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 小心遭报应!(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女子的丈夫从大火中得到救援之后一直在着急寻找着自己的老婆。

现如今看到她抬了出来,那紧绷的神经线总算是缓和了下来,情难自禁之下竟握着她的手哽咽了起来。

那女子倒在火场里的时候都没有哭过一声,但在看到自己老公双眼泛着泪光的时候,一下子也没忍住,痛苦地说道:“孩子……孩子没了……”

那男人握着她的手,弯着腰不停替她擦着眼泪,“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兴致勃勃的带着你出来野营,明明你都五个月大的肚子了,就应该在家里才对……我怎么能……所幸,你没事就好,你只要没事就成,孩子……孩子以后咱们再要……”

“可是这孩子没了……”

再多的孩子也不会是如今失去的这一个。

女子那番话说完,就痛苦了起来。

那男人为了哄她开心,连忙安慰地道:“没事的,会好的,这孩子估计是不喜欢他老爸,嫌他太丑了,所以才离开了。”

那躺在担架上的女子听了,果真缓了一些,哭笑不得地轻锤了他一下。

见她总算好了一些,他才连忙继续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就丑了,以后孩子也不喜欢你了。”

那男人在担架旁边几番安慰之后,看她情绪总算稳定了,才让医护人员将她抬上了直升机。

在临走前,那女子侧头看着聂然,很是真诚地道:“谢谢你啊……”

如果没有这个那么及时的相救,可能这时候别说孩子了,连她可能都性命难保了。

“真的谢谢你。”

站在那里的聂然神情淡淡的朝着女子点了点头,然后抬头就和医护人员说了一句,“快走吧,别耽误治疗时间。”

那些医护人员马上抬着人上了直升机。

她的丈夫也在连声的道谢后跟着一起上了飞机。

直升机很快伴随着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缓缓上升,朝着就近的医院而去。

望着直升机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之后,严怀宇才回过神,对着张一艾哼声道:“看到没,小然然就是为了救孕妇才这样做的!不知道就别在那里胡说八道!打脸的滋味可不好受!”

张一艾没想到聂然真的是去救人。

这让她很是难堪。

“谁知道她是不是本来想躲在那里,无意间看到了人,才逼不得已的出手相救。”

张一艾的理由牵强到根本都不想去反驳。

“反正她丢下自己的战友是事实!”

“她丢下战友是因为有更需要救援的人在等她。”这回,就连李骁都忍不住站了出来,冷声地驳了张一艾一句。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不是呢!一个能踩着战友上位的人,还能大发善心去冒死救人?”张一艾讥讽地看着不远处狼狈不堪的聂然。

她以为聂然这一次依旧会无视她。

毕竟在食堂里聂然没有搭理她,刚才在考核结束后聂然也还是没有搭理她。

但意外的是,这一次,聂然竟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尽管此时的聂然远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看上去都狼狈。

烧焦的衣服和头发,脸上是被黑色烟火熏得一块灰一块黑,但那眼中却透着让人背脊骨发凉的神情。

随后就看见聂然慢慢地一步步朝着张一艾逼近。

她每一步都走的很慢,以至于让张一艾有种踩在心头的感觉,沉重得让她穿不过来气。

面对着这绝对性的压制气场,她本能反应地往后小小地退了一步。

但只是这一步,就看得出来在这场对决中,她输定了!

等到聂然走到她面前,站定在她的面前时,张一艾不知为何心尖一颤。

随后只听到聂然语气很是平淡地缓缓开了口,“张一艾,别为了能够想要激我,就一次次的挑衅我。我既然能把陈悦和陈研夕弄出去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那就证明,我也可以把你弄出去,并且自己依然站在部队里。”

“你,要试试吗?”

她说这些字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得意、不屑、轻蔑,有的只是陈述事实一般的平静。

可就是这样的平淡,反而让张一艾忍不住地吞了口唾沫。

不只是她在面对是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还有她话里的每个字。

弄出去?

可能吗?

不、不可能的吧?!

张一艾心头一跳一跳,紧张,却又强撑着那一口气对她继续叫嚣道:“你、你有什么资格把我弄出去,我又没做错什么事!还是说你想要打算栽赃陷害我?!”

聂然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冷冷地弧度,“你有没有做错什么事需要我来提醒吗?”

张一艾神情一僵。

聂然这话让她禁不住想起了当初聂然在离开部队的前一晚对她所说的话。

聂然曾说过,她知道陈研夕下药的主意是自己出的。

虽说事情都过去半年了,陈研夕也早就已经从部队里除名了,任何的蛛丝马迹都已经无迹可寻了。

但当她看见聂然那似笑非笑地神情时,她心里竟小小地“咯噔”了一下,就连说起话来也有些小小的结巴,“你……你想干什么!你……你没凭没据的别想诬陷我,小心我告你诽谤!”

聂然无谓一笑地道:“好啊,那我们就把事情闹闹大,如何?”

张一艾心头一惊,“你别想吓唬!我、我才不会怕!”

她不知道自己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都被吓得苍白了起来,但她还在继续地说道:“你别想用这种话来转移视线,你为了考试踩着别人上位这是不容你狡辩的事实!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场考试有多么的重要,这场考试意味着什么,但你却隐瞒了下来,还害的何佳玉不及格。”

她那一脸为何佳玉打包不平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她和何佳玉是闺蜜好友。

聂然看着张一艾那张明明怕的要死,可还是强撑在那里的样子而忽然觉得无趣极了,她语气淡薄地回了一句,“那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便要转身无离开。

“是和我无关啊,不过像你这种为了考核,就踩着别人上位,小心遭报应。”身后张一艾故意恶毒地说了那么一句。

让聂然脚步成功顿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