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找上门来了,露馅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起了疑,所以聂诚胜在医院休养的那段时间经常给李宗勇打电话,想要问问聂然的情况。

每一次李宗勇都会以聂然在训练,或者是聂然在忙等借口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发着他。

越是这样拖着,聂诚胜就越是怀疑。

到底是为什么,李宗勇总是拒绝自己和聂然通话呢?

为此他便决定提前两天出院。

医院那边看他差不多的确是恢复的差不多了,走路方面都已经正常了,便例行地叮嘱了两声,就办了出院手续。

聂诚胜和叶珍同时去了机场,但班次和目的地却截然不同。

他是要飞去预备部队那里,而叶珍则是回家。

这次聂诚胜是被部队的人就近送往距离海岛最近的一座城市里的市级医院,要想前往预备部队就必须要做飞机才可以。

叶珍的航班比他的早一个小时,在临登机的时候叶珍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又不留痕迹地说了几句,然后才放心的离开。

聂诚胜看着她消失在了登机的背影,接着重新坐回了候机室。

等又过了一个小时,他才准时的登上了自己那一班飞机,前往预备部队。

从早上办了出院手续,一直到站在预备部队的大门口,他足足用了五个小时。

此时已是下午两点。

初夏的天气已有了些许的温度,特别是中午十二点到两点的时间段,太阳显得尤为的热。

站在阳光里头没多久就能感觉到头发被晒烫了的温度。

而此时,聂诚胜就这样阳光下等着。

预备部队站岗的士兵则在那间门岗的亭子里正打电话向李宗勇汇报这一情况。

当坐在办公室里的李宗勇听到这一消息后,霍地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脸色也变了几变,“什么?你说聂师长在部队门口?”

那位站岗士兵平静地陈述道:“是的,他说今天来是特意亲自感谢您的。”

“这……”

李宗勇心里顿觉不妙,可还没想到方法打发让哨兵打发他走,就听到电话那端的人已经被换了一个声音。

“李营长,不会不欢迎我的不请自来吧。”

聂诚胜这段时间的电话来的实在是太过频繁,以至于这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连问都不用问都能知道是谁。

李宗勇暗暗叹了一声,但表面上却热络地很,笑着道:“聂师长大驾光临我怎么会不欢迎呢。只是……”他停顿了几秒,随即道:“只是我现在正在开会,可能不太方便。”

这么多天来李宗勇不是说聂然在忙就是他在忙,这种借口他听了来来回回不下五六遍,这回他是打定主意过来的,哪里那么容易被打发。

他很是随和一笑道:“没关系,我今天一天都很空闲,有的是时间等。”

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李宗勇知道今天是肯定躲不掉了,无奈之下他只能笑着道:“是吗?那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先去休息室等着吧。”

“那我就等着了。”

聂诚胜把电话还给了那名哨兵。

那斌站岗哨兵在接到了李宗勇的命令之后,马上就打开了大门。

铁门缓缓往里面移动了一些。

聂诚胜便坐回了车内,让刘德把车开了进去。

很快,李宗勇的勤务兵就从大楼里迎了出来,带着他和刘德直接上了三楼的休息室。

一杯茶、一份报纸,全都准备妥当以后,才退了出去。

聂诚胜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挂壁上的秒针等待着。

相比较他的冷静,此时的李宗勇感觉自己手里有些发紧。

因为他很清楚聂诚胜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天来聂诚胜几乎每天一个电话,其中基本上都会带上几句聂然。

每次他都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将聂诚胜打发了过去。

他总觉得能拖一天是一天,说不定明天聂然就醒过来了。

只是好多个明天都过去了,聂然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反而他能想到的理由和借口都已经被说了个遍,让他着实苦恼不已。

可如果知道捏出水亲自跑过来一趟的话,他宁愿想被借口逼疯,也不愿意聂诚胜上门找人这一绝境。

站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了许久,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地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刚一通,李宗勇就马上问道:“怎么样,她醒了吗?”

对面的那个男人听上去像是在吃着东西,说话的时候鼓鼓囊囊的,“还没睁眼呢,睡得死沉死沉的。”

还没睁眼这四个字彻底绝了李宗勇最后的一抹希望,无奈的他只能叹息地问了一句,“那医生怎么说?”

