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你不会喜欢我吧?(十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然然!”

另外站在旁边的严怀宇也随后伸手要抱聂然,谁料何佳玉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伸手直接把严怀宇给推开了。

严怀宇往后踉跄了几步,气恼地抗议着:“喂,何佳玉,不带你这样独霸的!我也要和小然然抱一个!”

说着就要再次走上前去。

但何佳玉却一把紧紧搂住聂然腰,很是霸道地会挥开他,“你走开,然姐是我的!”

严怀宇看着她那嘚嘚瑟瑟的样子,气得直跳脚,“小然然什么时候成你的了,那明明是我的,我先认识小然然的!”

聂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霍珩抱太多次有些习惯了,对于何佳玉这样的拥抱似乎并没有以前来的那么抗拒了。

她站在那里,提醒地道:“要论认识的话,我最先认识的可是李骁哦。”

有了聂然的这句话,何佳玉更加得意了起来,死死抱着聂然道:“听到没,然姐说她先认识骁姐的,和你没半毛线关系,你赶紧走开。”

严怀宇这下耍起赖,“不管,我就要抱!何佳玉你赶紧让开!”

“不给,就是不给!”

何佳玉一直霸着聂然不撒手,气得严怀宇直跳脚,“你!”

偏偏何佳玉还是那一副小人得志模样,“我怎么样!”

严怀宇忍了又忍,索性就这样冲上去,连带着何佳玉也要一起抱在怀中,这让何佳玉看到后,急忙一脚就的蹬了过去。

严怀宇没料到她会这样做,一脚就被摔了个屁墩儿,连带上了肩膀的伤口,疼得他嘶嘶抽气,怒声地喊了一句,“何佳玉!”

何佳玉起先也觉得有些不好,可听到他这么喊自己,便继续道:“谁让你霸王硬上弓的想要抱我,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吗!”

“什么想要抱你,我明明是想抱一下小然然好不好!你怎么那么自我感觉良好!”严怀宇从地上一骨碌地爬了起来。

“你抱然姐,还不是要先抱我。”

“那你松手啊,你松手我不就不抱你了,自己非要挡在我和小然然的中间,还非说无要抱你。”

“干嘛,我为什么松手,我凭什么要松手,你给个理由啊!”

熟悉的吵闹声在聂然耳边响起。

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小小的怀念。

身边的施倩走了过来,对聂然笑着道:“你总算回来了,这丫头都快想死你了。”

聂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间那双手,点了点头,“嗯,我已经感受到她有多么想我死了,这勒得我感觉快不能呼吸了。”

她的调侃一钻入了严怀宇的耳朵里,顿时他脸色微变,很是着急地就要上来扯何佳玉的手,“何佳玉你没听到小然然说你勒到她了吗!快松手,快点!”

何佳玉知道聂然刚刚大病初愈,以为真的是让她不舒服了,随即就真的松开了手,神情无措地解释,“然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高兴了……”

聂然见她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我开玩笑的。”

何佳玉愣了愣神,这才松了口气,带着些许嗔怪地喊了一句,“然姐!”

“行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吃饭吧,我好饿。”聂然催促着,那几个人这才朝着食堂方向跑去。

严怀宇和何佳玉向来打打闹闹惯了的跑在最前,施倩和马翔两个人跟在后面,而落在最后的则是聂然和李骁两个人。

她们两个人并肩走在夕阳的光线中。

许久,李骁才开口问道:“你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聂然点了下头,“嗯,没什么大问题了。”

“可是我总觉得你不是出车祸。”

李骁的话里很是肯定,让聂然禁不住扬了扬眉梢,侧头看向了她,“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她在岛上认出自己了?

不太可能吧!

李骁也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因为前段时间我看到你坐在营长的车上。”

前段时间坐营长的车?

聂然眉头轻轻皱了一下,随后才想了起来,应该是那次聂诚胜来的时候,她晕倒了被抱上车的那次。

那次她虽然晕过去,但还有些许微弱的意识存在。

她记得那次李宗勇不停地催促加速,而事实上的确车速很快。

只是没想到,在这种速度下,李骁还能看到自己。

聂然顿时轻笑了一声,“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以至于随便看到个人都能认为是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她故意转移了话题,不想和她在这件事上有太多的交流,免得到时候越说破绽越多。

“说真的,你要喜欢我就直说。”

聂然那一副我懂你的样子,甚至还用手肘戳了戳她。

李骁被她这样三言两语之下还真的就给带跑偏了。

此时的她面色清冷地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不信?那你等会儿回去照下镜子,就你这担心的小眼神,要说不喜欢我,都没人信。你……喂,你跑什么!”

聂然的话还没说完,李骁就冷着脸快步朝着前面走去,将她一个人丢在了身后。

看着李骁那快步离开的后脑勺,聂然立即在后面忍不住地轻笑了一声,但随后笑意便收敛了几分。

真是的,被谁看到不好,居然被她看到……

一群人就这样玩笑着走进了食堂内。

打了饭,几个人就此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何佳玉看到聂然活生生的就坐在自己的对面,不禁再次感慨了起来,“然姐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要是乔维在这里,那就更好了,咱们人就全齐了。”

“乔维怎么了?”聂然故意问了一句。

事实上她很清楚乔维怎么了,只是当时乔维被受伤的时间太长,不知道有没有及时救治,会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何佳玉回答道:“他在行动中受伤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治疗呢。”

聂然惊讶地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进医院?”

