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被罚一夜?(二十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下课结束,聂然才被身边的何佳玉给推醒。

“然姐,你这一觉睡的也太熟了吧,好几次季正虎的眼神朝我们这儿扫过,我都替你捏了一把冷汗。”何佳玉抱着书说道。

聂然此时睡得懵里懵懂的,脑袋还没有这么清醒。

这一觉她睡的真的很沉。

以往一般在陌生地方她都是闭目养神从来不睡觉的。

可是在部队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训练的太过疲惫,随时随地倒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睡。

只是在训练场的树荫下睡,有时候陌生人走过,她处于下意识还是会惊醒。

但是在课堂上,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上课,只有一个人站在讲台上碎碎念着。

既安静,又有催眠曲,简直就是睡觉的好地方。

以至于睡得太沉,现在一下子醒过来,脑袋还处于迷糊状态。

就在聂然睡眼惺忪地跟着那群人打算走出教室的时候,就听到站在讲台前的季正虎对着她喊了一句,“聂然。”

那响亮的声音,以及严肃的神情让在场的人齐刷刷的把目光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

就连何佳玉他们也立刻停下了脚步,站在了教室的后门口。

“马上出来。”季正虎说完就先往教室外走去。

何佳玉看到刚才季正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不禁小声嘀咕地对聂然说道:“然姐,季正虎不会是发现你上课睡觉,所以现在打算找你出去聊聊吧?”

这回就连施倩也在旁边轻轻提醒,“聂然,季正虎现在上课可是出了名的严,为此惩罚的人不在少数。”

惩罚?

能多惩罚?

反正她每天晚上都在惩罚,多一个惩罚少一个惩罚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所谓。

“没事的,你们先帮我把书拿回去好了。”聂然将手中已经睡皱了的书很是随意地塞进了何佳玉的怀里,然后从教室的后门走了出去,往季正虎的方向走去。

“骁姐,你说然姐不会被罚吧?”何佳玉看着聂然的背影,心里有些小小地担心地问了一句从身边正要走过去的李骁。

李骁的眸子平静无波地扫了一眼聂然的方向,语气淡然地道:“她一直都在被罚。”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教室。

“一直被罚?”何佳玉脸上满是茫然,愣愣地转过头看向了身边的施倩,“骁姐这话什么意思啊?”

施倩对此也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应该是让我们放心的意思吧。”

随后她便催促着何佳玉一同离开了教室。

至于聂然则跟在季正虎的身后下了楼,然后一同去了下午训练攀爬的地方。

在山脚下,这回聂然也不再和季正虎废话,熟门熟路的就套好了绳索。

“你的手确定没有事?”季正虎从后面走了过来,站定在她身边问道。

聂然点了点头,回了一句,“确定。”

接着,再次投入到了训练当中。

有过白天的训练和勘察,她现在对于整面山壁不能说全部熟悉,但也多少知道了些。

在黑暗中,她很快的就能找到对应的地方,然后不断地往上爬去。

一开始聂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速度、动作都非常的敏捷。

可渐渐的时间一长,聂然的速度就开始有些慢了下来。

不仅慢下来,而且聂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的刺疼感开始有些频繁了起来。

以至于在连续训练了一晚上后,她的手就是不动,都能感觉到细微的不舒服感。

站在山脚下的季正虎一直在山脚下盯着她,在记录完她最后一轮训练以后,他立刻上前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的手到底有没有问题。”

“刚才你不是已经问过了吗?为什么又要问?”此时的聂然刚从山顶快速降落下来,她经过了剧烈的运动,说话间有些小小的喘息着,神色间也流露出了一抹的不耐。

“因为我发现你训练了一晚上,人的整体重心一直都放在了身体的一侧,另外一侧你几乎没有使过力,以至于最后速度越来越慢。”季正虎把每一次她所训练的成绩递到了聂然的面前。

聂然偏头扫了一眼。

在天际线已经泛白的朦胧光线下,那上面的成绩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一开始的成绩的确还算不错。

可越到后面越不对了,时间从原本的几秒一直拖延到了十几秒。

聂然知道,后面那几次她的手一直不能用力,为此她只能不得已的放慢下速度,并且依靠着另外一侧手臂的力量来完成训练。

“速度越来越慢是我体能不足,和手有什么问题。”聂然故作平静地一边解开绳索一边对他说道:“要有问题我早就说了然后逃避训练了好不好,怎么可能还会咬牙忍耐。”

她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慌张,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

但季正虎却知道这人的演技有多好,为此他还是坚持道:“不行,明天你午休去医务室看一下。”

聂然解开绳索的手微微一顿,然后无谓地道:“去什么医务室,多麻烦啊,我真的没事。”

季正虎看她如此的一再推脱,索性便冷声地说了一句,“没事也要去,这是命令。”

