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死局?坠海?!/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聂然嘴角轻扬,指了指悬崖处道:“直接跳下去。”

九猫听出了她话里的玩笑,原本眼底的波澜顿时恢复了平静,“我从来不自杀。”

随即就又开始折腾起了自己手中的那把枪支。

“那下面是海,跳海的死亡几率总比跳楼的高吧。”聂然说道。

可九猫却头也不抬地回答:“这片海域有暗流,跳下去基本上没希望了。”

聂然似笑非笑地看向了她,“哦?你倒是挺熟悉的。”

“不熟悉怎么逃。”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九猫一点都没有刻意的隐瞒和避讳,直接就脱口说道。

聂然看她擦着枪管子,检查者枪膛和每颗子弹,笑着问了一句,“后悔么?”

九猫拿衣服擦着枪管子的手顿了顿,抬眸冷冷地反问:“后悔什么?”

“后悔当初非要来这里做事啊。”聂然看着她沉寂的眸子,停了几秒之后,也不等九猫自己回答,她就自说自话地道:“我好像问了一句废话,你都要逃出去了,我想应该是非常的后悔吧。”

九猫刚想好的措辞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她这样给抢了白,就算是在冷的人也平白间生出了几分恼意,她语气略沉地问道:“你现在到底想怎么做。”

聂然靠在石块上,摇了摇头,感叹似地道:“不知道,要么死扛,要么投降。”

九猫眉头轻皱了起来,“我不相信你没有办法。”

聂然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这么看得起我?但这回你可能要失望了。”

“不可能,你绝对不会不给自己找一条退路。”九猫肯定地道。

“找了啊。”聂然又指了指悬崖,“跳海,但是你说有暗流,后路没了。”

“……”九猫彻底无语了。

过了半个小时以后,远处传来了刘队的声音,“叶小姐,我们的参谋长想要和你通话。”

聂然靠在那里,半仰着头就此吼了回去,“告诉他,本小姐现在没空和他玩儿文字游戏,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但对方依旧坚持不懈,用喇叭对着无线电对讲机,很快,参谋长的声音响起,“叶小姐,我们谈谈吧。你这样死扛是没有的,到最后受折磨的还是你和你的一群兄弟。”

聂然很是无谓地喊道:“没事儿,反正也不是只有我们一群人受折磨。”

无线电里的参谋长停顿了几秒,缓了一下继续好言相劝地道:“叶小姐,只要你投降,我们到时候可以向法庭为你们争取的。”

“你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要为你这群兄弟们考虑一下。”

“叶小姐,你至少让我们给你送点食物和水过去吧。”

“或者军医?我相信你那些兄弟肯定都有受伤吧。”

参谋长的话喋喋不休的从无线电里传了出来。

起先聂然还回几句,可看他一连串没有停顿的劝说,索性也就不回应了,听他一个人念着。

等念了一段时间参谋长始终听不到回应,渐渐地也就缓了下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们两方就这样从白天僵持到了暮色降临。

聂然望着天空,终于最后的一点耐心也随着天边最后一抹亮色被磨灭了。

带着凉意的夜风深入肺腑,她的眼神已经变得微凉了起来。

“要不然就按你说的那样做。”她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九猫忽然提议道。

九猫靠在一旁皱紧了眉头,“可是现在的情况我们连冲都冲都冲不出去。”

根本别提什么把军火库曝光的事情了。

被否决的聂然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

寂静无声的悬崖上偶尔只有几只小鸟飞过。

“砰——”突然,一声枪响从不远处响起,惊得所有人心头一跳。

九猫瞬间警觉了起来,“哪来的枪声!”

就连那些海盗们也握紧了枪支往四周看了起来。

唯独靠在石头上的聂然唇畔浮现出来一抹笑意,“冲出去的办法来了。”

九猫见了,便知道那枪声肯定又是她的手笔。

而与此同时,一直撤退在半道时刻盯着那群海盗的刘队听到那声枪响后,还没得及找人去查,就听到下面的士兵快速地跑了上来,“刘队,有海盗打上来了!”

刘队听了大吃一惊?“什么?!”

海盗打上来?

这怎么可能呢!

那老兵神色间带着难得的紧张,“而且已经将我们的人全都包围了。”

刘队急忙问道:“全部包围?一共多少人?”

“有三十多个人从东南方向杀了过来,看上去训练有素,不像是普通的海盗。”

听着那老兵的回答,这下刘队才明白了过来,当即忍不住爆了个粗口,“靠!怪不得她死活不肯投降,原来还有后招!”

被这样措不及防的围攻之下,刘队只能下令道:“马上和李营长说,让他派人支援。”

随后就带着人冲了下去。

九猫看到那群士兵已经往崖下而去的时候,还是有些无法相信,“我们的人?”

“嗯。”聂然点了点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傅老大不是去做人肉盾把了吗?”

一共就他们两个队,傅老大一出海肯定是被士兵给围追堵截的,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来救他们?

聂然拍了拍身上的泥,漫不经心地道:“你忘了我们在那两处岛安插的暗哨了吗?”

“你!”

怪不得她指明一定要让傅老大去东南方向,原来是因为这个!

