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 休息?其中有诈吧?(二十八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皓刚才的激动语气在他这句话后也滞了滞,随后突然一把将他的手甩开,“活该!当初让你别离开,是你自己非要带着马翔、乔维离开一班,不然也不会变成怀念!”

他到现在还很气恼当初他们三个人的离开。

以至于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留在一班。

提及那件事,严怀宇神色里闪过一瞬而过的黯然,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吊儿郎当地重新勾上了他的脖子,笑着道:“哎呀,谁让一班训练那么多,安远道那家伙简直不是人,我哪里受得了。”

孙皓听了他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下再次甩开了他的手,端着饭菜就走。

严怀宇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顿时故意地叹了口气,“这孩子现在脾气怎么越来越糟了。”

“如果是你,只怕脾气更大吧。”聂然曾经听过乔维说过他们之间的事情,在旁边插了一句。

严怀宇嘴角的笑一僵,转而望向了聂然。

“与其将来怀念,不如现在争取。”

聂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何佳玉。

今天早上她起来上厕所正好遇到何佳玉,但何佳玉只是叫了她一声然后就走了。

并没有像往日那么热络。

一看就知道是在生闷气。

可看在她生自己闷气的同时还惦记着要帮自己的份上,她最后还是提点了何佳玉一句。

但至于何佳玉到底有没有听进去,那就和她无关了。

说完这话之后,正巧轮到她打饭,拿了两个馒头聂然就转身离开了食堂。

吃完饭后,大部分人都回到宿舍里休息,洗澡,顺便把自己的衣服洗了,然后等着上课。

而聂然则在他们离开之后,把自己收拾妥当,走去了后山自己先训练了起来。

这回她打了封闭,手臂上已经好了很多,自然也不需要再继续用安全绳索。

夏季的夜色降临。

聂然来来回回在这面山壁上了不下数百回,所以很是熟悉这山壁上每个落脚点,速度很快地朝着山顶爬去。

所有人都去上课,整个营地都静悄悄的,更别提后山这里了。

只听到夏季微凉的风轻拂而过,吹得树叶飒飒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再一轮新的攀爬结束后,她从山顶下来,在山脚处发现季正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那里。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擦了把汗,有些气喘地走了过去。

季正虎看了眼手中的时间表,径直说道:“这个成绩还算勉强。”

聂然笑了笑,“总算听到一次夸了,真是不容易啊,看来休息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继续。”季正虎对她面无表情地下令道。

聂然也不多说,重新再次投入了训练之中。

一连训练了三个小时,季正虎看她的成绩基本已经稳定,看她浑身被汗水打湿的狼狈样子,终于发话道:“休息一刻钟,等会儿再来一轮。”

聂然随手在旁边的溪水处蹲着洗了把脸。

凉凉的溪水让她立刻舒爽了不少。

随意地擦了把脸,她站起身对季正虎说道:“给半个小时吧。”

季正虎皱眉问道:“你手疼?”

“不是手疼,就是有点事。”

聂然说的隐晦,季正虎还以为她是女孩子家不方便之类的问题,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半个小时。”

聂然当下就一路急匆匆地往山顶方向折返了回去。

季正虎趁着这段时间坐在了一块石块上休息。

在过了大约十分钟之后,树林间有了些许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聂然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季正虎,你看。”

只见她提着一只兔子走从远处走了过来。

季正虎疑惑不见地问道:“你不是说有点事?”

“是啊,这就是我的事啊!我刚下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本来不想抓的,但你说让我休息,我就想着不如趁着这半个小时咱两烤了吃。”聂然冲他挑了挑眉。

可季正虎对此却立即板下了脸,“我是来来盯着你训练的,不是和你野营的!”

“可是你答应给我半个小时休息的。”聂然有了他的那句话,完全没有任何的惧怕之意。

被这一记马枪杀的顿时没了声音的季正虎拉着脸闷声走到了旁边,默默地郁闷去了。

他以为聂然是……

结果没想到她是……

真是气死他了!

聂然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架上了火,树枝也被烧得“噼啪”作响。

她动作干净利落,放血、剥皮、去内脏,然后再溪水里洗干净以后,用树枝串起来架在火烧烤了起来。

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兔肉的香味就就飘了出来。

聂然闻着那肉香,心情都好了很多。

又是五分钟,兔肉基本已经熟了,聂然趁热撕下了一个腿,递给了身边的季正虎,“快点来一口吧。”

季正虎当然不会要。

聂然见了,说道:“来啦,就看在我今天过关的份上,你陪我吃一顿吧,我这段时间天天都在吃馒头,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说着她就一把将兔子的腿塞进了他手中。

季正虎皱着眉看着自己手里的兔腿,然后对她说道:“食堂有饭菜。”

聂然理所当然地撕下另外一个腿开吃了起来,“吃饭要花时间啊,有那时间不如睡觉去。”

季正虎听到这话,不由得缓和了一些,也知道她这些日子真的是辛苦她了,“考试前两天会有一天给你们休息,备考。”

聂然呼着热气把那块兔肉给吞了下去,她侧头一笑,“是吗?不会有诈吧?”

她其实只是随口一说,但季正虎的脸却骤然变了,直接把兔腿给塞了回去,“半个小时到了,马上开始训练。”

说完就站了起来。

聂然看他说翻脸就翻脸的样子,随后就明白了什么,她很是无奈地大口咬了几下兔腿上的肉,鼓着腮帮子对季正虎地道:“恼羞成怒形容的就是你。”

接着一溜烟儿的重新跑到了山脚继续训练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