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 危险!你还好吗?(二十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顿时抬头朝她看了过去。

而此时,同样李骁的眼神也锁定住了她。

两个人沉默地互相看了对视了一眼。

这是在试探吗?

为什么李骁会冷不丁地试探自己,她有哪里做的不够好的吗?

聂然心里在纠结,可脸上却没有泄露出丝毫,她挑眉一笑地问道:“是吗?难不成那海盗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然字?”

“哈哈哈,然姐,你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身旁的何佳玉笑着轻拍了一下聂然的肩。

“你为什么不说是同名同姓呢?”

李骁这话带着别样的深意,只不过何佳玉他们并没有听出来,反而笑着道:“拜托,骁姐你这个笑话更冷好不好,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你要说同名同姓,那还不如说那人就是然姐呢。”

她这话才说完,嘴角的笑容骤然一变,用一种很是惊诧地眼神慢慢看向了聂然。

聂然知道那话何佳玉是无心说出来的,可当她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时候,聂然心头微微一跳。

不过是短短几秒的时间,可就是这几秒停顿的时间,就好像是被无限拉长了一样。

终于,何佳玉瞪大了眼睛,呐呐地对着聂然说道:“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啊。”

倏地,聂然眼眸轻眯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认出自己了吗?

就凭借着刚才那一句玩笑话?

她可不认为何佳玉这个头脑简单女孩子能辨认出自己。

于是,她硬撑着,面色上依旧不露出丝毫地站在那里,等着何佳玉接下来的话。

只见她抓着聂然的手臂,语气里隐隐带着轻快和激动地道:“万一真的那么巧呢!这世界上同名同姓的那么多,要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中奖了?!”

因为随意胡乱叫了一声然姐,而误让那个海盗救了自己,挽回了自己一条小命。

天,她那天回来真应该请假去买张彩票才对。

这么小的几率都能被她给碰到,说不定买一张彩票中了大奖呢!

聂然听完了她完整的一句话,心里那根紧绷的弦才算缓了下来。

这姑娘说话怎么大喘气呢!

真是的!

害得她白白提心吊胆了一把!

虚惊一场的聂然很是无语地扯了个笑,敷衍地回答:“是啊是啊,你真是中了大奖了。”

“嗯!我也这么慢觉得!哈哈,只能说我人品太好了。”一旁的何佳玉看上去十分的高兴。

聂然感觉自己真是快要被她给打败了。

在看着何佳玉嘚瑟的摇头晃脑时,聂然发现李骁还在用探究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聂然不明白为什么李骁会突然之间变成这样。

是因为刚才自己的伤吗?

可那些伤应该看不出到底是车祸意外所留下还掉入海里而留下的吧?

为了防止李骁到时候牵连出什么海盗不海盗的,连忙催促着他们道:“好了好了,马上轮到你们了,快点做个热身运动,免得到时候四肢没有活动开,又像刚才一样,这回我可救不了你了。”

何佳玉笑着说道:“放心,这回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她刚才之所以分心掉下来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因为严怀宇的问题而备受困扰,所以才会一时没有看清脚下,摔了下来。

现在严怀宇既然已经认错了,那么这个困扰也就不存在了,那她这么可能还会分心呢。

何佳玉信誓旦旦的保证。

果然,在随后的一场攀爬下,何佳玉表现的很是出色。

不仅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甚至还提前了两秒。

至于聂然,季正虎在说完让她晚上加餐之后,就没有在让她继续训练的意思。

聂然知道他是想放自己休息。

但现在的时间对于她来说,每分钟都非常的重要,她并不想浪费。

聂然休息完,跟着和最后一批次上的士兵们一起攀爬上了悬崖。

晚上的训练和白天训练的感觉不同。

至少视线是没有任何阻碍的。

就这一点,她白天的成绩就比晚上的会好很多。

但再好,铅块绑在身上始终是她的阻碍。

跟着那群人来回攀爬了好几轮。

太阳渐渐开始朝着西面沉落。

在最后一轮的训练里,聂然跟着那群人一起再次朝着山顶攀爬了起来。

一开始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她的速度经过了一个下午的训练,也开始和那些士兵的距离开始逐渐拉近了一些。

然而,在攀爬到了中途,早已满头大汗的聂然感觉到手臂上猛地一阵钻心的疼痛。

在前几轮的训练中,她的手就时不时出现一丝疼痛感。

不过那疼痛感她能忍下来。

可这回,如此这般剧烈的疼痛让她一下子没忍住,顿时松开了手。

虽说松开一只手,只要两只脚和另外一只手抓住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

因为还没把身体平衡调节好,聂然脚下一个着力点撑不住这么大的重量,为此竟就此垮掉了!

那石块和泥沙就这样朝着山脚滚落了下去。

聂然一只手一只脚立刻都没有了附着点,眼看着她就要往下掉去。

在山顶等待着众人们看到了这一变故,当下也神情紧张了起来。

“然姐!”何佳玉更趴在边缘处,对下面的聂然喊了一声。

不过聂然身上有安全保护装置,加上聂然本身能力就不错,那群人虽然紧张,但也不至于慌得像刚才何佳玉掉下去时那样。

他们就这样在山顶盯着山下的情况。

只见聂然身体的一侧没有了着力点,瞬间倾斜了下去。

脚下的泥沙扑簌簌地就往下掉。

当下,聂然另外一只手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块突出的石块,整个人几乎全靠一只手的力量,让身体悬空在了山壁的半山腰处。

在上面的严怀宇看到她这般处境,连忙指着一处着急地道:“小然然,那边!那边有石块!”