“说是体质问题,需要好好休息。”那男人说话的语气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好,我知道了。她醒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一定!”李宗勇到最后还是一如既往的重复地道。

电话那头的男人被他像是完全给打败了一样,叹着道:“这话你已经在这几天连说了好几遍了。”

李宗勇很是严肃地低斥的道:“这次不一定,总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那人听他语气那么严肃,没了往日里的温和样子,也不禁回答道:“是!”

在得到了肯定回复,李宗勇依旧没有松缓情绪的样子。

反而神情更为紧绷了起来。

聂然没有醒,也就意味着又要对聂诚胜找借口,然后打发他走才行。

深吸了一口气,李宗勇这才握着手机抬步走到了楼下的会议室去。

在开门前,他努力的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如平常一样,随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带着和善的笑,李宗勇上前主动去握了握聂诚胜的手,“聂师长,真是怠慢了怠慢了,刚才那个会议开的太久了,让你久等了。”

聂诚胜也马上起身回握着他道:“怎么会,李营长公事繁忙是应该的,反倒是我不好,突然来访,打扰了你。”

“怎么会,聂师长能来,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打扰我。”李宗勇笑了笑,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对了,身体好些了吗?”

聂师长也同样笑着忽地啊:“好多了,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就算身体好多了也要多多休息才是啊,你这一次病的可不轻,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这样才有精力去带兵啊。”李宗勇说道。

对面的聂诚胜脸上的笑不变,“医生说我已经没有大碍了,再说了咱当兵的老躺床上反而觉得身子沉,还不如起来活动活动,所以我想在最后的病假两天来亲自谢谢你。”

听着这些颠来倒去的道谢,李宗勇心里头一个劲儿的想要赶他走,可又不能说,只能面带微笑地和他聊着。

“聂师长你这也太客气了,这些都是应该的。”

“怎么会,这次你们可是出了大力了,要不是你,那女海盗哪里那么容易被击毙。”聂诚胜依旧坐在那里不停地说着。

李宗勇无奈应付着,“我也是侥幸,趁着她没回过神这才有机会开枪。”

聂诚胜想起那关键的一枪,他似是感叹了一声,“要不是有你,我这会儿估计是难说了。”

“你放心,就算没有我,刘队长也一定会救下你的。”李宗勇脸上不露声色地笑,但事实上他心里现在恨不能打包把人丢出预备部队。

然而,还没等他找到什么委婉的话时,就听到对面的聂诚胜笑着说:“可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谢谢你,不止是因为我,还有我女儿,在预备部队训练那么久肯定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

这下,李宗勇的心里头不禁“咯噔”了一下。

因为他知道,聂诚胜的重点终于来了。

果然,还是躲不过去。

对方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他已经没办法不接下去了。

李宗勇的脸上依旧带着笑,说道:“不会,聂然很聪明,训练的也很好,并没有给我造成什么麻烦。”

聂诚胜却这时候摆了摆手,笑容中竟透出了一抹苦涩,“她是我女儿,我多少还是了解她点的,这孩子以前性格很内向,为此特意将她送到部队来历练一下,没想到自从来了部队之后,性格就放开了很多,这才让我和她妈妈放心了不少,这其中李营长肯定没少花心思。”

这番话要是让聂然听到了,只怕她真的是要笑出声了。

历练?

把一个无辜胆小的女孩子直接历练死,如果这也算是一种历练,那么她真想把聂诚胜立刻同样按在水里,然后好好“历练”一番!

而此时坐在对面的李宗勇听了他的话,神色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和霍珩都曾经私下将聂然调查过。

在进部队之前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父亲的冷漠,继母的冷眼相对,甚至还被伪造了年龄丢进了部队。

就凭这些作为,他都不能相信聂诚胜的一星半点。

可又不能当中驳他的面子,只是笑着道:“估计是部队里同龄人多,好交流,这也是一大原因吧。”

聂诚胜还在那边独自陷在“好爸爸”的人设当中,继续说道:“可能吧,我工作忙,一直疏于关心她,她妈妈呢又一直把重心放在她弟弟身上,难免会让她心里总有些失落感,其实这一点我也挺自责的。”

李宗勇坐在那里,用不咸不淡的话打发着他,“我相信她以后会懂的。”

“希望吧。”聂诚胜坐在那里叹了一口气,然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对了,她现在人在吗?我真的好想她,她都一年多没回来了。”

有了前面的那一段铺垫,这句话在这时候说的可谓是恰到好处,就连李宗勇都没有办法拿捏到他什么错处。

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的李宗勇只能用相同的借口回应道:“这个……她去野外训练了,所以暂时不在营区里。”

这回聂诚胜可没那么好打发了,“前两天我打电话的时候她不就在野外训练吗?而且我记得你说这次的训练只需要五天时间,今天是第六天了吧?”

