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女朋友?现在可不一定了/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那群人朝着食堂走去的时候,何佳玉往后无意间一瞥,就瞥见李骁还站在门口。

她很是不解的何佳玉走了过去,不禁问道:“骁姐,你怎么还不走?”

就看见李骁遥遥地望着那辆早已消失不见的车子,眉头微蹙。

刚才坐在车里的那个女兵看上去好像有些像……聂然?

尽管那辆车子的车速不低,但是因为距离比较近,再加上她眼神又比较好,所以在那惊鸿一瞥之下她就看到车后座的那个人似乎有些像聂然。

但她不能完全确定。

毕竟天色已经昏暗,路灯又还没有打开,只是隐约靠着那辆车的大灯透处的光亮看到了一个隐约模糊的轮廓。

会是聂然吗?

李骁不确定地怀疑着。

一旁的何佳玉看她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由得上前拉着她的手往食堂方向拖去,“快走吧,那群人今天都饿疯了,咱们要是去的晚了,说不定就只能吃两个白馒头了。”

李骁被她一边拖着往里面走,一边还远远地望着远处已经彻底黑沉下来的夜色。

最终直到预备部队的大门被关上,她才回过头往食堂走去。

可整个人看上去变得心事重重的很。

……

而在车上,李宗勇不停地催促着冯子加快车速。

坐在旁边副驾驶上的那男人看到李宗勇这么着急的样子,又看了看身边那个已经彻底陷入昏迷之中的聂然,忍不住地道:“我还从来见过这么疯的女孩。”

一想到这女孩子醒过来时那虚弱的样子,根本连说话都费力,可结果在听到李宗勇很急的找她之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从床上给爬了起来。

踉踉跄跄地走了不过十几步就跌在了地上,老冯和自己轻而易举的就把她给带了回去,安置在了床上。

他先是去了外面打电话让楼上的医生赶紧过来看一下,老冯那时候则进了浴室想要把伤口用药水清洗一下。

他前段时间受了点伤,医生给他配了一些药,好方便他自己治疗。

结果没想到,那女孩儿竟然趁着他们两个人一个不注意就再次起身,从桌上找了一支甲基可可碱之后直接就给自己扎了一针。

然后偷了他丢在沙发上的衣服裤子就从那酒店里逃了出去。

等到他和老冯回过神再去追的时候,这女孩子已经坐上了车子一路离开了那条街道。

无奈两个人一路追了上去。

可最后还是慢了一步,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结局。

“说真的,她真的是女孩子吗?”

这疯狂胆大的劲儿怎么感觉那么像男孩子呢。

哦不,严格来说,比男孩子还猛!

就是他们两个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一定没她这么果断的气魄。

坐在后座时刻盯着聂然的李宗勇哪里还有心情和他聊这些有的没的,一路催着冯子往医院开。

车子才刚到达医院门口,那些早就已经站在那里等候的医务人员马上将聂然用担架抬了下去。

然后快速朝着抢救室送去。

那速度快的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李宗勇跟在后面,直到抢救室的门口才被护士给挡了下来。

“放心,那药物剂量应该不会造成死亡。”那男人看李宗勇坐在那里,向来沉稳威严的神色里竟出现了不安和紧张,这让他觉得很是讶异。

要知道以前他可是李宗勇手下的士兵,和他相处也有好多年了,可从来见过他有这样的情绪。

难不成性别不同,真的就待遇也不同?

那男的在旁边胡乱想着,李宗勇是半点都没有想要搭理他的样子。

这时候,时间就变得尤为的缓慢,就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

好不容易抢救室的门开了,李宗勇马上率先走了上去,“医生,她怎么样了?”

那名医生神情严肃,语气里也带着训斥的口吻,“病人身体这么虚弱,为什么给她打兴奋剂,这还好剂量不是特别大,不然就出事了。”

他知道眼前这个是部队里的长官。

也知道等级不会小,否则不会那么容易一个电话就能把部队医院里的医生召集起来。

可现在他作为一个医生,可不管对方什么等级权利。

他以为聂然会变成这样是对方硬生生的为了完成训练指标,为此给她打了这种药物。

所以神色有些小小的难看。

“那她现在怎么样?”李宗勇也不想用解释来浪费时间,马上就问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那医生看李宗勇现在才上心紧张的样子,才稍稍语气好了一些,“已经没事了,就是身体太虚弱,强制打兴奋剂虽然会兴奋中枢神经,但是身体无法负荷,这才晕过去了。”

“那药物对她的身体会有影响吗?”李宗勇很怕药物带来的后遗症伤害到聂然。

毕竟聂然还小,才刚刚成年,如果因此身体上有什么损伤,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那医生说道:“剂量不是特别大,所以暂时没什么影响。”

李宗勇听了这下才大大地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线也缓了下来,“那真是太感谢医生了。”

