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对不起,赎罪(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她抬头,对古琳母亲道歉着。

她的神色太过严肃认真,以至于让古琳母亲愣了一愣,紧接着她连忙擦了擦眼角泛起了泪花,连忙道:“你这傻孩子,你有什么好对不起我们的,相反我们应该感谢你,谢谢你当初献血,才挽回了古琳一命,不然我和他爸现在哪里会还在医院里看她。”

聂然听着她一口一个感谢,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明她才是伤害古琳的罪魁祸首,明明她害得他们整个家庭变得如此支离破碎,明明是她……

可现如今却成了救人英雄。

那种有口难言的感觉让她憋闷极了。

“其实古琳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

我字还没有说出来,这时候身后安远道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一口打断了她最为关键的一个字,“古琳最近好吗?”

“安教官你怎么也来了?”古琳的母亲在那个声音后,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门口的安远道身上去了。

以至于忽视了聂然刚才的那一句话。

聂然略有些憋闷地看了一眼来的很不是时候的安远道。

她敢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这男人是故意的!

但安远道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聂然那愤怒的眼神,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古琳的母亲,“我就是路过来看看,顺便买了点吃的上来。”

古琳的母亲看到那一袋子的东西,很是感谢地笑着,“安教官你实在太客气了,每个星期都来不说,还每次来都带东西,其实真不用,你们来我们就很高兴了。”

安远道摆了摆手笑道:“不会,一点水果而已,没什么的。”

只是他认为的举手之劳却在古琳母亲眼中很是感激并且感动。

“我知道,要不是你主动向部队申请救助,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住不起这独间病房,真的很谢谢你……”说着就说话间就有些哽咽了起来。

安远道看了赶忙回答道:“这是应该的,而且这也是规定,和我没什么关系。”

尽管安远道在极力的推脱,可古琳的母亲偏偏就是认定了,“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谢谢你。”

“不不不,真不用……”

安远道和聂然两个人在病房里待了一会儿,没多久医生就来了,安远道便说要回部队,而聂然也不方便在那里打扰,就说去送送安远道。

古琳的母亲也不好多做挽留,只好让他们离去。

当聂然和安远道一起进入电梯,并且关上电梯门之后,聂然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为什么不让我说?”她冷声地质问。

刚才安远道故意打断自己,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坦白。

还记得那时候她也要坦白,却被宋一城给打断。

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必要说。”安远道穿着迷彩服,站在旁边回答道。

“没必要?你又不是我,你凭什么肯定我没必要,又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你又何必把别人的伤疤给揭开来。”

“可是隐瞒就万事大吉了吗?你知不知道我每次听到古琳母亲这么感谢我的时候,我有多难受。”

明明是她的错,是她害的古琳成这样,却还要被如此感谢。

那种感觉比凌迟还痛苦。

“就当是你欠她的吧。”安远道站在她身边说道:“古琳的母亲现在唯一的安慰就是古琳还有这么多的好战友过来看望她,如果当她知道这些战友集体隐瞒了真相,甚至那个为自己女儿拼命输血被她当做救命恩人的女孩子其实是伤害她女儿的人,你让她作何感想。”

“可是……”

可是就是可以隐瞒的理由吗?

聂然的话还未说出口,就听到安远道继续道:“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听到残忍的真相,也不是所有人能忍受这残忍的真相,更何况她现在已经快要崩溃了,你如果一说,难保不会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到时候,古琳要怎么办,她父亲要怎么办,照顾两个人吗?那这个家就彻底完了。”

安远道的话让聂然彻底没了话。

的确,这个家还要那两个老人来撑着,不然就真的完了。

“每个人的赎罪方式不同,芊夜用死来作为赎罪,那么你就在愧疚、不安中慢慢赎罪吧。”安远道转过头,神情淡淡地道。

聂然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良久才回答道:“我知道了。”

如果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方式,那么她认。

两个人沉默地走了一路。

下午时分小花园的病人大部分都已经回病房里去休息了,小花园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走动。

长时间的无话让气氛一度尴尬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芊夜的事情让安远道到现在还没有从打击中缓过神来。

他没有了以往的神情,有的只有无言的沉默。

“你每个星期都来?”聂然看他那样子,最终主动将话头挑起。

“嗯。”安远道点了点头。

聂然听了不禁轻扯了下嘴角,“你这是替芊夜忏悔?”

安远道没有说话。

聂然侧头看了一眼他,叹了一声,“其实没必要,虽然说这件事芊夜负主要责任,但她都死了那么久了,也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了。更何况人是我推出去的,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赎罪也应该是由我来,你又何必把罪责扛在身上。”

“芊夜是我一手教出来的,她没做好,就该由我这个教官来承担。”安远道声音低低地回答。

对此聂然却不屑地轻笑了一声,“她又不是未成年,做错事了要找大人来承担。”

她一边说一边朝着前面慢慢地走去。

却发现安远道此时停下了脚步,他站定在了原地。

聂然微微转身朝他看去。

初夏的太阳透过树叶的间隙,形成斑驳的光影投在地面上。

“不是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安远道站在那里,目光定定地看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