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打个电话,探口风/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意思?”聂诚胜表示不解。

他不明白为什么叶珍会说不一定。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自己不知道的内幕吗?

而此时的叶珍的眼底已经没有了刚才悲伤的神情。

她站在那里,神情带着别样的莫测,抬头对着聂诚胜说道:“我忘记告诉你了,上次聂熠寒假结束我去送他学校的时候,聂熠说看到聂然在机场里,然后还坐了一辆很豪华的车子离开了机场。”

聂诚胜站在那里,他眼底不仅没有惊讶、错愕的神情,反而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你不会又是想找她麻烦才这样说的吧?叶珍,我知道你不喜欢她,这些年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在她是预备部队的人,暂时对咱们聂家来说还是有用的,我不希望你再继续和她作对下去。”

他聂诚胜也不是傻子。

这些年来聂然的内向、胆小,他多少也知道些原因的。

但因为他并不怎么喜爱这个女儿,所以也一直当做不知道。

反正他觉得叶珍只要保证不把她饿死,一日三餐都正常,那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的,他也管不了,当然更重要的是不想管。

本来他就经常不在家,哪里有时间去管她。

再说了,将来女孩儿本来就是嫁出去做别人家的媳妇,为别人家续香火,和聂然一点关系都没有。

管得再多是别人家的。

想到这里,他对于这个女儿就更加的淡漠。

特别是叶珍后来还为他生了个儿子,那对聂然的态度几乎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

以至于在后来聂熠出生之后,他都几乎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女儿的存在。

直到她去了部队,重新回来,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之后,他才对这个女儿有了一些注意。

当然了,其注意的点还是因为她成功进入了预备部队这件事。

可以说聂然在聂家的位置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

能够成了预备部队的人,接下来的军途就算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于他来说、对于聂家来说那都是一个助力。

再加上这个女儿对自己还算是乖巧,懂事,在外人面前也很给自己面子。

除非他说了一些过激的话让她伤心之外,其他时候她比聂熠好太多了。

只可惜,她是个女孩子。

如果是男孩子,他是真的想好好的培养。

但……可惜了……

要怪只能怪聂然她妈的肚子不争气。

叶珍看到他逐渐严肃下来的神色,知道这是犯了他忌讳,于是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的确是看到了,只是那个时候我也觉得不可能,所以才没和你说,但现在你说了这个问题,我就感觉有些奇怪了。更何况,我要真想针对她早就可以说了,何必把这件事压下来。”

聂诚胜听她说这话觉得倒也有些道理。

按照叶珍的话说,她是送聂熠去上学的那天,也就是寒假结束,那在部队早就已经恢复正常的训练了。

严格来说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是不可能给她那么长的假期,以至于能够让她有足够的时间从预备部队到达A市去闲逛。

聂诚胜眉头轻拧了着问道,眼神都变得有些冷冽了起来,“你确定那个人是她?”

“是她,当时是聂熠先看到的,那时候他还特意问我怎么聂然在那里。不仅如此,还有一辆很高档的商务车在机场外等她。”叶珍说得活灵活现的,让聂诚胜心里头多少起了点疑惑。

就算不是海盗,人从部队跑出去,还坐着豪华商务车,就这一点也是值得觉得奇怪的。

她一个普通女兵,怎么可能会有豪华商务车接送。

除非她在做一些和部队无关的事情。

叶珍看他眉头微蹙,唇紧抿成了一条线,觉得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趁此机会继续道:“而且啊,今年过年聂然也没有请假回家,更没有给你打一通电话吧。”

她故意说这番说辞为的就是想要让聂诚胜心中不悦,好找聂然麻烦。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聂诚胜这时候却说:“她给我打过电话。”

叶珍原本还暗暗窃喜的心随着他那句话,瞬间像是被浇了一层冰,惊诧地问:“什么时候?”

聂然有打过电话回家?

她怎么不知道?

这不可能吧!

聂诚胜面色平静地道:“就是聂熠受伤回来的那段日子,她给我打过一通电话。”

不会吧!

聂然会主动给聂诚胜打电话?

她才不相信呢!

自从几次在聂然手中吃过亏之后,叶珍就已经清楚的认识到,聂然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聂然,她会开始和自己斗争,也会抓着聂熠威胁自己,那名自然她肯定也同样讨厌聂诚胜。

先不提以往聂诚胜对她的漠视和漠然,就凭上次在预备队她打伤了别人,聂诚胜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以此将她抛弃来说,她心里肯定是心怀芥蒂的。

特别是再此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聂诚胜打电话给她她都没有接。

既然那么讨厌,又怎么可能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诈啊?

叶珍想了想,然后立刻就警觉地问道:“是部队的电话吗?”

聂诚胜被她这样一提醒,猛地脸色就变了,“好像不是。”

那天他很清楚的记得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给他的。

他当时还在想到底那个电话是哪来的,怎么会有一个非部队的陌生号打过来。

起初以为是什么广告电话,可后来看那个电话想了很久迟迟没有挂掉,他这才接了起来。

没想到居然是聂然给他打的。

那时候他还奇怪聂然打电话给自己不用手机,为什么要用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现在想来……

如果当时聂然不在部队,而她又没有手机,那的确只能用电话亭的来和自己打了。

叶珍见他不说话,神情也有些严肃,知道肯定是有戏,连忙说道:“可以查一下电话记录,然后去电话营业厅一找就能知道那电话是哪儿的。”

但聂诚胜却对此摇了摇头,“没用,时间太长了,电话里的记录早就没有了。”

叶珍这下很是懊恼了起来。

这破电话就不能把电话全都储存起来么!

