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 复发,不能缺席考核(二十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当事人就是无所谓。

“要在乎这些,我也不会跑部队里来了,应该在家当金丝雀。”

“那你也要爱护一下啊。”宋一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真没见过对自己这么不上心的姑娘。

别的姑娘都是小心翼翼的对待自己,就怕身上留疤以后走出去太难看。

她倒好,一脸的不在意。

聂然看他死死盯着自己的伤疤,立刻提醒道:“我是让你看扭伤,可不是让你看疤的。”

宋一城被她这样冷冷提醒了一句,面色闪过一抹尴尬,轻咳了几声之后勉强找了个理由道:“我这是全面检查,到时候一块儿给你治。”

“信你就有鬼了。”聂然冷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彻底找不回面子的宋一城只能无奈的开始检查了起来。

反正他在聂然手里吃瘪、碰壁也是第一回了,早已习惯了。

他轻轻地用手揉着手腕处,问道:“这里疼?”

聂然点了点头,“嗯。”

谁知,宋一城神色一敛,“嗯什么嗯,你当我傻啊,你脸上一点吃痛的表情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手腕扭伤。”

聂然怔愣了一下,接着说道:“那我比常人更能忍痛,不行?”

然而这话却一点都没有糊弄住作为专业医生的宋一城,“再能忍也不可能一点表情也没有。”

说完,他很是精准地在她前臂的上轻轻一握。

聂然一时没有防备,顿时眉头打结了起来。

宋一城看到她那吃痛的神情,便得意地说道:“看吧,疼痛是人的本能,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能忍下来。”

“你!”原本想方设法的想要隐瞒下这件事的聂然捂着自己的手,眼神顿时凌厉地砍向了他。

宋一城接收到她翻脸的信号,悻悻地收敛了笑容,“你手臂这一块没有伤口,也没有任何的淤青,可是你却疼成那样,我觉得你还是拍个片比较好。”

“不用,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没淤青那是时间太短,就早上起床时发生的。”聂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说道。

“是吗?”机智的宋一城完全没有相信,“你从刚一开始就骗我,到底是扭伤还是别的伤都必须要拍个片子给我看才行。”

“宋一城,你……”

聂然对于他这种蹬鼻子上脸的行为很是恼怒,只是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宋一城一口打断地道:“我得为你负责。”

那理由完美的让聂然都无可奈何。

医生对病人负责,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她总不能开口说,不要他负责吧!

如果说了,那她应该才是奇怪的那一个。

“可是马上就要考核了,我没时间拍。”聂然编造着理由,想要尽量推脱掉各种的检查。

对此,宋一城笑了起来,“现在马上就可以拍,不会耽误你一秒钟时间的。”

“……”聂然默了。

“走吧。”宋一城说着就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聂然看了,立刻喊住了他,说道:“真的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真的没什么大的事情,你只需要给我点止痛药就可以了。”

宋一城站在那里,很是严肃地回答:“止痛药是不能随便吃的。”

“那止痛喷雾也可以啊。”

聂然的推脱、隐瞒、以及如此难得地退而求其次让宋一城不禁双手放在口袋里,微微俯身问道:“你这么怕拍片子,是不是有什么想要隐瞒我?”

聂然眼底深处轻泛起一道小小的涟漪,她立即偏过头,冷声地回答道:“没有。”

宋一城像是有所了解一般地挑了挑眉,站直了身体,对她说:“那就拍吧。”

聂然坐在那里,眉眼冷然一片。

此时的她已经被逼得没有后路可退了。

如果不做,只怕到时候宋一城反而会去找季正虎。

最终她只能在被逼迫的情况下,跟着宋一城离开了医务室。

才一出办公室,正站在柜台边一直盯着那件护士的小护士马上就跑了过来,“宋医生,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宋一城神情淡淡地回了一句,随后就带着聂然进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

被留在那里小护士看着宋一城殷勤的替别人开门,绅士风度十足的样子,心里就一阵的恼怒。

但她不知道的是,宋一城这么殷勤,为的是能够让聂然快点拍片,不给她磨蹭和昂费时间的机会。

门打开,房间里有一架仪器放在其中。

“你站在那里就可以了。”宋一城指着那个仪器,走到了对面的操作台上开始操作了起来。

聂然站在原地,看着那架仪器,眼神中带着迟疑。

站在那里的宋一城在操作台钱准备了一下,等再抬头一看,聂然还站在原地,压根没有动过。

宋一城看她不走,便上前笑着玩笑了一句,“怎么还不过去?难不成天不怕地不怕的聂然怕拍片子?”

他调侃的调侃遭到了聂然默默地一个冷眼。

可架不住宋一城玩儿的高兴呀,他自顾自地伸手搀扶着她,引着她往对面的位置走去,并且还不停地用小孩子的口吻来安慰:“好了,放心吧,不疼的,就是拍个照片而已,很快的。”

等到她就位之后,宋一城这才转身准备往对面的操作台前走去。

可谁料,自己才走了两步,就发现自己的白大褂被扯住了。

宋一城回过头,看到聂然抓着他的衣服下摆。

聂然停顿了几秒,然后开口说道:“你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对吧?”