“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这边那边!然姐能听得懂么!”何佳玉很是嫌弃地用手推开他,对着半山腰处的聂然说道:“然姐,在你右侧的一点钟方向有石块,你快抓住!”

此时,那只手手臂上的疼痛感再次消失。

聂然用目光搜索了一下周围,果然在一点钟方位看到了石块,但有些距离。

以她现在半个身体被腾空的情况来看,要想去抓这块,并不是特别明智的决定。

可问题是,周围除了这一块,既没有凹陷处,也没有凸起处,基本上都是平面。

只剩下那一个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无奈之下,聂然只能先伸手试试距离的长短。

在一侧可以承受的重量下,她伸直了手,发现自己距离那块石块还有一个手掌的距离。

要想抓石块,她必须要先找落脚点才可以。

聂然低头朝着下面看去,此时的她悬在五六层楼高距离的半山腰间,夏季闷热的风吹过,让她轻轻地晃动了一下。

“然姐,要是不行,你就下去再来一次吧,反正时间都已经超了。”何佳玉看她那么吃力地抓着石块不放手的样子,不禁对她说道。

严怀宇也点头道:“是啊,要是不行,就重来一次吧。”

看聂然吊在那里,他心也跟着一起吊起来,时间一久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快。

可下面的聂然并没有听他们的话,她用视线在脚下周围搜寻了一会儿,终于看到距离不远处有一个可以踩踏的凹陷处。

当下,她伸腿就要去够。

只是身的一侧都处于悬空的状态下,要想去踩那一处,非常的吃力。

她咬着牙,紧绷着身体贴在了山壁上,尽量将重量平衡,免得失去了最后的着力点。

腿绷直着,身体一点点的朝着另外一侧倾斜,再倾斜。

山壁上的石子在磨蹭时一点点地掉了下来。

站在下面的季正虎看着山石不停地滚落,眉头微微拧了起来,他看聂然在山壁中央如此的艰难,唇蠕动了几下,正想要开口让她下来,却没想到下一秒聂然竟轻跳了一下,一只脚踩进了凹陷处。

她两只脚已找到落脚点,这下,身体两个基本着力点平衡了。

聂然这才松了口气。

包括山顶的那一群人以及山下的季正虎都替她缓了一口气。

此时聂然手臂的疼痛感已经消失,加上脚下的着力点让她很轻松的抓住了那块石头。

在缓和了两三秒之后,她继续朝着上面攀爬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攀爬中,她都比较稳,没有出现过刚才的情况,所以没一会儿她就顺利爬了上去。

何佳玉和严怀宇连忙上前搭了一把手,把她从山顶边缘处给拽了上来。

“然姐,你没事吧?”何佳玉担心地问道。

“没事。”聂然低着头把扣在腰间的绳索给解了开来。

“你刚才真是吓着我了。”何佳玉皱着眉,责怪地道。

聂然站在那里,笑着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调侃地反问道:“能比你掉下去还吓人?”

何佳玉挠了下脑袋,嘿嘿一笑。

随后,所有人朝着山下走去。

李骁趁着所有人不注意,落到了后面,对身边的聂然问道:“你的手是不是刚才救人的时候出现问题了。”

聂然脚下的步子微顿了一下,但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改变,笑着道:“哪有出问题,只是刚才浑身是汗,手一滑,这才出现了那种意外。”

“你确定?”李骁眉头轻蹙了一下,好心地道:“如果不行,就和教官说一声。”

“瞧你担心的样子。放心,我好着呢。我真的只是汗太多,手滑了一下,不信你看!”说着,聂然就冲着她使劲地甩。

那头上的汗水顺着她用力地一甩,汗水立刻全都洒在了李骁的身上。

李骁被她已经连续调侃了好几次,这回也做好了还嘴的准备,结果谁知道聂然居然把身上的汗全甩在她身上,被甩了一身的汗的李骁当下就冷着脸很是嫌弃地走开了。

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

聂然看她冷着脸默然走开的样子,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原先她这样做的确是赶李骁走,想要终止那个话题。

但是等看到她那张臭脸的时候,发现还挺好玩的。

等下了山,季正虎让他们做了最后一轮的训练,直到夕阳落下,他才整队带他们回到了营地内。

一群人整整爬了一个下午,所有人都筋疲力尽了。

聂然去食堂拿了两个馒头就回寝室睡觉去了。

今天晚上加餐,她必须要填饱肚子,然后抓紧时间能多休息一会儿是一会儿才行。

大概在宿舍里睡了一个小时,她就被何佳玉给喊醒上课去了。

聂然对这种课向来没什么兴趣。

在课堂上她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继续补眠了起来。

因为这段时间说的内容都是在枪支这一块的基本内容,季正虎知道她对枪了如指掌,所以也就放了点水,并没有点她的名。

这两个小时的上课时间让聂然算是在这一个月里唯一一场好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