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叶珍站在那里皱着眉头,快速思考着。

她觉得现在这个时间点是最好击倒聂然的时机,错过了要想再找机会就难了。

更何况现在主动权在他们的手上。

于是她灵机一动,立刻说:“你可以打电话给预备部队啊。你不是怀疑她离开了部队么,那你现在打电话过去看看聂然在不在部队里,不就好了么。”

叶珍的这番话倒的确是提醒了他。

对啊,不管聂然是否有没有离开部队,还是那个可疑的海盗,他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全都清楚了。

当即,他就拿起手机拨通了李宗勇的电话号码。

在响了几下之后,电话就被接通了。

“李营长。”聂诚胜率先喊了一声。

对方的李宗勇似乎对于自己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很是惊讶,“聂师长,你怎么这时候打电话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聂诚胜在电话这端笑着说:“多谢李营长关心,我已经好很多了。”

那头的李宗勇听了后便说道:“那就好,那就好,当时你那样子真是看着都让人担心。”

他其实也没夸张,当时聂诚胜在发烧,脚上的伤口都发炎化脓了,整个人的精神极其的差,最终还是没支撑柱,晕了过去。

送医院的时候他人都是处在昏迷状态,需要带着氧气罩。

“这次真的要好好谢谢李营长和整个预备部队出手相助了,不然我可能这回真的没命了。”

聂诚胜连连道着谢,电话那头的李宗勇却客气地道:“这是哪儿的话,救你是应该的。”

两个人就这样寒暄了几句,在说得差不多的时候聂诚胜才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想知道,聂然有参加这次的行动吗?”

电话那头的李宗勇笑声一顿,他显然没想到聂诚胜会突然间提聂然。

因为在他开枪打聂然的时候,聂诚胜就已经倒在那里有些神志不清的了。

所以,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聂然呢?

饶是向来反应很快的也不禁愣了愣神。

随即他稳了下情绪,说道:“这个……自己的父亲深陷其中,被挟为人质,我认为她应该是不能理智的去服从命令的,所以,我们就最后就没有让她加入。”

这番话说得倒也算是有理有据。

聂诚胜一下子也没听出什么错处,于是便笑着道:“原来是这样啊,还是李营长你考虑的周全。的确,还是不要让孩子有太过多的担心和担忧。”

李宗勇呵呵地笑着,“我也是希望这次的任务不要出现差错罢了。”

“那既然这样,能不能请李营长给个通融,我想和我女儿通个电话。”聂诚胜怕他不答应,又随后解释了一番,“是这样的,因为今年过年她没回家,我呢就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太想念她了,希望李营长能帮帮忙,让她接个电话。”

“这……”李宗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聂诚胜会突然间要打电话找聂然,但现在聂然还未清醒根本不可能接电话,为了以防露馅,他只能回答:“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聂师长,倒不是我不帮忙,只是她现在正在野外拉练,不怎么方便接电话。”

“现在不方便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告诉我他们什么时候训练完,我到时候准时准点地打过来。”聂诚胜似乎是一心要想在今天和聂然说上话。

这让李宗勇心里难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个时间我也不能保证,毕竟我不是她的教官,无法确认时间,不如你再过两天打吧,”

聂诚胜略有些迟疑地道:“这……”

李宗勇在电话那头笑着道:“反正在部队里,你害怕她丢了不成?”

他故意开着玩笑想要缓和下气氛。

聂诚胜听到他都这么说了,也不好继续强求下去,只能也跟着笑了起来,“呵呵,说得倒也是,那我就过两天再打吧。”

两个人又在电话里说了一番话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才关上电话,聂诚胜嘴角的笑意就此消失了。

他神色冷峻地盯着自己的手机看着。

站在身侧的叶珍连忙问道:“怎么样?”

“李宗勇说她在训练,不方便接电话。”

聂诚胜的话让叶珍不由得皱着道:“什么训练,估计根本不在吧。他这摆明了在敷衍你。”

其实别说叶珍有这个想法,就是聂诚胜在被拒绝的第一时间也有这种被敷衍的感觉。

但转而一想,他就又觉得不太可能。

“如果她真的不在,那李宗勇为什么要帮着聂然来骗我?”

李宗勇和自己并不是特别的熟悉,两个人所管辖的区域并没有任何的交集,那自然李宗勇和聂然之间肯定也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了。

既然是普通上下级,又怎么会为她遮掩呢。

“说不定他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呢?”叶珍轻声地道。

“可纸包不住火,部队要真的丢了人,肯定是瞒不住的。”聂诚胜在这一点上还是很了解的。

他在部队那么多年,部队的那些规矩他非常清楚。

叶珍这一下子也没了说法,但为了能够扳倒聂然,她还是一再地挑拨着,“我觉得啊,老聂,你可别在这件事上大意。你想想看,聂然过年没回家,人还在A市晃荡了一圈,这回出任务人也不在,这总感觉里面我估计有问题。等你病好了,你还是去部队一趟亲自看一眼比较放心。”

聂诚胜被她这么一挑拨,觉得她说的也是有些道理,也禁不住地点了点头。

这聂然的确是有些让人奇怪。

叶珍在看到聂诚胜点头赞同,眼底闪过一抹喜色,更加起劲地道:“所以说啊,你一定要亲自看看,别到时候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拖累了咱聂家的名声。”

一提到聂家的名声聂诚胜便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眼底冰冷地点了下头,“嗯,我到时候会去一次的。”

他不能拿聂家来赌。

------题外话------

嗯,我看到好几个妹子都猜到了,没错他要去查人了!啧啧啧,好鸡冻~肿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