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炊事兵?这什么鬼!(六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聂然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紧接着就听到脚步声从门外响起。

她以为是李宗勇回来了,结果抬头一看,却见安远道手里提着东西脸色臭臭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刚走到床边,他就将东西放在了床头柜上,说道:“这里你的衣服还有水果。”

聂然从袋子里拿出了那两件白色的长袖T恤,一展开,顿时傻了眼。

那白色的T恤上印着一个超级大的米老鼠,上面还粘着一些碎粉,在光线下一照就能闪瞎眼的那种。

聂然看着那图,很是嫌弃地用两个手指捏着一处衣角,说道:“原来安教官你喜欢这种风格的衣服啊。”

其实聂然本身这个年纪穿这些事没有任何问题的,但问题是,她的实际年龄并不是十八岁,也从来没穿过这种衣服。

所以看到这么可爱的衣服……真的是……

安远道一听她的调侃,立刻便说道:“才不是!我只是随便在一家小摊上买的,你不要拉倒。”

说完就要作势把衣服拿走。

聂然眼明手快地把手收了回来,让他抓了个空,“要,怎么能不要呢。就算不穿,看看安教官的品味也是可以的。”

她又不傻,可衣服一看就是有挑选过的。

虽说有些俗,但是这衣服套在聂然这具身体上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安远道到底是个男人,要想像女孩子一样细心买衣服那当然不可能的,能买个米老鼠都已经是意外惊喜了。

“你这丫头把衣服还给我……”

站在床边的安远道说着就要伸手来抢,但又顾念着聂然手上有伤,不能太大动作,所以一直让着她。

聂然每天例行都要吾日三气安远道,借着他的退让,几次手快得让安远道扑了个空。

看着安远道拿自己没办法,她止不住的得意。

其实她并不怎么喜欢和人打趣聊天,就连何佳玉他们也是经历了好多的事情才会熟悉起来。

而安远道好像是个例外。

他们两个人明明从一开始就是死对头,不过是这几天就这样聊了几句,当然事实上只是聂然单方面的气着安远道玩儿,但就这样的互动两个人倒是近了不少。

“安教官?”门外已经打完电话的李宗勇刚走进来,就看到了病房内正被聂然气得跳脚的安远道。

安远道一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立刻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对着李宗勇敬了个礼,大声地道:“营长好!”

李宗勇站在门口,似乎有些惊讶安远道这时候的到来,不禁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昨天让他替我买两件衣服送过来。”躺在病床上的聂然此时从安远道身后??冒了出来。

“你给聂然买衣服?”李宗勇听了,很是惊讶。

安远道连忙摆手地道:“不……不是的……是我来看古琳,不小心遇上了她,看她在这里也没有人照顾,这才答应替她代买一下。”

他有些慌乱,以至于解释的时候因为紧张手都在半空中乱挥。

李宗勇看了看聂然正在看着手中的衣服,随后便堆安远道说道:“能聊两句吗?”

安远道愣了愣,然后点头跟着李宗勇走了出去。

正在床上看着衣服的聂然朝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看了一眼,继续靠在了床上。

门外两个人站在走廊上,李宗勇率先开口道:“这种悠闲日子过得还习惯吗?”

“还好,多过过也就习惯了。”安远道站在那里认真地回答道。

李宗勇看着他,许久才道:“你要是改主意的话,可以随时回来。”

“我这段日子过得挺好的。”安远道这话显然是婉拒的意思。

可是李宗勇却依旧坚持地道:“不管好不好,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

毕竟对方是营长,安远道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此时李宗勇的手机铃声又一次的响起,他无奈地匆匆接了电话之后就对安远道说道:“我现在有事要先回去了,你进去的时候和聂然说一声,我已经和她的主治医生谈过了,她恢复的不错,等过段时间基本上就可以回部队训练了。”

安远道微怔了一下,才说道:“好,我知道了。”

等到李宗勇进了电梯,安远道才转身回到了病房内。

此时聂然正靠在病床上,单腿半屈着,咬着手里的苹果。

“什么叫随时回来?”

“为什么营长会亲自来看你?”

聂然和安远道在互相看到对方时,几乎同时发问。

安远道愣了愣,“你……偷听?”

聂然咬了一口苹果,摇了摇头,“没有,我洗苹果路过无意间听了一句。”

她刚才拿着苹果打算去洗两个吃,结果在路过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门外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她听到李宗勇一句你随时可以随来,让她很是不解。

什么叫随时回来?

安远道有离开过吗?

但鉴于别人的隐私问题,再加上她也没有偷听的习惯,也就没有继续听下去,而是等他进来直接问。

“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现在该你回答了,为什么营长说让你随时回来?这话是什么意思?”

