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并肩训练(十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佳玉坐在那里,在听到这话以后,脸色“唰”的一下,煞白了起来。

这样被当众拒绝,就算何佳玉没那个心思,作为女孩子也受不了这样被一个男生大众拒绝。

更何况何佳玉对严怀宇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意思。

这下被他这么一说,心底最朦胧的感觉也全部给打破了不说,还被所有人看到了她丢脸的一幕,

当下,何佳玉气恼不已的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地道:“拜托,谁要喜欢你啊,白痴才喜欢你!”

说完就转身跑了出去。

在离开的那一刻,聂然看到何佳玉眼底分明带着一层薄薄的泪。

“严怀宇,你说这话会不会太过分了。”施倩看到自己的闺蜜被伤到,在为她有些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句后,就起身跟着跑了出去。

“我……”后知后觉的严怀宇也发觉自己反应太过巨大,把何佳玉给伤到了。

只是当时那一刻他就想到要对聂然澄清事实,避免误会,一时间忘记了何佳玉的感受。

刚才何佳玉好像真的伤心了,对自己吼的时候,眼睛里有泪光的样子。

这下不由得对聂然有些抱怨了起来,“小然然你干嘛要这样说,调侃施倩和乔维也就算了,干嘛连我……你明明知道我对何佳玉没兴趣。”

聂然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看着那一脸的不高兴的样子,问道:“那你对谁有兴趣?”

严怀宇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聂然,“我当然对……”在触及到聂然那似笑非笑地目光时,不知为何他竟说不出口,犹豫了半天,最终他只能丢下了一句,“我……我不和你说了……”

然后也打算跑出去,但在路过聂然身边的时候,却被聂然及时喊住了,“严怀宇。”

严怀宇的脚步不由得停顿了下来,朝她看了过来。

聂然侧头,意味深长地对他说了一句,“希望将来有一天你不要后悔。”

严怀宇皱了皱眉,显然没明白她话中的含义,但看聂然已经转过头继续吃着东西不搭理自己的时候,无奈只能走了出去。

“这事你不打算解决吗。”坐在旁边的李骁提醒了一句。

聂然喝着汤,很是惬意地道:“清官能断家务事,我有什么办法解决。”

那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让李骁忍不住地再次提醒了一句,“可这事是你挑起的。”

聂然理所当然地道:“我只是想让他们加快点进度而已。”

“可现在你一点破,他们可能连基本的交流都无法继续下去了。”李骁见她明明做错事还一脸我没错的样子给打败了。

一般正常人在这个时候不都是很无措,很后悔自己的后无遮拦吗?!

怎么着家伙一脸的淡定如常。

“我也觉得何佳玉好像不会和严怀宇继续说话的样子。”旁边的马翔也弱弱地说了一句。

谁知聂然却说道:“那更好啊,这样我就不用每天看他们两个秀恩爱了,被强迫喂狗粮一点也不好受。”

不过她相信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凭刚才何佳玉跑出去时,严怀宇那下意识就要起身跟上去的样子,以及那眼神里后悔懊恼的样子,相信他们两最终的路会和自己预想的一样。

她实在是不想再继续看严怀宇用关切、担心、以及……带着异样感情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既然不给别人希望,又何必让人这样空等着。

更何况他在空等自己的同时,另外个女哈子又何尝不是在默默地等他。

聂然看了一眼食堂门口方向,随后继续吃着自己的病号饭。

在座的李骁看聂然那副淡定如常的神情,觉得或许她可能是别有用意。

毕竟聂然做事说话都是有过谋算才行动的。

再坐的只剩下聂然和李骁以及马翔三个人默默地吃着饭。

等吃完之后走出了食堂门口,李骁发现她朝着训练场方向走去,不禁问道:“你去干什么?”

聂然停了下来,回答道:“训练啊。”

“训练?”李骁眉头紧锁地道:“你身体刚好,要不要先休息一段时间。”

她觉得聂然在医院里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肯定是因为伤得很严重。

“就是啊,别这么拼啊,你的伤才好啊。”马翔也在一旁附和地道。

“既然能从医院里出来就说明我已经没问题了,所以不要太担心。”聂然说完之后便转身朝着训练场走去。

她这半年在安保公司里虽然也一直在训练着自己的体能,但最多就是跑步,单双杠这种基础的。

像400米障碍训练之类的根本不会训。

而往往这个是对于士兵很重要的一项训练内容。

以至于聂然在重返部队第一次训练之后,竟感觉到了吃力。

甚至在钻铁丝网的时候她因为姿势没有到位,致使背脊上被勾到了两次,一阵火辣辣的疼。

可她还是不间断的继续往前冲着,等冲刺跑完了最后的百米训练的时候她才松懈了下来,弯着腰站在那里不停地喘息着。

“2分20秒,不及格。”忽然间,从远处响起了一个声音。

聂然抬头看去,只见李骁走了过来,站定在她的面前,说道:“你退步了。”

“你不回寝室,跑这儿来干什么?”聂然微微喘息着问道。

“施倩正在安慰何佳玉,我不方便。”李骁回道。

“不方便?你有什么不方便的。”聂然在缓了半分钟后已经没有那么喘了,便走到了她的面前。

“我不会安慰人,在那里也只是碍事。”李骁站在一旁的空地上做起了热身运动,看上去准备和她一起训练。

“得了吧,想和我在一起就直说,何必找这种借口。”聂然一脸‘我很懂你’的样子。

李骁清冷地眸子轻扫了她一眼,然后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走开。”

