋直接开上几个透明窟窿。

聂然看他不说话,也不再浪费时间,“怎么样,看够了吧,那明天继续来数钱吧。”

说着就要挥手示意那名手下将聂诚胜给带走。

那副参谋长一看聂诚胜要走,连忙喊了一声,“等一下!”

“还有什么问题吗?”聂然略有些不耐地皱眉。

那名参谋长说道:“我要和聂师长说几句话。”

“那就这么说吧。”

“这也太远了吧!”参谋长指了指他们之间的距离,抗议地道。

“太远了是吧,那就别说啦。”说着聂然就要示意那几个人把聂诚胜给带走。

那参谋长在聂然这里可谓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吃到,无奈只能退让道:“好好好,就这样说,就这样说。”

聂然这才勉强将手放了下来。

参谋长抓紧时间地问道:“聂师长,你还好吗?”

可聂诚胜几天没有喝水吃东西,这么多年他身居在这个位置,怎么可能受得了,再加上脚上没有鞋穿,着了凉受了寒,整个人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聂然看他没反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当下抱肩,一脚直接踹在了他的腹部,“喂,人家在问你话呢,有点礼貌行不行!”

聂诚胜那里承受得住这一脚,当场跪地。

副参谋看了,心急地质问:“你在干什么!”

聂然一副我很是好心的样子回答:“帮你叫醒他啊,他好像睡着了。”

“什么睡着了,他根本就是饿昏过去了。”参谋长气得身体都有些发抖。

可偏偏聂然还是那一幅浑不在意的样子,“是吗?”

接着命人将他抓了起来。

聂诚胜又渴又饿,人也发着烧,嘴里本能地呢喃着:“救……救我……”

站在旁边的聂然听到了他的话,唇畔勾起了个笑,然后对远处的人传递道:“他在向你求救。”

那副参谋双手握拳,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寒意,“我知道,我听、得、见!”

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足以可见他有多恨聂然。

聂然耸了耸肩,“那你明天早点来验钞,争取早日把他领走吧。”

她一个眼神,傅老大立刻了然地点头,抓着聂诚胜就要往里走去。

“慢着!”那名副参谋马上叫停他们,“就不能给他吃个馒头吗!”

聂然想了想,又看了一下聂诚胜那快死的样子,很敷衍地道:“知道了,到时候我会让手下给他一个馒头。”

“不行,我要看着他吃!”副参谋长站在那里,重复地又强调了一遍,“我一定要看着他吃才行!”

聂然眉头轻蹙了一下,最后还是对身边的人说道:“拿个馒头过来,喂他吃。”

身后那人马上从干粮袋里拿了一个馒头过去。

聂诚胜一听到有食物,什么都顾不了了。

因为双手被反绑着,他只能用嘴不停地去够,那穷凶极恶的样子哪里还有一星半点的仪态和威风。

短短几分钟,馒头就已经吃完了。

聂然冷声地提问:“怎么样,现在没问题了吧?”

“再给他喝杯水。”参谋长顺势而为的替聂诚胜争取了一口水的利益。

“倒杯水。”

聂然冷冷地望着副参谋的脸,径直吩咐着。

耳边是聂诚胜喝水的“咕咚——咕咚——”的声响。

聂然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等待着。

海岛上浓雾被海风吹散了一些,远处的树林里的树叶随着风在轻轻的晃动。

忽然间,她眼角轻轻一跳。

“叶小姐,水喝完了。”身边的手下回答道。

聂然随即将目光再次看向了副参谋长,竟难得好说话地道:“要不要再让你看着他上个厕所?”

话音刚落,那副参谋就看到自己眼前一花,对面的聂然已经拔枪对准了他。

这让参谋长心头一紧。

随即还不等他躲闪,“砰——”的一声枪声就此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