聂然看到他冷硬的口吻,笑意微微收敛了几分,最终只能不得已地点头,应了一声是。

在回去的路上,她一直跟在季正虎的身后,眉头拧紧着。

在回到营地和聂然分别前,季正虎还在提醒着她,让她中午的时候去医务室检查。

聂然看了季正虎背影一眼,这才回到了宿舍。

刚一走进去,她就看到宿舍里三个人整整齐齐的坐在床沿边上,目光在听到门被推的时候整齐划一的朝着她聚焦了过来。

“你们怎么那么早?”她眉梢轻挑起地问道。

施倩在看到聂然进门之后,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似得大松了口气,“什么那么早,我们就压根没睡,一直等你回来。”

“为什么要等我回来?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聂然将帽子脱了下来,放在了床上。

那头发经过了一夜的训练,早就已经湿透了。

一旁的李骁看到了,神情冷淡地随手将放在床边的毛巾递了过去。

聂然看了,顿时玩味儿一笑了起来,“这么贴心啊。”

李骁本来没什么,一看到她的笑,立刻就想到了昨天下午被甩了一脸汗的事情,当下脸就冷了下来。

正准备把毛巾收回去的时候,聂然眼明手快的拿了过来,对她笑眯眯地道:“谢了。”

结果遭到了李骁的一个冷眼。

可聂然却丝毫没有任何的不悦,反而还笑得很高兴。

在一旁的何佳玉以及施倩看到了,完全不懂她们之间的互动。

不过就是骁姐递个毛巾而已,然姐那么高兴干什么?何佳玉很是不解地看着聂然。

站在那里的聂然在感觉到了何佳玉那道奇怪的目光后,才回过神,问道:“你们一晚上不睡觉,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这要问何佳玉啊,她昨晚上等了你一晚上,在宿舍里来来回回的走,结果害得我和李骁也睡不好,只能陪她一起等。”

提及到昨晚上的事情,施倩立刻大吐苦水了起来。

这晚上训练不让睡也就算了。

白熬那么一晚上算怎么一回事啊!

“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和我说,以至于连觉都不睡了?”聂然用毛巾擦着头,问道。

“不是啦,我只是看你被季正虎带走了,又那么晚不回来,就担心的有些睡不着。”何佳玉站在那里,说完好像是害羞了,挠了挠头。

聂然嘴角也微勾了起来,笑着道:“放心,你家然姐四肢健全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何佳玉嘿嘿地傻笑了一声,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问道:“那季正虎叫你去到底干什么了?不会是真的罚了你一晚上吧?”

聂然看了一眼手臂,笑着道:“你忘了,我下午的训练没及格,所以教官晚上是去让我加餐的。”

何佳玉瞪圆了眼睛,一脸惊愕地道:“季正虎疯啦?他让你加餐一晚上?”

聂然点了点头,“是啊,我一直没过关,所以就一直练咯。”

何佳玉听了,顿时气恼不已,“怎么可能会过关啊,你是负重攀爬,根本不应该用那个时间来规定才对。那季正虎根本就是在耍你!”

对此,聂然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算是当做安抚,“他不是安远道,没有耍人的爱好。”

可何佳玉还是很是气恼,“可是,然姐你这一晚上不睡觉,等会儿又要开始训练,你身体吃得消吗?”

这段时间何佳玉因为严怀宇的事情,并不知道聂然晚上加餐的事情。

再加上聂然每天早上都会偷摸回来睡上那么一个多小时,然后和他们一起起来,所以何佳玉就以为聂然只不过是晚回来睡而已,并不知道她是一夜未归的在加餐。

要不是昨晚季正虎把她叫走,估计何佳玉到现在都不会知道。

“没关系的,我在医院待了那么久,正想好好训练一下呢。”聂然随后拿着脸盆以及换洗的衣服,对她们说了一句,“我去洗澡了,你们也抓紧睡一会儿吧,越是临近考核,训练的强度越大,就越辛苦。”

“可是……”

何佳玉看着聂然转身往外走去,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边的施倩给拽了回来。

“别浪费她时间了,让她早点洗完澡睡一觉吧,一夜没睡一定很累了。”

一听到聂然很累,需要休息,何佳玉当下就放弃了喊住她的想法,转而对着施倩说道:“可是她这样也太拼了吧,就算要补这半年的训练,也没必要连命都豁出去吧。更何况我觉得就算然姐比我们少训练半年,那能力依旧比我们强。”

“每个人的目标不同,她看待自己和我们看待她,是不一样的。”施倩转身朝着自己的床边走去。

“我当然知道然姐和我们不同,我只是觉得然姐这样太辛苦。”何佳玉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很是不忍心地嘀咕。

“等会儿你也会很辛苦。”施倩躺在床上,一晚上没有躺在上面,惬意得让她忍不住叹谓地道:“没听到聂然说临近考核,训练强度只会无限增强么,还有一个多小时,快睡吧。趁着距离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起床号,先打个瞌睡,免得到时候训练的时候精神不济,出了差错。”

何佳玉看她真的倒下就要睡的样子,气得跳脚,“你就这样睡了?”

“不然呢?你家骁姐可早就躺平睡着了。”施倩说完翻了个身后脑勺对准了她就睡了。

“怎么可能,我家骁姐才不会……”何佳玉一边说一边就朝着对面的床铺看去。

结果就看到,李骁此时已经躺在那里,就连眼睛都闭起来了。

害得她不得不将到嘴边的话给重新咽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