随后自己转身朝着障碍训练赛道走去。

被留在原地的聂然啧啧地感叹了一句,“半年不见,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说完也就一起走了过去。

有了李骁在旁边陪训,聂然很快抓到了节奏,身体很快找到了往日的记忆,开始提速了起来。

在来回训练了大约四个小时以后,两个人终于体力有些撑不住了。

障碍训练远比五公里更为吃力。

她们两个人在冲刺到最后纷纷倒在了地上。

空旷的训练场她们两个就这样倒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额头上汗珠划过,就连衣服都早已湿透,

“是不是很久没人陪你这样训练了。”聂然躺在地上粗喘着气问道。

李骁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半年来何佳玉施倩他们虽然也会和自己一起努力训练,但是还是没有聂然这般畅快。

那种感觉,就有种终于找到可以一起并肩奋斗的人。

聂然听到她的话,不由得朝她看去,得意地笑道:“所以我就说,你想我了。”

被猜中心思的李骁听到她那番洋洋得意的说辞,神情顿时收敛了起来,然后快速起身,说道:“该训练了。”

“不是吧,才休息了连分钟,你铁打的啊。”聂然看到了她又一次地往前面走去,不禁哀叹了起来。

可哀叹归哀叹,最后还是起身跟着她一起再一次地投入到了训练当中。

“你什么时候回去?”

虽说是李骁提议继续训练,可再又训练了一个多小时后,夜色已深,李骁忍不住问道。

“你明知道我不会睡何必再问。”聂然又一次地从铁丝网下成功钻过,在进入下一个项目前,她抽空回了一句。

在此之前她每天晚上都会偷偷从宿舍离开通宵的训练,这一点她相信李骁肯定是知道的。

“我是知道,但是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不允许你这样做吧。”李骁和她并肩一同进入了下一个项目中。

在连番加速后,两个人一同冲到了终点。

“医生既然同意我出院,那就说明一切都是允许的。”聂然弯着腰,不停地喘息着道。

“你其实不用这么拼。”李骁和她才不过一起训练了短短的五个小时,但在这五个小时里面就能感觉到她的状态在不断地提升。

躺在医院半年的人能够五个小时将身体调节回来,这已经是超乎常人了。

只要保持这样的训练方式,不过多久她就能回归正常,不需要再继续额外的如此苛待自己。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多训练一会儿,半年没训练了,身子都有些犯懒了。”聂然粗喘着起,往后折返了回去。

李骁不能和聂然比,她白天受训的够多了,晚上又陪着聂然训了五个小时,体能几乎全部耗尽了,再跑也跑不动了。

最终她选择在旁边休息。

聂然看她像是不放心自己,这才一直浪费时间的陪着,便说道:“你快回去休息吧,你在旁边太妨碍我了。”

“你一个人确定没问题?”李骁还是怀疑她伤势刚好,太过剧烈的训练会让身体承受不住。

“嗯,我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在得到了聂然的再三肯定答复以后,李骁才离开了训练场。

瞬间,训练场里只剩下了聂然一个人。

冷清的训练场内只听到聂然跑步时所发出的声响。

初夏的夜,风没有了午后时的温度,只有一阵阵凉风吹拂而过。

聂然在又一次地训练完新的障碍训练之后,随后就转移到了单双杠上。

她的手臂因为受伤,已经很久没有训练过,手部的力量减弱了不少。

这样下去,以后举枪都会变得不稳定。

聂然双手握着单杠,不停地做着腹部绕杠的动作来锻炼着双臂的力量。

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个动作了,刚撑在单杠上的时候竟还有些不习惯的感觉。

她双手撑着单杠,身体紧绷成一条线,然后双腿前后摆动着,借助惯性绕着单杠一圈,随后在静止下来。

一圈,又一圈不停地旋转环绕着。

开始的时候聂然的动作标准而且手部也非常的稳,但时间一长,很明显撑在单杠上的手开始细小地颤抖了起来。

到底手部的伤刚刚复原,才做了那么短时间手就开始有些承受不住了。

但聂然还是眉头紧皱,咬着牙继续做了下去。

以往她可以做八十几个,脱掉手上的铅块的话,一百个一般来说也勉强可以过关。

然而现在她才做了五十个就已经完全不行了。

手上那种无力感觉让她时刻有往下坠的感觉。

加上手上的汗水湿滑黏腻,更是加大了训练。

为了能够不掉下去,她只能凭着本能死死抓住单杠,手心因为太过用力,只感觉到一阵疼痛。

在咬着后槽牙又努力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她实在是筋疲力尽了,手上的力道一松,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就从单杠上摔了下来。

她站在那里检查着自己的两只手。

只见她的那两只手的手心全都红了,十根手指因为紧紧握着单杠而一下子无法伸直,变得有些僵硬。

无奈她只能先活动一下手指,然后再一次地伸手抓住了单杠,努力一撑,再次撑了上去。

不过,当她咬牙才饶了十几个以后,再要继续绕时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从单杠上滑了下来。

立刻,重物从上面摔下来的闷声响起。

聂然被摔倒在地上,双手撑着训练场的沙坑里,手掌心为此被蹭破了一些皮。

“你这样练下去,还没到考核,自己就先倒了。”这时候,一道生硬的声响从远处的训练场门口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