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不要错失,步步紧逼!(八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他在制定完,并且告诉李宗勇的时候,他还是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做,该不该做这件事。

毕竟聂然还在岛上,发生了什么意外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救她。

可那边很快传来消息,说是岛上突发意外,海警们包围了主岛后的那座海岛。

这下,变相的推动了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让海警退出那一批海域的霍珩执行了这个计划。

因为如果不做,海警也一定是要攻打那群海盗的。

所以他借此机会执行这个计划,以此来让幕后的人现身。

但是……

“我骗她是事实,我答应过她不骗她的。”霍珩在那端语气很是纠结。

李宗勇对此回答道:“臭小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的身份不可能让你诚实、坦白面对任何一个人,因为你一旦诚实了,你就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是你的环境逼得你不得不这样做,并非是你的本意。我相信那丫头不是不懂的人。”

电话那端立刻就没了声音,在沉默了将近一分钟后,霍珩才沉沉地回了一句,“再让我想想吧。”

那语气里显然还在犹豫和踌躇。

李宗勇知道他有多难以面对,所以只能说了一句,“这事我不催你,你自己决定,只是我觉得以这丫头的聪明劲儿来看,这一个月足以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有些你觉得艰难地事情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她或许,现在就等着你的一个电话去做解释,但你若是迟迟不面对,随着时间流逝,她那份耐心也会随之消耗殆尽,到时候你就不是因为无奈地欺骗她错失了她,而是因为你没有勇气去解释而白白错过了她。”

他这长长的一番话让霍珩又一次地陷入了沉默之中,最终他才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才挂断了电话。

夜幕早已降临,A市初夏的夜空月朗星稀。

微风轻拂过,带着一丝丝的凉。

霍珩站在顶楼的办公室,眺望着远处霓虹的光影。

落地窗上只显示出一个寂寥的身影,眉目依旧英挺,可那脸色却看上去疲惫不堪。

此时的霍珩脑袋里回响的都是刚才李宗勇所说的话。

错失……

多么严重而又深刻的两个字。

只是想想,他都觉得心尖在发颤。

捏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

自从聂然掉入暗流之中,海岛那边第一时间就发来了消息。

他成功完成了霍启朗的希望,将这把“刀”成功丢掉了。

霍启朗对此很是满意,对他的信任也更深一层次。

以至于在最近的那一次里,霍启朗带着他一起和那个幕后之人

和霍启朗背后的幕后之人谈判、然后追踪他的信号,只要一有时间他就握着电话,有时候都快要下定决心按下了那一连串的数字了,可在关键时刻却又停了下来。

欺骗她、设计她这两个词中任何一个词对待聂然,自己都会是死罪。

更何况,这回他两个都用了。

他都不敢想自己会怎么死。

这一个月来,他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反复着。

可直到刚才李宗勇说,错过……

他才觉得,哪怕是死也比错过强!

最终,想了又想,他再一次地拿起了手机,为了不让自己留有余地,他快速地按下了一连串的数字,然后直接按下了通话键。

“嘟——嘟——嘟——”

每一声,都让霍珩心砰砰砰的直跳。

就连手心里都有了冷汗。

时间一长,他就开始怀疑是不是聂然故意不接电话。

原本的紧张随着每一声的嘟嘟声响而开始变得低落了起来。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在和李宗勇打了电话之后,就先去简单的洗漱了一番。

等从浴室里洗漱出来之后,就发现床头柜上的手机正在震动着。

那时候她还以为是李宗勇有话没和自己说,特意重新打回来。

但当她走过去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聂然眉头轻蹙,并没有立刻去接。

然而,对方似乎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手机屏幕不断地闪烁着。

聂然坐在床边,等了片刻,这才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那端的霍珩原本以为聂然是生气了,不愿意接电话,所以心不死的一直坚持着,没有挂断。

现在冷不丁被接通了,这下反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聂然听那边一直没有声响,只有轻浅的呼吸声传过来。

那一瞬间,她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看霍珩不说话,聂然索性靠在床头也就这么等着。

就这样,两个人都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滴答——滴答——滴答——”

挂壁上的钟表在慢慢地流逝着。

聂然看时间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她实在是不想这么和他干耗下去了,便凉凉地出声道:“再不说话我挂了。”

果然电话那端的霍珩马上说道:“不要。”

将近两个月没有听到的久违声音,聂然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微讽道:“原来是许久不见的霍总啊,怎么,这会儿电话通了?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打不通了。”

霍珩心头一刺,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到聂然不耐烦地问:“大晚上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霍珩知道她心里肯定是憋着一口气,这点心里准备还是有的。

“你……还好吗?”他哑着嗓子问道。

聂然靠在床头,很是干脆地回了一句,“挺好的。”

“没受伤吧。”

聂然挑眉,对着电话里的霍珩一语双关地问:“你问的是哪儿?”