这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从她嘴里蹦出来,让宋一城愣住了。

什么忘恩负义?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提这句话?

而且他们现在这种架势,好像自己把她给怎么了的感觉。

脑洞太大的宋医生此时想得有些多。

他不明白为什么聂然要突然间问这句话,可是看到聂然那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缓缓地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这句话好像让聂然很满意,她为此松开了手,对他说道:“那拍吧。”

宋一城被她已经彻底弄懵了,完全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个答案。

刚才那样子,就好像是女孩子在第一次之前执着的问男孩子,你是不是会永远爱我的情景。

但事实上,聂然之所以问这句话,她是有原因的。

而这个原因,并不是宋一城所想的。

等到拍完片子,宋一城就让聂然先回办公室,他先在这里等片子。

聂然点了点头,就离开了那间仪器室。

在走廊上,她看到那个小护士就这么站在门口。

一看到聂然出现,马上就迎面走了上去。

“宋医生呢?”她问道。

“在里面。”聂然步子不停地从她身边走过,往办公室里走去。

“你等等!”那名护士被扔在了原地,连忙转过身跟了上去,“我想问一下,你是几班的。”

对此,聂然不禁扬了扬眉梢,用眼神打量着却并不说话。

那名护士看到她似笑非笑地神情,这才回过神解释道:“那个,我是想给你写病假条,这样你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病假条?

这蹩脚的借口。

连病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说开病假条。

真当她是智商为零的么!

聂然笑着说了一句,“不用了,我看完病就回去训练。”

然后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的朝办公室走去。

在进了办公室以后,还顺势关上了门,很明显是拒绝和她聊天。

站在那里小护士看到了,顿时气恼不已。

在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宋一城就拿着片子匆匆走了进来。

只是那神情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还不等聂然开口问结果,就看到宋一城站在她的面前,神情严肃地问道:“你真的只是碰一下?”

“严格来说,应该是撞了一下。”聂然这时候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小小地修正了一下。

结果惹来了宋一城更加冷峻的脸色,他将片子贴在了光照灯上,指着手臂的一处道:“你这是被撞骨裂了,而且看上去是二次骨裂,旧疾复发。”

聂然按照他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有一个细小的裂缝,她凝眉问道:“那需要怎么样。”

“必须要要重新打石膏才行。”宋一城也没有废话,将片子拿了下来,就要喊人进来。

聂然在他开口之前,一把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行,马上就要夏季考核了,我不能打石膏。”

宋一城听到了,满脸的惊愕望着她,“你现在还关心什么考核,你现在关心地应该是你的手吧。你这手要是不好好打石膏休养,到时候恶化了,可能要动手术给你装钢板了,你这不是多吃苦嘛!”

可偏偏聂然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很是冷静地问道:“有什么暂缓的止痛药么。”

这下,宋一城急了,“我说话你听清楚了没,你现在不能有任何的剧烈运动!那会只会加重你的伤。”

“可是我下个星期就要考核了,我不能这个时候掉链子。”聂然冷声地回答道。

宋一城眉头皱紧了起来,气愤不已地问道:“所以你为了考核连自己的手都不顾了?”

“你说过不忘恩负义的。”相比起宋一城的着急,聂然显得很是淡定。

宋一城一愣,随后气得郁闷不已地道:“我现在在救你,怎么忘恩负义了!”

“我刚帮了你一次,现在你帮我一次才对。”聂然说道。

“是啊,我在帮你啊,帮你治好啊。”

聂然摇了摇头,然后面色平静地说了一句,“我要你帮我隐瞒下来。”

“你说什么?”宋一城惊愕地瞠目看着她。

聂然抬头,淡淡提醒了一句,“你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你刚答应我不会忘恩负义,会帮我的。”

她拿捏住了这句话,气得宋一城直跳脚,“你那分明是挖了个坑给我跳!”

“可是你跳了,也答应了。”聂然幽幽地补充了一句。

这下可把宋一城给气坏了,“我……”

“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你……”

“你答应我的。”

聂然每次都掐着点抢他的话,以至于满肚子火气发出来的宋一城憋得脸色都青了。

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下,宋一城才气呼呼地说道:“我是答应你了,但是我这是在救你的立场上,你现在不好好保护,将来你的手会废的,懂不懂?”

聂然自知理亏,又加上的确是求他帮忙,只能低着声音说道:“这次的考核很重要,就一个星期,考核一过我就打石膏,好不好?”

“不好!一个星期的变数太多了,而且你还要训练,这么大的强度之下,很容易出现更大的问题。”在治病救人上宋一城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商量余地。

更何况站在他面前的,是他喜欢的女孩子。

他更要好好保护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