“刚才的问题明明就是我先问的。”安远道在听到聂然的话之后,便打算耍赖糊弄。

聂然点头道:“是啊,所以我才先回答我没有偷听啊。”

可安远道却并不买账,“不对,我刚刚明明问的是为什么营长亲自来看你。”

“可是你刚也问了为什么要偷听,而我也解释了。”

“那是你自愿的。”

很显然,安远道打算把耍赖进行到底。

聂然还真没发现原来这家伙原来这么赖,为了能够得到答案,她退而求其次地回答:“营长作为上级,不可以关心一下我这个下属吗?”

然而这个回答并没有让安远道满意,他继续发问道:“可是就算再怎么关心,一般情况下营长也不会特意来这里看望,更别提和你的主治医生去聊。”

只是这回聂然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你问的我已经答完了,现在该你回答我的了。为什么营长让你随时回来?”

聂然将吃剩的苹果丢在了垃圾桶里,目光随即望向了站在门口的安远道。

安远道看她眼神犀利地望着自己,分明是不再退让得意思,便梗着脖子道:“我现在在医院,他让我随时可以回去,有什么错吗?”

聂然挑了挑眉梢,“你确定你没骗我?”

“骗你有什么用,又没奖励。”安远道低头,回避着聂然的目光,然后不耐烦地道:“好了,东西我送到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就从病房内走了出去。

聂然望着那扇重新关闭的门,眯了眯眼。

第六感告诉她,安远道在骗自己。

她穿了鞋,外面匆匆套了一件薄外套,也随后跟了下去。

不知安远道是不是心乱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着,取了车走出医院大门。

跟在后面的聂然在看到安远道所取的车子时,不禁眉头轻蹙起。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安远道的汽车变成了一辆小三轮了?

部队给他配的车呢?

聂然看他骑着小三轮就朝着医院大门外走去。

看天色也算早,聂然趁此机会偷偷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等在了他的后面。

原本她想着安远道应该是往预备部队方向走去,可是在出了医院那条街之后,他竟然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他到底要去哪里?”聂然坐在车后面看着前面那辆小破三轮朝着前面不断骑去,心里很是不解。

出租车跟着那小三轮绕来绕去,终于在一个喧闹的菜场门口停下了。

菜市场?

聂然看了眼传统市场里的环境,眉头轻皱起。

他来这里干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聂然付了钱,下车跟着他往里面走去。

安远道看上去似乎是遇到世界末日一般买了许多的食材囤积着,和那群大叔大妈们热闹地砍着价,然后再将整个小三轮装得满满当当的。

等到差不多全都买完了,他才重新骑着那辆小三轮打算离开市场。

然而他的脚还没来得及蹬车,突然一只手从后面紧紧握住了车头。

安远道当场被吓了一跳。

他扭头看过去,却发现聂然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的车呢?为什么变成小三轮了?现在预备部队对教官的待遇降到这副田地了?”聂然站在他身边,用眼神示意着他骑着那辆小破三轮,笑着调侃道。

“你……你怎么会来?”安远道在没有防备之下冷不丁地看见聂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你说我为什么会来。你能解释一下,你现在在干什么吗?”聂然用另外一只没有问题的手拍了拍车头,问道。

安远道呐呐地道:“我在采购。”

“那你一个部队教官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去做采购?”聂然继续问道。

安远道一下子被她弄懵了,竟然很乖顺的就脱口道:“我现在已经不是教官了。我现在隔壁部队做炊事兵,专门采购的。”

聂然听完,嘴角的笑顿时收敛了起来,错愕地道:“什么?!”

不是教官?

跑去买菜了?

这安远道脑子是坏掉了吗?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因为太过震惊的声响终于将安远道给惊醒了过来,这才发觉自己在下意识中说了些什么,随后便催她离开,“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赶紧回去吧,我还要把菜运回去。”

安远道才想要把蹬车离开,结果就被聂然给抓了回来,“什么把菜运回去,你是预备部队的教官,要运什么菜!再说了,你运了菜,那一班的人怎么办?”

被聂然把着车头没办法离开的安远道只能无奈地坐在椅子上回答道:“预备部队里有那么多教官,我不在,自然有别的来代替我。”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聂然很不解地问道。

安远道沉默了几秒,低垂着头回答:“因为我觉得自己无法胜任。”

无法胜任?

这他妈是什么见鬼的情况……

他都胜任了那么多年了,这会儿居然说无法胜任?

他要是无法胜任,那谁能胜任?!

尽管她当初没有看中一班,但是不可否认安远道的训兵能力的确是不错。

那些一班的尖子兵被他训练过的状态和其他二班三班完全不同。

他要是离开,那不就是预备部队的一个损失?!

聂然看着他的确很往常异常沉闷的样子,不禁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叛逆期青春期更年期一起来了?”

安远道抬头,气结地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聂然当下比他还反应大,“不然你为什么好好的教官不做,去做什么炊事兵采购。”

“你当初不也做过炊事兵。”面对聂然的反应,安远道却很是淡定。

聂然死死拽着车头,道:“问题我和你情况不一样,你是教官啊,拜托你有点责任心行不行。”

这时,安远道松开了车把,下了车,站在聂然的面前说道:“我就是负责才不想干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