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我欠她的,离别(十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从楼下的小花园回到了自己的病房时,就发现自己的主治医生已经在病房里等着她了。

她以为是自己走的太慢,导致医生在病房里等自己,为此抱歉地道:“等很久了吗?真的不好意思,我刚去和几个人道别所以迟了点。”

医生笑着道:“没有,我也是刚到。”随即他就指了指手边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以及小刀,玩笑道:“来吧,我准备让你解脱了。”

聂然笑了笑,走到了他旁边的空位上,“那我就期待了。”

那名医生手脚很是麻利,他用专用的电动小锯子在石膏上先是浅浅地划出一道口子,然后慢慢深入其中。

等到差不多之后,他再用小锤子轻轻地敲打了几下,把石膏其中的一部分敲碎,然后接连的把两块石膏都取了下来。

聂然随手按照医生的指示做了基本的手部运动。

等到确定没有问题后,医生才离开了病房。

在临走前,聂然对那名医生道谢了一番。

接着她就打算去办了出院手续,只不过才都到门口,迎面就遇上了安远道。

“你不是要忙着回去买菜照顾猪么?”

“是啊,我现在正在照顾中。”安远道说完就拿掉了她手里的医药单子,往楼下走去。

正在照顾?

聂然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无语得不由得失笑。

居然敢说她是猪?

这家伙经过这些天,竟然也学会牙尖嘴利了。

聂然折返回了病房内,把剩下的那几件衣服整理了一番。

没一会儿安远道就走了进来,将医药单子还给了她,说道:“这个拿回部队去销假。”

“知道了。”聂然随手将单子塞进了行李箱里。

等到一切全都弄好了以后,她才看了一眼身边的安远道,“我要去和古琳还有阿姨说一声,你要跟着一起去吗?”

安远道想了下,才点头同意了下来。

他伸手主动提聂然拿着行李箱。

两个人一起就这样朝着古琳的病房里走去。

回到古琳的病房,古琳的母亲正在和医生说些什么,他们两个人也不好打扰,就站在门外。

等医生一走,两个人才走了进去。

古琳的母亲看到聂然手上的石膏已经拆除了,而且安教官手上还拿着一个行李袋,就知道聂然是要走了。

她连忙走了过去,问道:“医生怎么说?恢复的好吗?”

聂然点了点头,“嗯,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了。”

古琳的母亲这才松了口气的样子,继而就对她叮嘱了一句,“你的手才好,千万不要去随便拎重物,免得到时候又弄伤了,就不好了。”

聂然点了点头,很是乖巧地道:“好,我一定会注意的。”

“还有,要多吃点钙质的东西,你们部队不是有病号饭嘛,让他们多给你做些含钙的食品,特别是虾米、黄豆、鸡蛋、蹄髈,还有蔬菜也要多吃。”

古琳的母亲这般仔细地提醒是聂然从未有过的体验,不禁愣了愣,又点了下头,“好。”

“记得尽量少吃糖和盐,以及辛辣的东西,什么酒啊胡椒啊桂皮啊,不要碰。”

“好。”

“在部队训练的时候也要注意,不要用手过度,免得到时候复发。你们这些小孩子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

“好。”

古琳的母亲仔细地对聂然各种叮嘱,等全都说完以后,她才发觉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有些尴尬地道:“阿姨会不会太啰嗦了。”

聂然浅笑着摇了摇头,“不会,我还从来没有被长辈这样啰嗦过,感觉很新鲜。”

古琳的母亲很是诧异地道:“不会吧?难道你妈妈都不和你说这些吗?”

聂然神色不变地回答道:“她死了。”

古琳的母亲一时间傻了眼。

而站在门口的安远道更是在听到那句话后很是惊愕地抬头看向了她。

他从来不知道,聂然没有母亲这件事。

古琳的母亲在回过神的第一时间内就连连抱歉地说道:“对……对不起啊,阿姨不是故意的……”

聂然很是无所谓地笑了笑,“没关系啊,本来我对她的记忆也不深刻。”

说完,她就转而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古琳。

她如此淡然的模样,反而让在场的两个人心疼不已。

记忆不深刻,那不就说明聂然的母亲在聂然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母亲,真可怜。

在那两个人满是心疼的眼神中,聂然径直看着古琳说道:“阿姨,如果古琳醒了,请第一时间告诉我。”

古琳的母亲点了点头,“放心,我会的。古琳有你们这群战友,也是她的福气。”

她微微低头,用仅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声音低低地道:“古琳,你一定要努力地醒过来,拜托了。”

然而床上的人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

聂然眉眼带着一抹沉重,在定定地看了一分钟后,她才转过头对古琳的母亲说道:“我走了阿姨,你自己和叔叔也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才行。”

“嗯,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进了部队要各种的训练,手才刚刚好,尽量不要去举那些重物,免得又伤了手。”古琳的母亲最后又叮嘱了一番,随即想到了什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那张银行卡,道:“哦对,还有这个钱,这钱阿姨想来想去还是不能要。”

“为什么?”聂然不解地问道。

“你说这是古琳借给你的。”古琳的母亲又一次地问。

聂然点了一下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古琳母亲笑着摇了摇头,“我昨天带着这张银行卡去查了一下,里面有几十万,我们家古琳从小到大连一万块的现金都没见过,怎么可能是她借给你的。”

聂然怔了怔。

糟糕,她当时一心想多给点,忘记这一茬了!

