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 你是那个海盗!(二十九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晚上聂然都被季正虎给训练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猜中后的恼羞成怒,聂然一直被训练到了天色大亮,太阳升起,快要接近起床号的时候,才被季正虎给放了回去。

聂然不有感叹,怎么男人也这么情绪化。

当天早上她真的险些在集合的时候迟到,但好歹她最后几步的速度比较快,勉强过关。

一大早上季正虎就让他们做举枪训练,每个人的枪口吊都用细细的绳子吊在枪口。

聂然本身被季正虎训练了一晚上,这回儿又是训练,如此不间断的训练之下,让聂然的手备受煎熬。

终于在连续训练了几天,和季正虎的说辞一样,为了能够在考试前轻松一下,特意放掉一天。

在那天训练结束之后,所有人在听到这话纷纷都欢呼不已,在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都分外轻松。

“总算明天可以休息一天了,这一个星期快累惨了。”严怀宇坐在那里,感叹完之后随即提议道:“小然然不如明天我们出去玩一玩?”

聂然坐在那里吃着这段时间来第一次的饭菜,点着头,说道:“好啊,只要你出的去,咱们就去玩儿。”

严怀宇原先听到她的答应很是高兴。

但随后听到她后面的一句话,不禁皱眉道:“明天休息,按理说请个假就可以了吧。”

“那你去试试吧,如果成功了记得告诉我。”聂然吃完了饭,作势就要起身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聂然无意间听到不远处的一个士兵的嘀咕,“这不是乔维和杨树么?”

他说这话不算轻,以至于周围的人纷纷地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何佳玉也不由得咦了一声,“不是说明天回来么,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施倩,你知道乔维提前回来么?”

施倩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乔维,她眉头轻蹙,眼睛紧紧地盯着远处的人,回答道:“不知道。”

这段时间她天天忙着训练,根本连和他聊天的时间都没有。

只是当时乔维送进医院的时候,在乔维的手术结束后她有问过医生,医生说最起码要三个月才可以出院。

现在怎么才两个月就要出来了?

何佳玉很自然地道:“那看来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吧。”

她说着就挥了挥手,朝着乔维的方向喊了一声。

乔维在人群里搜寻了一下,在看到何佳玉身边的施倩时,立刻笑着快步而来。

等到他走进一看,却发现了站在那里的聂然。

他不禁脚步放缓了一秒,眼里满是诧异地道:“聂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聂案淡淡地嗯了一下,“回来都两个月了。”她的目光接下来就转移到了他的腿上,问道:“你脚还好吗?”

此话一出,坐在那里一直不说话的李骁立刻就抬头看了聂然的侧脸一眼,在她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抹深意。

反而倒乔维没有什么反应,笑了笑,“哦,没什么大问题了,放心。”

“那问题就好。”聂然点了点头,也放下了心。

当时是九猫对他开的枪,两方又僵持了那么久的时间,说实话她真的很担心乔维的腿会不会因为时间过长而耽误了治疗被据掉。

这样的话,那就太对不起乔维以及施倩了。

解决完了乔维,转而聂然偏头朝着他身后的杨树看去,“怎么,半年没看见我,不认识我了?”

这时候被提醒了一句的杨树才回过神来。

“你这半年到底在哪里?他们说你出事在医院里休养是真的吗?”

这半年他比严怀宇更加疯额想要找到聂然。

为此才故意把自己弄伤了,其目的就是想进医院找聂然。

但结果在医院里怎么找也找不到。

原来,聂然在两个月前就出来了,而他正巧是在差不多的时候被送进去的,也就是他们两个人就此完美错过。

早知道他也不做这种事情了。

以至于和聂然错过了两个月的时间。

“是啊,我两个月前销假回来的”聂然说道。

“那你现在都好了吗?完全没有问题了吗?”杨树很是担忧地问道。

聂然笑了笑,“你两个月的都已经从医院跑出来了,我这半年的当然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杨树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聂然又说了几句话,就重新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儿?”杨树也马上站了起来,很是紧张地问道。

聂然端着餐盘说道:“我想回去睡一觉,有些困了。”

这些天季正虎的训练就没有停过,以至于她又回到了前段时间严重缺觉状态中。

要不是因为她想知道乔维的伤势,刚才她就直接离开了。

“那我送你回去。”杨树主动地说道。

聂然看了他一眼,轻扯了下嘴角:“放心,我没撞坏脑子,还记得回去的路,所以不用麻烦了,你好好吃饭。”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她回到宿舍洗了个澡,顺便把衣服洗干净,接着就躺平睡了。

那时候天还没完全黑下来,夏天的天总是黑的特别的慢。

她就在昏暗的房间内睡了。

宿舍里吊扇不停地旋转着,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就这样她从傍晚六点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六点。

因为休息一天的缘故,并没有起床哨来吵他们。

但聂然还是就此醒了过来。

六点的天早已大亮了起来,宿舍里静悄悄的。

聂然起床放轻了手脚的出去洗漱了一番,等收拾好再次出门的时候却遇到了刚上完厕所的何佳玉。

何佳玉看上去没有睡醒,睡眼惺忪地嘟囔地问了一句,“然姐你要去哪儿啊?”

