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 被取消?全白费了!(六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正虎看着那群人一个个着急地神情,最终那句训斥还是没有说出来,而是冷声地道:“聂然现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众人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

特别是何佳玉,在听到聂然暂时么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一直绷着的那根神经线终于缓和了下来。

气一松,她连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直接就要一屁股坐地上了。

幸好身边的严怀宇眼疾手快的一把托住了她,才让她的屁股免遭这一劫。

“太好了,然姐没事了,太好了,然姐没事了……”何佳玉这时候还在嘴里碎碎念叨着。

扶着她的严怀宇听了,心里竟产生了一丝丝的心疼。

“是,她没事了,你安心吧。”他小声地在何佳玉耳边一遍遍地说着。

在连续说了好几遍以后,何佳玉才像是缓和了过来。

季正虎神情冷峻地看着在场的那群人,然后冷冷地开口训责道:“你们公然违反部队规定,现在每个人去训练场跑二十公里,然后回宿舍睡觉!”

他的命令一出,众人立刻挺直了腰杆齐声应了一句,“是!”

这应该是六班头一次这么心甘情愿的罚跑了。

那语气里完全没有被怕发的自觉性,反而是一脸的高兴。

那群人很快就朝着训练跑去。

季正虎也随后跟着陈军朝着李宗勇的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陈军对他提醒道:“营长对聂然这件事似乎有些生气,你到时候自己小心点。”

“我知道。”季正虎目不斜视地朝着李宗勇的办公室走去。

身后的陈军看他好像心里早有计较的样子,也就放下了心,但随后就好奇地问道:“不过我听他们说聂然在半山腰上把救何佳玉给救了下来,是不是真的啊?”

“嗯。”

陈军不禁感叹地道:“那可真是个完美案例了。”

能这样掐着时间点,和位置以及下降速度救下人,这种几率并不多见。

“不算完美。”季正虎的话立刻引起了陈军的不解,在他不解地目光中,季正虎再次开口平静地说了一句,“为了救何佳玉,她的手骨二次骨裂以及软组织受伤。”

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这种案例。

季正虎说完之后,就敲了几下李宗勇办公室的门,然后喊了一声报告。

“进来。”

办公室内的李宗勇传来了一声威仪的声响。

季正虎当下就开门走了进去。

李宗勇在看到季正虎走进来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她现在情况如何?”

季正虎站在那里,神情严肃地汇报着,“暂时还没有醒,医生说她手骨是二次骨裂,因为拖延了一段时间加上打过封闭针的原因,现在需要重新打石膏。另外,身上也有几处擦伤,但好在情况不是特别严重。”

“拖延一段时间?打封闭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在没进行救援的时候就已经骨裂了?”

陈军刚才明明不是说是救人才导致的旧疾复发的吗?

李宗勇的神情瞬间就冷凝了下来。

季正虎看到李宗勇的神情神情依旧平静,“是的,她在这次火灾救援行动前,因为救过一名从山壁上摔下来的女兵而导致二次复发。”

“二次复发?那你为什么不让她休息?在明知道她手臂复发的情况下竟然还让她继续训练,甚至还打封闭!”

李宗勇在这群士兵面前还是很有正震慑力,他声音不大,却无比沉冷威严,让人心里头不自觉的隐隐有了一种压迫感。

就连季正虎也不例外。

李宗勇看他站在那里不说话,一副全都要默认的样子。

他虽然生气,但也不傻。

季正虎向来为人正直,能出现这种事情,聂然是绝对逃脱不掉关系的。

无奈之下,他最终也只能放人。

他挥了挥手,示意道:“现在聂然的安危最总要,至于这件事暂时先放放,到时候我会做出决断的,你先出去吧。”