想必她肯定是和那群海盗在此之前约定过什么,才会在看到傅老大的船时这样速度的过来救援。

直到这这一刻,九猫真的不得不服了她。

当初安插暗哨的时候她也在其中,甚至还帮着一起策划安插,可到了关键时刻,自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而她却丝毫没有忘记,甚至还借此算计了那群士兵们一把。

“别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对你没兴趣。”聂然凉凉地扫了一眼还愣愣看着自己的九猫。

九猫被她这样一提醒才回过了神,紧接着道:“我带一队人先冲出去。”

“不用,那儿还没解决呢。”聂然指着那片灌木丛让,然后冷笑着对地上的乔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人暗藏在那里?”

躺在那里的乔维当下脸色一白。

聂然对九猫吩咐道:“你带一队人从右侧绕过去,活捉了他们,以此来增加我们能冲出去的机会。”

九猫这会儿已经完全听命于她。

以往虽然也听她的话做事,但那只是因为身份问题,没有办法。

但现在她必须要承认,她的确比自己厉害。

或许在搏斗、射击中自己可能和她不相上下,但在算计他人这一方面她是比不上的。

带着那十几个人九猫很快的就消失在了灌木丛内。

至于另外一边刘队带着人重新杀了回去,但事发突然,加上对方都是霍氏培养出来的特级保镖,那手段和做事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最重要的是这些士兵穿过了大半个岛,体力上怎么样都是比不上刚坐船来的那群霍氏的保镖。

一时间竟两方都僵持不下。

其中一个老兵看情况不对,连忙对刘队报告道:“不行啊,刘队,他们好像是有备而来,火力太猛,我们招架不住,好几个兄弟都负伤了。”

“那营长那边怎么说?他什么时候过来?”刘队对着远处的几个海盗又开了几枪。

“营长那边说在赶过来了,他们刚才在那边遇到了点麻烦。”

“好,那叫兄弟们再……”

支撑两个字还未从刘队的嘴里说出来,就听到身后“砰砰砰——”连续三声不断的枪响。

刘队下意识地转身对准了发声源。

却看到聂然已经带着聂诚胜站在了那里。

她举着枪的手还未放下,枪口还冒着烟,明显刚才她是朝天开了三枪。

只见聂然将聂诚胜挡在了自己的面前,重新将枪指在了他的下颚上,笑眯眯地对着刘队道:“喂,该给我让道了吧。”

刘队听了,眼神顿时凌厉了起来。

手中的枪紧握着,瞄准着聂然,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

聂然用枪再次抵了抵聂诚胜的下颚,威胁地道:“再迟疑下去,我就先杀一个给你看看。”

只见,刘队眉头皱了皱,牙根紧咬着。

可那只手却慢慢地松缓了下来。

因为她手上的筹码太多,他们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他寒厉地眼神望着聂然那张微笑的脸庞,对着身后那群人命令道:“所有人住手。”

大概是枪声太过剧烈,将他的声音掩盖了,那群士兵并没有听到。

在绵延不绝的交火声中聂然再次抵住了聂诚胜的下颚,暗示他动作快点。

被威胁的刘队不得不冷然地大吼了一声,“住手!”

顿时,在场的那些士兵们全都停了下来。

那群海盗看到士兵们停下攻击,也都纷纷停止射击。

场内一度安静到了极点。

良久,刘队才咬着牙,像是从牙根里挤出了几个字:“让他们走。”

“刘队!”身旁的士兵们听了,一个个都震惊不已。

“听不懂我说什么吗!让道,放他们走!这是命令!”刘队的脸色铁青,那起伏不定的胸口分明是在尽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站在远处的那些保镖看到聂然站在悬崖的边缘,冷声地问道:“叶小姐,你没事吧。”

聂然笑着道:“放心,我好得很,没什么大问题。”

她的这一句话让刘队的脸彻底黑了下来。

此时,远处的灌木丛里有树枝碰撞时所发出的窸窣声响。

没一会儿,九猫率先抓着一个人走了出来,然后陆陆续续的那群海盗一人一个手上抓着人走了出来。

“都抓到了。”九猫将人抓在手中,说道。

聂然看到了她手里的何佳玉时,不禁勾唇一笑。

然而,当她将目光一一巡视完毕,嘴角的笑顿时凝住了。

“不对,还有两……”

个人两个字还没还在喉咙口,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聂然心里暗道不好,那一定是李骁开得枪!

果然她还是高估了九猫的能力。

而这时候,九猫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劲风来袭,她下意识往旁边一滚,堪堪躲了过去。

只是为了能够保命,她实在来不及去抓何佳玉。

何佳玉那丫头也是聪明,当下推开了九猫的钳制,然后往聂然的方向扑去。

聂然看到后,急忙带着聂诚胜往旁边一偏。

何佳玉就此扑了个空。

同时,九猫在一个利落的翻滚时借机将地上的手枪拿了起来,对着灌木丛的方向开了两枪,接着又转过身直接瞄准了何佳玉的后脑勺。

聂然见了,心头大骇。

她可以咬牙为了目的、为了报复杀那些不认识的士兵,但是让她真的杀这几个天天围在自己身边的人,在那一刻她还是无法接受的。

“别杀……”

她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赶上那一颗子弹出膛的速度,“砰——”

何佳玉刚才那一扑本就在悬崖边上,看到有子弹射自己,下意识地往后一退。

脚下顿时一空,整个人就朝着悬崖下掉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