“你不是一直在医院么,怎么会不知道。”正在吃饭的李骁抬头,目光笔直地望向了她。

聂然理所当然地道:“我躺在总院的病房里连下床都困难,怎么可能知道乔维在那里。”

李骁被她这么一说,也只能就此作罢。

“小然然,原来你一直在总院啊。”严怀宇说道:“怪不得我每次去分院找你都找不到人。”

原来她是被送去总院治疗了。

真是白担心了一场。

这半年来他每次都假借看古琳的名义在分院寻找着她,几乎把住院部里的每个病房都查了一遍,但始终就是找不到人。

最后只能在不得已地情况下前往重症病房,可那里的医生却不让他进去查看,以至于到最后他一有空就在重症病房地大门口蹲守着,就怕有一天从里面推出聂然来。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刚才看到聂然的时候那么的激动,甚至在训练时间跑去找聂然。

“当时我离总院近,就被送去了总院。”聂然抬头回了一句,只是这一个抬头,她就发现了异样,“那杨树呢?他也受伤了?”

严怀宇点了点头,“是啊,不过他不是在行动中受伤,他是训练的时候为了救人从斜坡上摔下去的。前几天去看乔维的时候顺便去看他了,情况现在算是稳定了下来。”

怪不得在行动中看不到人,原来是提前躺在病床上了。

但是他救了谁呢?

在预备部队里杨树几乎不和任何人交往,大部分的时间留在自己身边比较多一些。

所以能让他救人,还是让聂然挺诧异的。

聂然扬了扬眉,问道:“他救了谁?”

“叶慧文啊,他们两个人在岛上训练的时候无意间遇上的。”严怀宇回答道。

杨树救了叶慧文?

看来他还挺有绅士风度的嘛。

聂然嘴角轻勾了一抹若有似无地笑。

然而,就在他们那群人正坐在那里说话时,突然间季正虎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聂然!”

被点到名字的聂然转过头看去,只见他把手里的一个熟悉的饭盒递给了过来,“这是你的病号饭。”

聂然无奈地接了下来,“我怎感觉每次回来都是来调养身体的。”

她每次留在部队一直都会吃一段时间的病号饭。

先是补血益气的,现在又是增加钙质的。

估计给她做病号饭的炊事兵都已经认识她这个名字了。

“别浪费了。”季正虎叮嘱了一番后才离开了食堂,

聂然打开了保温杯,一阵香气立刻四散了开来。

那香味蔓延到了周围的那群人,只是此时那群人在闻到这个香味后顿时有些诧异了起来。

原来那饭菜居然是病号饭!

那第一次聂然回归部队时候喝得鸡汤……

在一刻在场的人才知道,原来他们一直都误会聂然了。

原来吃这些饭菜的,都是生病的人。

到现在他们还记得,当初是怎么偷偷地对在聂然背后说坏话的。

想到那些,这群人的心里就越发的难受了起来。

于是是能在心里默默地抱歉,当初竟然对自己的战友有这样不好的想法。

而在那桌上,何佳玉那一大堆的排骨和大骨头,不禁感叹了起来,“哇塞,这个骨头汤不错,然姐你记得一定要把骨头里的骨髓给吸了,那个对身体可好了。”

聂然看她一脸羡馋的模样,把骨头汤推了过去,“喜欢就吃啊。”

“那怎么行!你大病初愈需要补,她个四肢健全头脑发达的哪里需要补。”严怀宇不由分说的就把碗给推了回去。

“喂,什么四肢健全头脑发达,我看你小子是小脑萎缩吧!还有,谁说我要吃了,我会不知道这是然姐的病号饭吗!”何佳玉气恼地握拳作势就要揍他。

严怀宇连忙往后躲去,并且说道:“谁知道,万一你真想吃怎么办,你这种吃货一看到吃的,哪里还管得了是不是病号饭。”

“你这该死的家伙,你说谁是吃货,信不信我把你打成猪头,然后再吃了你。”何佳玉气得当真就要挥拳头起来。

对面的聂然听了,一边慢条斯理地喝着骨头汤,一边满是正经地调侃着道:“你要吃严怀宇这件事其实不用说出来,免得将来孩子出生问爸爸妈妈谁追的谁,何佳玉你就丢脸了。”

何佳玉的手当下就停在了把半空中。

就连另外两个人也停下了筷子,齐齐朝着他们两个看了过去。

何佳玉等到回过神之后,立即闹了个大红脸,“然姐,你怎么这样!”

而身边的严怀宇却脸色变了又变,反应巨大地噌一下站了起来,“小然然你胡说什么,我可不喜欢这个只会打架的男人婆!”

他的声音太过响亮,以至于食堂里所有人都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就连原本吃完要出门的人都停下了脚步,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题外话------

然哥和骁姐……啧啧啧……画风莫名的和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