“这次的训练地方比较偏远,因为这次登岛情况并不是特别好,所以才要延长训练。”李宗勇也随即变通地为自己又找了个理由。

聂诚胜听了,眉头微微拧了拧。

又是训练。

每次他一提到聂然,李宗勇总是搬出各种训练,让他很是无可奈何。

这回更是直接说延长野外训练。

这摆明了就是不让见。

一时间没了办法的他和李宗勇又设法绕了几圈话,在确定今天肯定是看不到聂然之后,他治好又和李宗勇寒暄了一番就此打道回府。

李宗勇一直提着心和他聊天说话,这会儿见暮色迟迟,终于听到他要说走,当下心里头一松,高兴不已。

正打算要送他离开时,就听到门口响起了一声报告。

李宗勇看到是六班的季正虎,随口问道:“什么事?”

季正虎翻着手中的士兵综合评定册,径直道:“我想问下,聂然这半年没有归队训练,可是夏季中旬就会有一次测评……”

原本还嘴角带笑得李宗勇这下瞬间凝住了。

而原本打算要离开的聂诚胜此时也停了下脚步,神色变得冷凝了下来,“你说什么?”

李宗勇当下暗叫不好,连忙对着季正虎说道:“你先出去。”

不明所以的季正虎站在门口看了看屋内的两个人,感觉屋内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于是回了一句是便离开了休息室。

季正虎一走,聂诚胜就冷着一张脸,语气严冷的问道:“李营长,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那个教官口所说的‘聂然半年没有归队’这件事。”

李宗勇面上带着笑,说道:“怎么会,聂然一直都在部队,从未有过离队这件事。”

实际上心里却丝毫没有底。

聂诚胜在前段时间就天天来问聂然的行踪,这会儿他要是坦白出来,只怕到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把那小子的任务也给暴露出来。

所以他只能一口咬定没这事儿。

但心里不免有些责怪起季正虎那小子真是没眼力见儿的。

本来人都要送走了,结果这会儿半路就给露了馅儿。

以至于现在在面对聂诚胜的时候他不禁有些紧张。

“是吗?那我现在就要看到她!”聂诚胜冷硬着一张脸说道。

李宗勇耐着性子地笑道:“我不是说了么,她现在正在训练,暂时没有办法回来。”

“那就暂时中止训练,用直升机把她给我送回来。”

聂诚胜如此这般,让李宗勇心里直叫苦,可脸上还是要摆着笑,“聂师长,这不合规矩,他们正在训练,她中途回来,到时候怎么算成绩?”

“我现在管不了成绩了,我现在只想看到我她!立刻马上把她送回来!”

聂诚胜那大手一挥,毫无商量的命令让李宗勇不免有些也有些不悦了起来。

他们之间先不说谁的头衔大,就在预备部队那也是他李宗勇说了算,聂诚胜可没有这个资格来命令他做些什么事!

“你这样说是在违反部队的规定。聂师长,我相信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部队里的规矩。”

但聂诚胜现在手里有聂然这个名义,当然不会怕他了,“可是我的女儿现在在你们部队里不见了,你觉得我还要遵守这个规矩吗?”

李宗勇果然立刻就硬气不起来了,他无奈地缓和着声音回答:“她没有不见,她如果不见,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那么,那个教官为什么会说她半年没有归队?而你为什么迟迟不肯让我和我女儿通电话?!别告和我说,我听错了之类的,我还没老,我耳朵没聋也没背!”

聂诚胜这牌强硬作风,让拿不出聂然来证明的李宗勇很是为难。

聂然身后关联着这次的行动以及那小子十年的心血,他不能随便这样坦白出来。

聂诚胜看他皱着眉,犹豫着始终没有下文,便再次冷声地提醒了一句,“你如果再不说,我只能认为我女儿被你们部队弄丢了。到时候我可就不是一个人来了,李营长。”

他这番话极具份量。

一时间两方竟就这样僵持了不下。

屋内寂静无声。

突然间,门口一阵敲门的声响打破了屋内这沉闷压抑的环境。

“叩叩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