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漠视才是最大的不屑(二十七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打了针在确定手臂的症状缓和了一些之后,就朝着训练场走去。

训练场上,每个班级都在做着不同的训练。

对足以看得出来,这次的夏季考核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次考评。

夏季的早晨一旦阳光出现,温度就顿时升高了很多,那一抹抹的迷彩绿色在训练上挥洒着汗水,看上去是如此的耀眼。

聂然站在训练场上,一眼就看到了六班的人。

只看到此时,他们正在训练场的泥坑里做扛圆木训练。

她一路小跑着过去,喊了一声报告就打算归队入泥坑,但被季正虎及时的给拦了下来。

“医生说了什么?”他问道。

“没什么,就一点小小的扭伤而已。”聂然为了证明自己没事,还特意的活动了下手腕给季正虎看。

季正虎看了,不禁眉头轻皱了一下,“真的?”

“当然了,不相信你可以去问医生。”

反正宋一城已经答应她了,季正虎就算真的去,只怕也无功而返。

聂然心里暗暗地道。

对此,站在旁边的季正虎对此便说道:“既然如此,这两天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

聂然皱了皱眉,拒绝道:“不用,一点小扭伤而已。”

“这是命令。”

季正虎神情严肃,完全没有丝毫余地。

聂然站在那里抬眸望向了他。

她知道,季正虎应该是没有相信自己的话。

只是因为见自己太过坚持,所以才容忍了下来。

“还有,晚上别想着偷偷跑出来偷练,今天我会调班,盯着监控的。”季正虎补充了一句。

聂然顿时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不用调班,你今天晚上也好好睡一觉吧,我不出来。”

这两个月她训练多久,他就在旁边等多久。

有时候她练完了还能回宿舍睡上一两个小时,而他还要处理部队的工作。

事实上,他远比自己要辛苦忙碌许多。

也该是时候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了。

聂然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训练场。

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

她这两个月就没有怎么好好睡过觉,这一次她必须要睡个昏天黑地,把这两个月不足的睡眠全都补回来。

而事实上,她也真的一觉睡到了隔天的晚饭时间。

中间何佳玉她们回宿舍所发出的声响她知道,只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反而转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夕阳正朝着西面缓缓坠落,晚霞将西侧的云层映得一片火红,瑰丽无比。

聂然洗漱完率先去了食堂。

此时,一班和其他两个班他们已经到达食堂,井然有序的排队打饭。

聂然走到最后,静静地等着。

站在她前面的人眼角无意间一瞥,看到她以后,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问道:“聂然?怎么就你一个人,六班其他人呢?”

聂然抬眼看了一下,发现站在自己面的人是一班的孙皓。

她还记得那时候孙皓被自己灌醉之后被人扛回去时吐了一路,恶心的同宿舍的人当下把他丢在了宿舍楼道上让他自己吹冷风醒酒。

后来听说孙皓为此在楼道上睡了一夜,结果成功感冒了一个星期。

想起他当时的样子,聂然就不由得轻浅地笑了起来,“应该在训练吧,我今天请病假了。”

“啊?你还好吧?”孙皓听到她请病假,很是担忧地问道。

现在整个预备部队都知道聂然在那次去做笔录的路上出过事情,休息了半年才回来的。

聂然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就是手扭了一下而已。”

还不等孙皓开口,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不屑地冷哼,“手扭了一下就请假,出去躺了半年,真是越来越娇弱了。”

“张一艾你说什么呢。”孙皓对于她这样讥讽难听的话表示不悦,“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我说话碍着你什么事了,言论自由懂不懂。”张一艾哼了一声,眼神中满是轻蔑。

要知道在得知聂然出门被车撞的时候,她是最为开心和高兴的那一个。

当时她就觉得这是报应!

她恨不得聂然马上撞死。

但很可惜,也不知道是不是聂然这个煞星连老天都不愿意收,居然半年后就这样平安无事地回来了。

而且看上去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既没有被撞毁容,也没有缺胳膊断腿,总之就是一切安好。

就好像是在外面休养了半年回来了。

这让她很是生气。

“言论自由?”这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只看见严怀宇他们从食堂门口走了进来,站在了聂然的身边,“要不要我们也自由一把?比如说,张一艾天天训练还从一班踢出局之类的。”

张一艾脸色当下就变了,气急败坏地低吼了一声,“你说什么!”

“是啊,张一艾,你要是不爽,咱们打一架也成啊。”身后的何佳玉说着就作势活动起了手腕。

张一艾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她在何佳玉身上几次吃亏,也不知道是不是李骁和聂然教过她,现在的何佳玉擒拿格斗的本事远超于她。

基本上都能和一班那些人看齐了。

“算你狠!”张一艾恨恨地看了一眼聂然,然后转过头去。

事实上聂然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根本没有搭理过她,但张一艾恼她比何佳玉严怀宇他们更多。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聂然不和她吵,是不屑、更是不配。

有时候漠视比对骂更让人愤怒。

“刚才干得不错,耗子。”赢了这一局的严怀宇很是高兴的上前直接勾住了孙皓的脖子,笑着道。

“那当然了。”孙皓先是很得意地应了一声,可等随后回过神立刻道:“不要叫我耗子!”

“叫叫怎么了,等这次考核一过你就要走了,再让我多叫几遍,留着以后怀念。”严怀宇勾着他的脖子笑着道。

可笑中带着感慨和不舍。

这一分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