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昏迷不醒,查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坐在那里,心里都是当时的场景。

那个奇怪的女海盗扑过去救了何佳玉,连人质都丢在了一旁地去飞奔相救。

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破了脑袋,他们也不能理解那个海盗的用意。

除了用良心未泯来形容她,实在是找不到其他任何理由来形容她的这番举动。

一直没有开口的汪司铭也开口安慰了一句,“你们别多想了,人都死了,再想也都没用了。”

施倩也点了点头,附和地劝慰着,“是啊,何佳玉,你再伤心,人死不能复生。”

何佳玉此时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嗯,我明白的。我也只是一下子接受不了而已。”

她缓和了一下心态,随后转过头对李骁说道:“骁姐,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那一枪,我也不可能逃脱出来。”

坐在那里的李骁像是陷入了什么,这会儿听到何佳玉的话,才回过神来,然后才开口应了两个字:“没事。”

接着又一次地凝神在思考着什么。

“李骁,你在想什么?”施倩看她不吭声的坐在那里,一直皱着眉头在思索着,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李骁侧头看了他们一眼,“我总觉得那个海盗的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熟悉?”众人一惊,难道真是认识的人?

李骁皱着眉头,点头道:“嗯,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确定吗?会不会是你听错了?”汪司铭觉得有些不能相信。

毕竟对方是海盗。

海盗、士兵,这两者实在是无法联系起来。

而就在这群人在纠结那个海盗的声音时,此时李宗勇已经坐上了直升飞机。

伴随着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逐渐远离了海平面。

他神情里带着担忧和一丝紧张。

在过了半个小时后,直升机就停在了某栋高层建筑的顶层。

他一个人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从天台的楼梯上一路快速走了下去。

在匆忙地走了四五层楼,他转而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接着用手中的门锁卡在锁上划了一下,门“滴——”的一声被开启了。

才刚开门,他就朝着里面喊道:“如何,人救到了没?”

站在大厅里的一年轻男人手里把玩着一张薄薄的什么东西,说道:“救到了。”

另外一个长着国字脸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连忙补充了一句,“医生暂时在抢救,刚进去没多久,可能需要再等会儿。”

李宗勇听了,只能无奈地坐在了沙发上等了起来。

“放心,我们打捞的很及时,不会有事的。”那站在大厅里的男人看他心神不宁地样子,漫不经心地劝了一句。

“她被打捞上来时的状态好吗?”李宗勇连忙问道。

“那丫头看起来还挺聪明,把自己尽量缩成一圈,避免伤及脏器,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那男人回答完了他的问题之后,又贼兮兮地坐到了李宗勇身边,把玩着手里那张薄薄的东西,“不过我很好奇,老师,你这么紧张这个女孩子,难不成她是你私生女?见不得光的那种?所以你才让她贴着假面做人?不过别说,长得挺漂亮的,弄这张脸有点亏啊。”

“话说八道什么,她是我的兵!”李宗勇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

那男人显然不怎么相信,撇了撇嘴道:“你有那么多兵,我也没看你有多在乎过啊。”

李宗勇看向了那扇紧闭的大门,沉沉地道:“这个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啊,是因为身份不一样吗?”那男人不怕死地继续调侃着。

李宗勇良久之后才回答道:“她是被我派出去的卧底,计划出了意外,她暴露了。”

刚才还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男人嘴角的笑骤然凝住,“什么?卧底?我靠,她成年了没啊,你就让她去做卧底?”

这回,就连坐在沙发上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也严肃地看向了李宗勇。

“她……”

李宗勇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扇一直紧闭着大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当下李宗勇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快步走到了那几个医生面前,问道:“医生,她现在怎么样?”

那名男医生将口罩脱了下来,笑着回答:“没有什么大碍,她在跌入暗流里的时候应该做过自我保护措施,只是被礁石撞了几下,身上有几处轻微的骨折和骨裂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李宗勇听到聂然没有大碍,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天知道他刚才有多么的担心。

“谢谢医生,真是太感谢了。”

“营长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很快,医生就同意让他们进去看望病人。

李宗勇率先第一个走了进去,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人此时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脚上和手上分别都打了石膏。

那张脸已经没有了假面,那张透着光泽的白嫩小脸上有几处小小的划伤和淤青。

只是看上去有些狼狈。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计划而已,

一开始李宗勇就已经吩咐人在趁着天黑在这片海域里进行潜伏,以便随即将聂然打捞上来带走。

这时的聂然安静地躺在床上,带着氧气机,看上去脆弱的如同一个易碎的玩偶。

李宗勇心里竟产生了些许的愧疚。

要不是他当时怕那臭小子做出傻事,他也不会出此下策把这么一个无辜的小姑娘给搭了进去。

刚才才海岛上,她一定很无助吧。

从天亮等到天黑,却始终等不到有人来救她。

李宗勇看着那小小的人儿躺在那里,心里不禁叹息。

别人家的小姑娘在这些时候都在上学谈恋爱,即使是部队里的那些人,也每天基本都是训练而已,只有她任务和死亡就一直围绕在她身边。

也不知道这样的磨练对她来说,是不是好的。

他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里就这么等着,足足等了一天,始终没有看到她有清醒的迹象,这下李宗勇有些急了。

“可是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他拉着那名医生问道。

那医生因为这位营长的命令要24小时随时监测聂然的情况,所以他就一直和护士坐在外面等着。

只不过时间等得实在是有些久,慢慢地就睡了过去,现在被他突然弄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睁着睡眼惺忪地眼,那医生才睡意朦胧地道:“能跌入暗礁还能活下来已经是幸运了,她这样晕一会儿不碍事的,过段时间就好。”