是身上,还是心上?

聪明的霍珩怎么可能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心里倍感不是滋味,他沉重地对她抱歉道:“对不起。”

聂然却像是在故意讽他,“又不是你打伤我的,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这一击打得霍珩心口发疼。

可这回毕竟是他有错在先,稳了稳心神后,他坦白的认了错,“我没告诉你,就擅自做了这样的而决定。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在生气,气我没有把整件事告诉你就骗你去那边,还骗你说海警那边我会解决。那时候你一定很绝望吧?”

“没有。我向来不喜欢依靠任何人”

她淡然的态度,和针对的话句句让霍珩心里头五味杂陈的很,“对不起。”

“你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对不起。”

霍珩听得出她此时的不高兴,低声地道:“我知道你在气我。”

聂然随后便嗤笑了一声,“我没有气你啊,我哪里敢气你啊。”

霍珩有苦难言,只能一个劲儿地道:“你要是不高兴,就骂我两句解解气吧。”

终于,聂然无谓地口气有了些许的变化,“骂你?骂你能够改变我现在在医院里打着石膏的状况吗?”

就连她的态度也有些转变了。

霍珩皱眉低低地道歉,“对不起……”

这个时候他也只剩下道歉了。

听着霍珩的道歉,电话这端的聂然像是彻底被他的一句句的道歉给激了起来,声音凌冽了起来。

“对不起?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你知不知道我在岛上是如何的煎熬!”

“……我知道。”

“你知不知道那群士兵围攻我,想要杀我!”

“我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掉在暗流里九死一生!”

“我知道。”

“你什么都知道,那么……”聂然的话顿了顿,然后才开口,“那你知不知道我等你这通电话等了多久。”

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却比前面任何一句都来得更有杀伤力。

让霍珩的喉咙口瞬间就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梗在那里,让他一时间发不出声音。

原来她真的在等自己。

良久,他都没有说话。

可不稳的呼吸却出卖了他此时复杂的情绪。

最后他还是没有稳住自己的声音,“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打这通电话。”

聂然冷笑了一声,讥讽地问道:“那你现在知道了?”

霍珩其实很想回答,他不知道。

他现在脑袋里一片空白,除了对不起,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很快,电话那端的聂然也不等霍珩说话,就自顾自地继续质问道:“你的眼里是不是只有任务,所以才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我?”

如此大的指控,霍珩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当时是霍启朗……”

可聂然似乎是火气已经上来了,很是暴躁地一口打断了他的话,愤愤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放弃这个任务。二,放弃我。”

“聂然?!”

霍珩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决绝。

刚刚李宗勇明明还在和自己说,聂然那么聪明,肯定会懂。

尽管他心里清楚可能性很小,但是他还是抱着这样的小小希望打通了这一电话。

只是结果……和他自己预料的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差别。

这时候的他真想给李宗勇打个电话,和他说上一句:老师,没有人会在差点被人送上死路后,还能坦然原谅对方的。

即使对方明白那份不得已,可心里应该是介怀的吧。

自己的生命竟比不上一个任务。

被如此轻易的算计,被如此随意的丢弃。

霍珩除了沉默,也只剩下沉默了。

电话那端的聂然见他不说话,于是不耐地继续道:“我不想再被你耍着玩儿了,你应该知道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你耍了,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

极限了?

霍珩听了,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不是的,我没有耍你,我……”

聂然冷声地提醒,“没有?你再给我说一次。”

霍珩听到她的质问和威胁,立即没有了底气,“不要这样……我……”

聂然不屑地轻笑了一声,语气很是冷静地道:“不要这样是哪样?你的身份注定不可能坦白面对我,而我又不愿意被欺骗。这样一次次下去,只会让我们两个更痛苦。”

她如此这般的平静和理智,让霍珩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残忍。

他连连摇头,“不是的,以后我尽量……”

“尽量?呵!你也说是尽量,而不是百分百的保证了。”聂然对于他艰难地退让丝毫不放在眼中。

甚至对此嗤之以鼻。

霍珩左右为难,只能低声地喊她的名字,“聂然……”

他希望聂然能够不要这样对自己。

可这份希望聂然并没有感受到,她一味地逼迫,“你不说,那我是不是能默认为你选择了任务?”

霍珩没有回答,他只是说:“我知道你现在在生气,所以你说气话我能理解,但是……”

他尽量想要聂然能够缓和下来,只不过话还没说完,聂然就再一次地打断,“我没有说气话。”

“你让我解释一下行吗?”霍珩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恳求。

聂然嗤地笑了一声,那笑里带着的是慢慢的不屑和轻蔑,“解释?你现在才想要要解释?你这一个月都在干什么了?!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打!现在我不想听解释了,我只要你告诉我,你到底选什么。”

------题外话------

PS:中午十二点还有更新~!所以不要轻易下判断是不是要开虐这个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