聂然那略带懊恼的神情被古琳的母亲尽收眼底,“你的心意我和古琳都心心领了,只是这钱我们真的不能收。”

聂然看着即将被退回来的钱,眉头拧了起来,过了许久她才开口道:“阿姨,这个的确是我欠古琳的。”

“可是……”

古琳的母亲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被聂然打断地道:“不相信你可以问安教官,是不是我欠她的。”

被点到名的安远道在看了一眼聂然眼底的神情以后,才对站在对面的古琳母亲回答道:“古琳母亲,你就接下吧。”

听到安教官都这么说了,古琳母亲倍感诧异,“不会吧,我女儿哪有那么多钱啊,不会是偷的吧?还是抢的?会不会……在你们那里放高利贷啊?”

她这辈子自己都没挣过那么多钱,自己的女儿才不过二十岁,怎么会有这么多年呢!

看着古琳母亲那胡思乱想的紧张模样,聂然禁不住地劝慰道:“阿姨你想太多了,古琳很乖,人也很好,没有抢也没有偷,这钱……你就放心用吧。”

古琳母亲在确定了钱的合法之后,这才勉强再次收了下来。

为了防止到时候古琳母亲又要退钱,这回聂然提着行李箱留下了几句话就离开了医院。

在穿过小花园的时候,安远道实在忍不住地说道:“你也给的太多了,几十万,就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聂然斜睨了他一眼,凉凉地道:“不至于吧,安教官上战场杀敌都没有吓到过,区区几十万就把你吓一跳了?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安远道率先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说道:“这是两码事!你先别给我扯话题。我问你,你这些钱是哪儿来的?”

聂然被迫停在了原地,回了一句,“我说家里的,你信么?”

安远道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信!”

聂然想了想,又道:“那我说是李营长给我的,你信吗?”

安远道很是无奈地瞥了她一眼,“你说呢。”

“那……你就当天上掉下来的吧。”聂然说着就绕过他朝着前面继续走去。

安远道急忙走上前去,再次截住了她的路,“聂然,你少拿我当傻子糊弄我。”

聂然小小地皱了下眉,提醒了一句,“你现在已经不是预备部队的教官了,没资格管我。”

安远道被她这么将了一下,噎得有些胸闷,在咬牙切齿地看着聂然悠然离去的背影后,终于决定放起了大招。

“好,我没资格是吧!那我等会儿就去打电话给营长,他总有资格管你了。”

可没想到聂然压根就一点都不怕,笑着转过头对他说道:“你去说吧,你看看营长会不会管这件事。”

她如此心安理得地回答,让安远道彻底没了招。

连营长都不怕,看来这丫头手里的钱应该是经过营长同意的。

虽然不知道这丫头是哪里弄来这么一大笔钱,但是既然营长都同意了,而且还是用在古琳他们家,那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安远道这样想了以后,也就不再继续找茬了下去。

他快步跟了上去,接过聂然手上的行李袋。

聂然看他主动跟上来,故意开他玩笑地道:“这是打算跟我一起回去面见营长的意思?”

安远道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我只是送你去车站而已。”

聂然故意叹了一声,“真让人失望啊,我还以为你会跟我回去打小报告来着。”

“你不用想骗我回去。”安远道一副我知道你想干什么的表情。

聂然扬了扬眉,“你这几天跟我在一起,人好像变聪明了很多。”

“那当然。”安远道一时得意就这样脱口回道。

等看到聂然嘴角那一抹得逞地坏笑时,他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一句回答分明就是变相的承认自己笨了。

安远道刚打算发作,就听到聂然及时开口道:“行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别送了,已经到车站了。”

经过她这么一提醒,安远道抬头一看,果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达了医院对面的车站了。

这番突如其来的离别让安远道顿时没有了和她吵闹下去的心情。

他神情敛了敛,眼底在不经意间闪过一抹失落感,“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车子很快就行驶了过来。

聂然看着他把手里的行李袋子递给了自己,在停顿了几秒后她才伸手去接。

在接行李袋子的同时她轻声地提醒了一句,“我还是那句话,在炊事班里呆腻了,或者是想明白了,随时回来。”

安远道嗯了一下,就催促地说:“赶紧上车吧。”

聂然看他神色平淡的样子,最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而是直接上了车。

车子再次启动,朝着前方快速行驶而去。

被留在原地的安远道看着那辆车疾驰离开,心里止不住得空荡。

以后,应该再也见不到预备部队的人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