聂然扬了扬眉,笑着反问道:“不憋气了?我还以为你还会对我生闷气一个月呢。”

何佳玉正打哈欠呢,听到这话吓得哈欠都没打完,神情紧张地道:“我……我没有啊……我为什么要生气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干笑了几声想要缓解心里那份尴尬。

聂然看她一说就紧张不已地样子,分明就没有任何的行动。

既然隐晦的她不懂,那么就说点直白的好了。

“他情商低,有些事你不说明白了,估计他一辈子也不会懂,最后反而还认为你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何佳玉听完,脸“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双手不自觉的绞着衣角,略有些手足无措地道:“然姐,你……你说什么……我听……听不懂……”

“我话止于此,你懂或者不懂,都是你的事了。”

聂然本就不是那种八卦,爱插手别人的事情。

只不过她是不希望严怀宇再将关注点放在自己身上,再加上两个人性格也都不错,一个简单大大咧咧,一个一根筋却为人光明磊落,脾气也相投。

再加上何佳又有那么点小心思对严怀宇。

那她自然也乐得高兴。

“只是我还是那句,与其将来怀念,不如现在争取,免得后悔。”

聂然提点完了最后一句话才往前面走去。

“然姐!”突然,身后的何佳玉开口喊了一声。

聂然停下步子,转过看向了她。

何佳玉绞着衣角,别扭了几秒才开口道熬:“我没对你生气,那只是一时间的,我才不会对你生气呢,你比他好多了,你会教我格斗,还会帮我。你要是个男的,我肯定喜欢你,才不要喜欢那个猪头!”

聂然望着她,装作很是严肃的思考,然后嗯了医生,“我也希望自己是个男的,这样我就能泡李骁了”

何佳玉听完,神情微变了一下。

聂然单纯以为何佳玉是被自己的哈给吓到了。

谁知道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对面的何佳玉呐呐地透过她,对着聂然身后喊了一句,“骁姐……”

紧接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句,“我对你没兴趣。”

聂然扭过头看去,就见李骁冷傲的脸上平淡如初地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地走了进去。

“看,你家酷酷的骁姐总是心口不一,明明喜欢的我要命,偏偏还要装模作样。”聂然看上去好像真的对此十分无奈的样子。

没一会儿李骁穿戴好从宿舍里走了出来,并且步子没有丝毫停顿地朝着楼下走去。

聂然和何佳玉做了个手势,也跟了上去。

站在原地的何佳玉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禁不住在心里默默地道:为什么她会感觉骁姐和然姐走在一起,画风也挺好的?

这种错觉是什么鬼!

何佳玉觉得自己一定没有睡好,连连摇头着进了宿舍,再次睡了起来。

而另外一边已经下楼的两个人,朝着训练场走去。

“跑步还是障碍训练?”聂然问道。

李骁目不斜视地朝着前面走去,“热身五公里。”

“那咱两不同路,我先走了。”聂然出了宿舍大门口就往右侧拐去。

李骁猛地拧起了眉头,“你去哪儿?”

“去后山训练攀爬。”聂然回了一句,朝着右侧继续走去。

李骁被停在了原地看着聂然飞快离去的样子,眉头不禁轻蹙了一下。

这人根本就是故意想避开自己,所以才那么问。

是怕自己问她一些事情,她怕露出马脚才会如此躲避自己吗?

李骁看了她背影一眼,突然决定改变方向朝着后山走去。

聂然在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时,扭过头看去,结果发现李骁从后面走了过来。

当下,她眉梢轻轻挑起,“还说对我没兴趣,啧啧,口是心非。”

李骁沉默地走到了她身边,忽然之间开口问了一句,“那个人是你吧。”

这般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聂然不禁有些茫然地看向了她,“什么?”

“海岛上那个冒死救何佳玉的女孩子。”

李骁的这一句话让聂然的脚下一顿,随机她不露声色地问了一句,“什么海岛?”

她不相信李骁能看出自己什么。

那时候的她距离自己那么远,而且海岛上雾气那么浓,自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间连一刻钟都没有就掉入海中,李骁怎么可能会发现。

然而,李骁这时候却清冷地开口说道:“施倩从来没说过乔维是腿受伤,她只说过乔维受伤在医院。”

她的这句话让聂然心头一抽。

当时她一直惦记着乔维的伤势,一时间忘记了这一茬。

没想到李骁却把这件事给牢牢记着。

怪不得是内定的一班尖子兵,果然洞察力和思维都是一流的。

聂然稳了稳心神,故作轻松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是这个啊。那是因为他走路姿态和别人不同,受伤部位因为长时间没有运动过,所以一下子走路会显得有些笨拙。这个你难道不知道?”

她故作惊讶地看了李骁一眼,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李骁对此眉头轻皱起地望着聂然的背影。

真的是这样吗?

她表示极大的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