接着就看到聂然被从抢救室里被推了出来,安排在了一间VIP病房内休息了。

李宗勇看到她一切稳定,基本无大碍了,才把那两个人给带出了病房,开始秋后算账了起来。

“你们两个怎么办事的,我让你们好好看着她,为什么会让她出这种事!”李宗勇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大声呵斥过人了。

能这样大声呵斥还是在他做教官的那段时光里。

“我们也不知道她会这样不要命啊,那药是老冯给自己注射的,本来他是想要给自己洗清下伤口然后注射,结果一个转身就被她给抢了。”那男人很是委屈地道。

“你们还有脸说这番话!连个病人都看护不了,以后你们还能做什么任务!”李宗勇在夜深人静的走廊里劈头盖脸对着他们就是一顿训。

那两个人自知理亏,也就没有再继续辩解,任李宗勇一顿训斥。

等到骂得差不多了,李宗勇又一次地命令着他们要好好看护聂然,绝对不能有半点的差池。

于是,为了贯彻李宗勇的命令,两个人就这样24小时的坐在VIP病房里,大眼瞪小眼的盯着躺在床上昏睡着的聂然。

就这样从白天盯到晚上,再从晚上盯到白天。

在连续了两个星期后,总算病床上的人有了点动静了。

当聂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眼前那雪白的天花板和雪白的墙壁。

那不是酒店的装潢。

一看就是医院。

“你总算醒了。”那坐在单人沙发上,双手环胸的男人看到她睁开眼睛后,不禁像是完成了什么重大任务一样,故作夸张的松了口气,接着就对对面的冯子说道:“老冯,你去给护士站的人说一下,让他们赶紧派个人过来。”

冯子点了点头,接着就把门外的护士给带了过来。

那专门护理聂然的护士在得知聂然醒了之后马上赶了过来。

那护士看她果然醒过来了,心里也为她高兴,连忙替她倒了一杯水,用棉花棒沾了水替她湿润了下唇,接着才用管子让她喝了几口水。

原本干得快要着火的嗓子喝了水才缓和了一些。

她哑着声音问道:“我睡了几天了?”

“半个月了。”护士替她把茶杯放回了柜子上,说道:“你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你们营长来了好几回了,可你一直不醒。”

原来又睡了半个月。

怪不得浑身酸痛不已。

聂然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可身边的护士看了立刻喊停道:“哎哎哎,你可不能起来,你身上还有伤,可不能乱动。我现在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你可千万不要乱动。”

她各种紧张的叮咛完,紧接着就跑来出去把主治医生给喊了过来。

那主治医生看到聂然半靠在床上,替她做了各种基本的检查,又看了看各种仪器的指数,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说道:“恢复的不错,人醒了基本就没问题了,你就留在这里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他用笔在记录册上快速地写着,然后头也不抬的道:“我现在去给你们营长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这些日子天天三天两头给我打电话问你情况,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现在总算是解脱了。”

那医生转而又和旁边的护士说了几句,两个人很快就走出了那间病房。

病房内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坐在沙发上的那男人保持着刚才抱肩地姿势,调侃地道:“我说小丫头片子,你也够疯的啊,连药都不看就敢对自己注射,就算想自杀,也别连累我们两兄弟啊。”

聂然坐在病床上,已经喝了水缓和得差不多的嗓子此时听上去还有些小小地沙哑,“你们两个为什么还没走。”

她小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进四个大字,看上去有些冷冰冰的。

“因为你们营长说了,要我们照顾你啊。”那男人坐在那里回答道。

可聂然好像并没有领情,她神色淡漠地下起了驱逐令,“这里有护士就可以了,你们走吧。”

那男人听了,嘴角地笑勾起了一个弧度,很是玩味儿地道:“你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是会卸磨杀驴,我们好心好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你给救上来,结果你不仅不感激,居然还赶我们走。”

“多谢。”聂然毫无感情地吐出了两个字,那语气中要多敷衍就有多敷衍。

那男人挑眉一笑,倒也不恼。

此时,冯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径直对着那男人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那男人听了便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了,小丫头片子,现在如你愿了,我们走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

说完就拿着外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走得那叫一个潇洒。

这两个人来去匆匆,连个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看上去很是神秘。

不过聂然才懒得管这些,等到人一走,重新再次躺了下去。

又睡了一觉。

聂然躺在病床上看上去睡得很熟,可是等走廊上脚步声一响,她倏地把眼睛睁开。

视线和正开门进来的李宗勇撞了个正着。

李宗勇一看到聂然躺在那里,眼神清明的样子,神色一轻,“你总算是醒了。”

见到熟人,聂然总算神色缓和了一些,再加上睡了一下午,整个人也有了点精神。

“没办法,谁让你三天两头的跑过来,吵着我都睡不着。”她故意玩笑着。

李宗勇从门口走了进来,坐在了沙发里,问道:“医生说你现在如何了?”