“过段时间是什么时候?”李宗勇问道。

那名医生打了个哈欠,嘀嘀咕咕地道:“那就看她自身的恢复能力了,有的人两三天,有的人四五天,还有的七八天半个月也是很正常的。”

“半个月?”李宗勇诧异地低喊了一声。

那医生点了点头,“是啊,这个要看个人体质的,体质好的就早点醒,体质差点的就晚点醒,所以我也没办法确定。”

在问完了一切问题之后,李宗勇这才暂时放了那名医生。

接着又再次坐回了单人沙发上等待了许久。

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李宗勇感觉到自己口袋里有震动声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当下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聂然,接着才起身走到了窗口边将电话接了起来。

他低低地对着电话里的人了几声,然后又很是小声地道:“她还好,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只是几处骨折和骨裂,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又停顿了一会儿,李宗勇又说道:“暂时还没醒,等醒了的话我到时候再让她给你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拒绝了,以至于惹来了李宗勇微微诧异的语气,“你确定不要她打给你?”

随即他再次轻声地道:“那好吧,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你放心,她回归部队的事情不会有人起疑的。当初对外宣称她是出来做笔录出车祸在医院里躺着,现在等她病好了,到时候撤销病假就可以了。”

此时躺在床上的人眼皮微动,她很是吃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窗口有个男人站在那里,但是她看不清,只是断断续续地听了几个词语,然后就再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站在那里的李宗勇最后叮嘱着电话里的人,“你自己在那里一切小心。现在你不仅要为自己负责,你也要为她负责才行。”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坐回到了小沙发上。

而电话那头的人在挂断了电话后,坐在了那张老板椅上,望着A市月朗星稀的夜晚,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那一支电话,点开通讯录,黑单名单里赫然出现了一连串陌生的数字。

这个数字,就是聂然的电话。

他细细地摩挲着屏幕,却不敢随意按下。

负责……

只怕这回她连要不要我都难说了吧。

就这样怀着最为复杂的心情,他在办公室里一夜坐到了天明。

……

至于另外一边的聂诚胜也在被聂然折磨得不成人形之后,就陷入了昏迷。

于是,就这样他被第一时间送上了直升机前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治疗。

医生在看到他脚上那细细密密额伤口,都不禁皱眉。

这好好的一双脚怎么就成这样了?

当下那名医生将他脚上的嵌在伤口里的小石子一点点都弄干净,然后把药水掺在温水里替他仔细地洗了一下脚,接着喷了消炎药,再用绷带细细地绑好,送进了病房打着点滴。

长时间的没有进食加上发烧,使得他连续昏迷了三天。

这段时间刘德一直陪伴着在聂诚胜的身边。

但时间久了,2区的那些人也早已回归到了部队,部队里时不时的需要有事让他做,他实在是照顾不过来聂诚胜。

无奈最终他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叶珍。

叶珍在电话那端听了吓得差点晕厥,等好不容易缓过来气来立刻安排家里的司机赶紧带她去机场前往聂诚胜所暂时所住的医院赶去。

去往那边的航班在凌晨时分就卖完了。

“卖完了?这都凌晨了怎么会卖完了呢?”叶珍站在机场大厅内,急得直跺脚。

送她来的司机也很是无奈,“夫人,的确是卖完了。”

“那最快要什么时候?”

那名司机回答道:“他们说最快要到明天早上八点,那是他们第一班。”

“八点?怎么会那么晚!”

即使叶珍再急,可机场也有机场的规定时间,不可能因为她急所以就增加一班次。

就这样整整在机场里坐了一夜,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立刻马上订了最早的班机飞了过去。

等到了医院她就看到躺在床上的聂诚胜已经醒了,只是人还比较虚弱。

“老聂,老聂你没事了吧?”她神色很是紧张地扑了过去,也没有在意刘德还在这个屋子里。

刘德作为一个外人很是尴尬地别过脸去,纯当自己没有看到。

本来还在吩咐刘德事情的聂诚胜在看到叶珍时先是一愣,随后虚弱的神情里透着一抹错愕,“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你的勤务兵打电话告诉我的,要是不告诉我我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叶珍将他上上下下地仔细看了一遍。

在确定没有少胳膊短腿,少缺心少肺的,叶珍这才舒了口气。

“没什么大事,就是受了点皮肉伤而已。”聂诚胜看到她那么紧张的样子,转而对着刘德训斥道:“这种小事有什么值得好告诉别人的,以后这种事不要打电话。”

刘德很是委屈地小声嘀咕着,“可是您当时昏迷不醒的样子真的很吓人,所以我才……”

他的解释还未完说完,那边的聂诚胜已经不耐地道:“好了好了,别在这里废话了,赶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个人你务必要查清楚才行。”

“查人?你都病成这样了就别再想着工作了。”叶珍看他双腿都绑成那个样子,整个人连走路都费劲,还不好好休息,不免多嘴说了他一句。

可聂诚胜却躺在床上不耐地摆了摆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我自己的打算。”

说完就再次对刘德说道:“这件事一定要马上办,越快越好。”

刘德立即点头,应了一声“是”,接着就快步离开了病房。

------题外话------

再提醒一下:正版群正在验证跟定情况,请大家积极验证,这样也避免7号之后被误伤啦~

PS:今天初五,是迎财神的日子,希望大家能够红包拿到手软,哈哈哈哈~

PPS:有妹子要进来看福利,和蠢夏唠嗑的可先进验证群验证哦~验证群:118771270

爱你们,笔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