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 突生变故!(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对她的诚恳道歉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变化,她依旧语气淡淡地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因为我不需要为你的人生负责。”

说完之后,这次她就真的转身离开了那里,找了个水源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脸。

这时候,季正虎他们从山下把从预备部队赶来的医疗小组们带了上来。

只不过才上来,他们就发现部队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那些人似乎看上去有些蔫蔫的,好像被打击了一般。

打击?

才刚成功救援完毕,按理说每个人都应该很高兴才对。

怎么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回事?”完全不知情的季正虎和陈军两个人把医疗组带上来,趁着安排好受伤的人员进行检查的时候找了其他班级的教官打听了一下情况。

“那要问你们班的聂然啊,把人训得服服帖帖,就连我们班那几个猴崽子都难得这么耷拉着一张脸坐在那里开始反思。不得不说你们班的聂然,牛!”五班的那名教官笑眯眯地冲着季正虎竖起了大拇指。

因为聂然而被夸赞的季正虎顿时更加不解了起来。

为此那名五班的教官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转述了下来。

刚刚他全程一直都在不远处注意着六班的动静,只不过碍于聂然从头到尾都和张一艾文明说话,并没有丝毫的动手迹象,以至于完全没有他的用武之地,只能坐在旁边看了半天的戏。

不过看完整出戏最好的优势就在于在转述的时候他能够将聂然的话都原模原样的给照搬。

演得那叫一个活灵活现的。

“说真的,这女兵有当领导者的潜质。”五班的那名教官在说完之后,禁不住感叹地夸赞了一番。

等五班的教官一走,陈军也忍不住地叹息了一声,“我发现这丫头怎么每次训起人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唯独自己做起来总是各种糟糕呢。”

上次在野外生存时陈研夕的那件事后,她对着孙久久那群人也是各种能说会道,大道理一套套,完全就是遵守规矩的三好士兵。

可真的做起事来,各种剑走偏锋、彪悍霸气的举动层次不穷,甚至当初还敢直接当着他们的面给杨树一耳光,那气场震得连当时在场的几位教官都傻了眼。

“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就猜到了我考核的最初意义,这丫头倒也是不错。”

估计在场大部分的人在的得知了这件事之后,最多就是庆幸自己还好没有耍小聪明。

但很少的人会明白这场考核的意义。

在这场考核中,除了体能考核这一事项,还有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军人这个词的理解。

在考核和救援中,最终他们会选择什么。

是平坦的军途,还是一切以人民为先的那颗心。

他们要的是后者,而非前者。

“她的洞察力向来敏锐。”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季正虎快步走向了人群之中。

对于没有把聂然成功收入囊中的陈军听到季正虎这句话,竟听出了得意的语气,“这家伙真的是……”

预备部队一百多号人,在这次的救援行动中一共有三名士兵受伤,但都是一些烫伤和砸伤,并不是太严重。

而这时候树林里的火势也全都控制住了。

但了避免会有火星再次引起火灾,一部分消防人员还是留守在了那里。

现场一片狼藉。

预备部队的人在治疗完之后也马上加入到了整理之中。

大火烧毁了很多树木,导致路面被截断,为此他们要一棵棵树给抬起来,移到一边,免得妨碍道路的通行。

只有聂然没有参与其中。

因为她洗完脸休息完回来,正巧遇上了一并前来的宋一城。

“你有没有事?”宋一城看她衣服都被烟熏黑了,额前的头发也烧焦了,连忙问道。

“你看我能有什么事情。”聂然指了指自己,“浑身上下完好无缺。”

“谁问你这个,我是问你的手!”宋一城很是担忧地皱着眉头。

打完封闭之后他就没见过聂然,他有时候想去食堂来场偶遇,结果发现这丫头拿了两个馒头都就走了,根本不坐下来吃。

他几次想追出去,结果就发现她一出食堂就直接回宿舍。

那女生宿舍他有不能随便乱进,在失败了好几次后,他也就死心了。

但是他一直都很担心聂然的手。

就怕会出现什么问题。

“有过疼痛吗?训练的时候有没有再次弄伤过?”宋一城站在她身边关切地问道。

聂然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异样,随后扯了扯嘴角,“没有,一切都很好。”

宋一城看她那样子,略表示怀疑,他上下仔细的把聂然打量了一番,当目光触及到她肩膀的衣服时,皱眉问道:“可是你这边手臂怎么……”

他的话还未说完,聂然就一口打断地道:“行了,不说了,教官要吹哨集合了,我先走了。”

也不等宋一城是什么反应,她说完就直接一路跑了过去。

“哔——”

此时,哨声正巧响起。

宋一城也一时间不能叫住她,只能看着她去集合。

但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小担心的。

刚才他分明看到聂然的手臂处的衣服上有一大块黑色的木炭印记,那不像是被烟熏的,反而像是被砸的时候被印上去的。

不过好在倒不是那只受伤的手臂。

宋一城站在那里望着远处聂然进入了队伍中,笔直地站在了那里。

她浑身上下又脏又黑。

因为冲进火场救人,脸上、身上有被烟火气熏的黑漆漆的,衣服也有些地方都被烧了,浑身又脏又黑。

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存在依旧不容他人忽视。

夏季的阳光是那么的热烈,光线穿透那灰蒙蒙的,她的身上被笼罩着一层光晕,是如此的夺目,让人无法忘记。

随后,忽然听到季正虎大喊了一声,“目标,山脚下!”

