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 陪我再赌一次(二十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才七天,能有什么问题?”

聂然对他的坚持很是头痛。

前世在基地里受伤到左膝韧带撕裂,她都照样参加正常训练。

所以,对她来说,只要不死,她不认为自己有停止的理由。

可作为医生的宋一城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聂然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冒险。

对于她风轻云淡的一句才七天,他的反应很是强烈,“才七天?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二次骨裂,一旦恶化那就要动手术了!”

“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聂然这般笃定从容,气得宋一城鼻子都快歪了,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没好气地道:“有啊,打石膏、休息。”

对面他的不退让,聂然也有些冷脸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你当我没来过。”

丢下了这句话,她就转身往外头走去。

坐在那里的宋一城气得不行,也愤怒地威胁,“你要是走了,我就告诉你们的教官。”

被拿捏住七寸的聂然果然步子顿住了。

她怕的就是季正虎来找宋一城,这才对他这么步步退让,结果转过头来,眼底带着些许寒凉,“宋一城。”

那语气里的警告意味很是浓烈。

但宋一城却没有任何的退让,“我是为你好,不希望你吃苦,你以为做手术很好玩儿吗!”

他神情严肃,那是医生对病人的严谨和认真态度。

聂然看他那样子,眼中的冷意渐渐消退了下去。

因为她知道宋一城是关心她,是真心的为她着想。

她站在那里,缓和了下情绪,才开口道:“可是我现在真的很想完成这次的考核,它关系着我明年的调派。”

宋一城听了,眉头更加紧锁了起来,“但你就算撑到了受了重伤,那些部队也不会收一个残废。”

聂然眼底闪过一抹亮光,这话是有可能的意思吗?

她立刻打蛇上棍地说道:“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帮我,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宋一城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转变,但他依旧冷脸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一个医生,我不是神仙。”

聂然唔了一声,然后很是一本正经地道:“你是医术很好的活神仙,这样可以吗?”

宋一城看她从未有过的讨好意味,脸顿时绷不住了,气笑出了声,“我就算我医术再好,那前提也要你这个病人配合我才行啊。”

聂然看他笑了,就知道有戏!

“我配合啊,只要你能让我参加考核,我一切都配合。”她连连发誓地保证。

“你真的是……”宋一城听到她的话,眉头再次拧了起来。

聂然眼看形势又要变了,连忙说起了软话,恳求地道:“拜托了,你其他时候都可以让我休息,但这次真不行。”

宋一城见她都已经这样说话了,也冷不起脸了,但还是不赞成。

“就为了去更好的部队,所以连身体都不要了?”

聂然从门口折返了回来,站在他的面前,“也不只是为了去更好的部队,还有就是我不想半途而废,我训练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撑到现在,你让我放弃,我做不到。”

宋一城自然是知道他们这群士兵训练有多么的辛苦,这次是他们最为关键的转折点,她要是就这样请假,的确是不甘心的。

“但是你不能为了不舍得放弃考核,而舍得放弃自己的身体吧。”他的语气略有些缓和地道。

“我是否放弃在你愿不愿意帮我。如果你愿意帮我,我相信我一定能撑过这一个星期。”

聂然目光灼灼地盯着宋一城。

宋一城曾经一直想让聂然能够这么认真地看着自己。

但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啊!

宋一城很是懊恼不已,“你这是在逼我。”

聂然紧紧地盯着他,“这是你自找的,刚才我有拒绝的,是你非要我拍片。”

被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宋一城气炸了,“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你的身体着想!这是我的手吗?这是你自己的手,疼的是你,受苦的也是你!”

聂然没想到这家伙一点就炸,只能又缓和着道:“我知道,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你就当帮帮我,给我点止疼药,让我熬过这一关。”

生气的宋一城想也不想地一口拒绝,“不行,我作为医生明知道你有问题,不仅隐瞒,还给你滥用药物,这是违规!”

聂然当下也不客气了起来,脱口就道:“你难道没违规过?”

瞬间,气炸了的宋一城脸色就煞白了起来。

这时候聂然也回过神来,自知口误,说错了话。

想来宋一城这辈子唯一的违规应该就是为了她对付了陈研夕。

如今她却拿捏这个错处来伤他,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我收回那句话。”聂然立刻对他抱歉地道。

宋一城盯着聂然良久,最终才沉默地偏过头去,唇线绷成一条线,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聂然站在他对面,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一种凝滞状态。

聂然看他扭过头去不想看自己的样子,为自己最后争取了一把,“你就再陪我赌一次吧,就像当初古琳一样。”

然而宋一城却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回答。

聂然也不是那种死缠着别人不放的人,更何况他也没欠自己什么,反而自己欠他不少,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只是这次辛苦了那么久,最后看上去是要泡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