“你每天都电话烦人家,还问我情况干什么。”聂然靠在病床上,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

李宗勇看她说话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当初时的样子,总算脸上露出了缓和之色,“看你现在嘴巴伶俐,应该是没问题。”

聂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了垫上。

李宗勇赶忙上前替她调整了下位置,等坐回去后就带着责怪的语气斥责道:“你这次做事也太莽撞了,知不知道自己身体虚弱成什么样就敢给自己乱注射药物。”

“放心,我看过剂量,那点不会让我死的。”聂然很是自信地道。

但李宗勇却还是继续斥了一声,“什么叫不会让你死,你这件事根本就是胡闹。”

要知道当他看见聂然晕过去时的样子,吓得背后都起一层冷汗。

就怕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那到时候要怎么和那臭小子交代!

只不过相比起里李宗勇的害怕,聂然倒很是平静,“那不然怎么办,还有第二个办法吗?”

当时她冲进去的时候聂诚胜和李宗勇两个人分明是在对峙。

从她醒过来得知李宗勇找自己的时候她就觉得肯定有事发生。

李宗勇不是那种急性子的人,若不是遇到了什么事,他绝对不可能在电话里一直叮嘱着那个男人,要他等自己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叫打电话给他。

为此她才想办法快点往回赶去。

“怎么会没办法,大不了我把他带过来,就说是你训练的时候受伤、做任务受伤,这些都是理由。”李宗勇说道。

聂然却对此摇了摇头,“他不会相信的。第一,先不提我是不是真的有训练,就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这点都足够他怀疑了。”

聂诚胜能在这个点出现,还非要找自己,那只能说明他有所怀疑。

而她先是训练受伤,又昏迷不醒,这实在是太巧合了。

聂诚胜他不傻,就算看到了人,但心里的疑虑还是在的。

除非她完好无缺地站在聂诚胜面前,活蹦乱跳的和他说话,这样才能打消他所有的疑虑。

“第二,如果你说做任务受伤,那就更给了他肯定的理由,从而他会好奇我到底在那里干什么,从而追查我,那么后面就会有一连串的麻烦和危险。”

她不能冒这种险。

特别是叶珍那个女人,聂诚胜想来耳朵根软,谁知道到时候回出现什么意外。

对此,李宗勇叹了一口气。

在这种情况下,聂然还能权衡利弊出这么多的关键点,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点,聂然的此时和那臭小子几乎连在一起,可以说是命运共同体。

只是如果实在是没办法的话,他只能先稳定住这边。

否则到时候事情就会越来越扩大化。

“不过你这样说,也有漏洞,部队里的人半年没看到你,而且每个人都知道你出了事,可你却你说自己参加了这次的考核,这很容易被发现的。”李宗勇对此提醒道。

“这个就由你来解决了。”聂然理所当然地说着,“我都为你豁出命了,你好歹也要做点什么吧。”

李宗勇听到这话,不由得呵呵地笑了起来,“好吧好吧,这事儿我来办。”

他说完之后,又想起了什么,神情微微严肃地问道:“不过,你……是不是这次被他发现什么了。”

李宗勇坐在那里,将这些天连日来的疑惑问了出来。

按理说聂诚胜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跑来这里一次次的来找聂然才对。

只能是被他发现了什么,才会导致他这样做。

聂然摇了摇头,“不知道。”

这次聂诚胜这一路上几乎是被自己抓着走,说不定自己在匆忙逃跑间有了习惯性动作被他看到了。

不过,她觉得就算聂诚胜发现,可没有证据之下,那都是空想罢了。

李宗勇看她这么笃定,随后一想也觉得不太可能,“我觉得,你这次大义灭亲,把你爸弄那么惨了,躺着进医院,差点一条老命也交代在里面了,他应该不太可能会相信抓了他,把他害得那么苦的人是自己的女儿。”

聂然靠在靠垫上,并不多说什么。

如果可以她根本不喜欢聂诚胜能回来。

李宗勇看到她不说话,又和她饶了一大圈,绕得聂然终于抬头问了一句,“营长,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被看出来的李宗勇不禁轻咳了几句,“咳咳,鉴于我还有另外一种身份,所以我还是要多嘴问点别的。”

聂然扬了扬眉,“什么身份?”

“那臭小子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也是他的老师,都说一日未至终身为父。听说你现在好像是我臭小子的女朋友了吧。所以……”

他的所以还没说完,靠在那里的聂然不禁冷然的勾起了一抹笑,“女朋友?不一定吧。”

李宗勇一听,原本的笑微僵了一下。

------题外话------

等会儿12点以后会先更三万,然后白天会再更七万哦~

PS:这里就明确的可以知道,为什么李宗勇要一拖再拖,甚至连借口都不敢找,因为然哥此时和二少是共同体,聂然这里任何的借口,都会引起后续一连串的效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