那群士兵很快转身朝着山下快步而行。

“宋医生,我们也该下山了。”身边那名护士看他一直遥遥望着预备部队所离开的方向,走上前走去提醒地道。

宋一城这才收回了目光,点下头,“好。”

也一并走下山去。

这座山的山路崎岖,也很是狭窄,为了能够让消防车上山,所有医疗队的车子也都在山下。

医疗队和预备部队的人一前一后的朝着山下走去。

等到了山脚下,预备部队的人却留在了原地。

“接下来继续考核!”陈军站站在前面,对着那群人说道。

其实在场的有几个士兵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

但考核就是考核,绝对不会因为这小小的插曲而做任何的改变。

只不过这个认知,宋一城站在医生的角度却很不赞同。

这受了伤就应该要休息,就算强撑下来,那成绩也有失偏颇。

他刚想要上前去和陈军说话,就被季正虎给拦了下来。

“现在是考核时间。”他提醒道。

“可是那些伤员都受伤了,还要考吗?”宋一城看着队伍中有几个人手上打着绷带,皱眉问道。

季正虎声音平静地回答:“考核就是考核,没有其他原因。”

“但是他们受伤了。”宋一城指着人群里那几个打着绷带的人说。

但季正虎却依旧冷淡地回了一句,“即便如此,考核也要继续。”

如此这般冷酷的话让宋一城眉头拧了起来,“你们这样做,那些士兵伤势不就加重了吗?万一落下病根怎么办?”

季正虎听了这句话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如果怕这些,那他们就不会来当兵。”

然后就离开了。

噎得宋一城立刻没了话。

队伍里的那群士兵对于这样的决定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在陈军的命令下,所有人都按部就班的开始考核了起来。

攀爬训练是非常考验人的四肢力量的考核。

那群人在一声吹哨声想起之后一个个都训练有素的朝着山壁上攀爬了起来。

经过了如此就的训练,那群士兵们的速度都非常的快。

宋一城比较担心这些伤员的伤势,最后决定留下来。

以防止出现意外。

他们就像是壁虎一般贴着山壁快速地攀爬着。

其中,聂然尽管比他们少训练了半年,可速度也并不比他们慢。

甚至还有隐隐要超过的势头。

两个月的训练却抵得上别人半年的训练时间,这足以看得出,她在这两个月中下了多少的心血才能有这样的成果。

那矫健飒爽的风姿,就这样落在了他的眼中,再难离开。

只是这个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宋一城就发觉聂然的速度缓了下来,甚至那只打封闭的手臂在抓石块攀爬的时候竟开始有些微微地发抖了起来。

这让宋一城脸色有些严肃了起来。

难道她的手出问题了?

聂然的速度开始放缓,几次停在山壁上缓冲。

这细小的停顿不仅宋一城发现,就连季正虎也发现了。

他眉心轻皱了一下,视线一直盯着聂然的背影上。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毕竟是他的兵。

这两个月的加餐训练,让他对这个女兵多了一些欣赏。

不是所有人能在病痛之下还能够强忍着继续不眠不休训练下去的。

这种忍耐力,就连他都刮目相看。

不过,就是因为知道她很忍,所以看到她几次三番的停下来,才有这担心。

到底手上的痛楚有多么的巨大,才会让她几次暂停。

“聂然怎么回事?”站在旁边的陈军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询问了一句。

显然他也发现了聂然的不对劲。

“她的速度怎么开始慢了下来。”

这攀爬还没到一半,按理说还没有到需要考验毅力的时候才对啊,怎么聂然就行动就慢了下来呢。

“你每天晚上给她加餐到底有没有加啊?”陈军看着聂然的速度,表示深深的怀疑。

这两个月季正虎就没在宿舍里休息过,一直都在给聂然加餐。

鉴于聂然的特殊情况,马山考试了,如果不抓紧加餐,肯定是被刷下来的。

所以大家也都知道。

可没想到这两个月的训练下来,居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攀爬的时间连普通士兵的标准都没到。

季正虎这两个月到底在给聂然加餐些什么啊?

陈军看着聂然艰难地攀爬的样子,眉头紧皱很是不解。

而身边的季正虎却完全没有说话。

他很明白聂然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不是到了她实在无法忍受的地步,她根本不可能那么慢。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听到叶慧文一声大喊,“聂然!”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朝着山壁上看去。

季正虎看了,不禁神情猛地一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