季正虎本来都做好了受处分的决定,没想到最后关头却峰回路转,这倒是让他有些小小的惊讶。

但随后他就应了一声,转身退了出去。

……

接下来的几天聂然一直都陷入昏睡期。

似乎是要把这两个月的缺失都要弥补回来一样。

季正虎时不时回来看看,但因为正处于考核期间,无法分身,来得次数和时间都很少。

基本上都是宋一城在看护着。

一开始宋一城还不急,可看着聂然这么一直睡下去,心里就有些担心了起来。

时常就把主治医生拽过来检查。

完全就忘了自己也是一名医生的身份。

“放心吧,她上次来我们这儿也睡了很长时间,不会有问题的。”那名医生在被宋一城第六次拽过去检查聂然身体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每次的病情都不一样,你怎么能用上次的来作为这一次的判定。你会不会当医生啊!”宋一城在看到那名医生那名不走心的检查,顿时生气地训斥了起来。

不过好在那名医生也理解宋一城的心,无奈之下只能对聂然做了一次详细而又彻底的检查。

最后判定,她身体状况一切良好,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

宋一城看他刚才检查的还算周详,这才放过了他。

只是医生一走,他又再次陷入了无尽的等待之中。

又过了三天,聂然总算从昏睡中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在看到雪白的天花板时,她的思绪还有几秒的恍惚,但随后所有的记忆就全部归拢了。

真倒霉,又回医院了。

她很是无奈地想要起身。

结果却不小心碰到了自己手臂的伤处,忍不住就此闷哼了一声。

陪了一夜还在睡觉的宋一城听到那声响,睡眼惺忪地朝着病床上瞟了一眼,结果就看到床上的人正艰难地要爬起来。

当下,他一个激灵就从陪护床上摔了下来。

那一记摔得他马上就清醒了起来。

宋一城很是激动地扑到了聂然的病床边,一脸高兴地道:“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帮你叫医生去。”

“我没事。”聂然看到自己的整条手臂上都打上了石膏,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宋一城看到她那样子,为了能够让她记住点教训,为此故意吓唬她道:“什么没事!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好几天了!医生说了,你现在这手是严重的二次骨裂,一点不能动,否则就要截肢了。”

可惜,聂然在听了这话以后只是很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哦。

“就哦?没别的了?”宋一城瞪大了眼睛问道。

“那不哦还能怎么办?我都很给你脸的听你睁眼说瞎话了,你还是指望我在你面前又哭又叫?”聂然凉凉地斜看了他一眼,然后很是吃力地单手撑起着自己一点点的起身。

面对聂然如此敏捷的思维能力,宋一城真是服了。

好吧,这姑娘真不是一般人能骗过去的。

无奈之下,他只能坦白道:“你的手虽然不到截肢的程度,但是的确受伤的严重,必须要好好休息才可以。”

聂然点了下头,表示了解。

“我去找医生,你留在床上不要乱动。”宋一城替她掖了掖被角,叮嘱了一番之后,才离开了病房。

只留下聂然一个人留在了病房里。

聂然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臂上的石膏,神情有些微沉。

她是在考核的时候掉下来的,那么她的考核要怎么办?

此时此刻的她有些懊恼自己没事干嘛那么拼命的救人。

看吧,一救人把自己也搭进医院里来了。

可当她看到那些孩子倒在地上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她又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懊恼了。

以前她可从来没有这种反复无常的情绪。

果然在那家伙的引导下,自己也变得不正常了起来了。

正当她思绪乱飘的时候,门外有人走了进来。

聂然以为是宋一城把医生带过来了,下意识地扭过头就道:“你怎么去了那么……”

久字还未说完,就看到季正虎从门外走了进来。

聂然挑眉地问:“你怎么来了?”

他这样离开部队,那六班谁来训练?

“你感觉如何?”季正虎走到她床边问道。

“还好。对了,我的考核怎么样?”聂然本来想晚上的时候给季正虎打电话问的,结果他现在就来了,那正好可以直接问了。

季正虎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了一抹犹豫,最终才开口道:“你的夏季考核……被取消了。”

季正虎说完这话就一直看着她,生怕她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

但聂然对此却反应地很是平淡,靠在床上,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局一样。

这让季正虎微微有些讶异。

以聂然的性格实在不应该是走这么乖顺地路线才对。

“你……”

季正虎犹豫着要不要劝上几句,却听到身后响起了宋一城的声音,“拜托,托季教官你这招是我刚玩儿剩下的。我刚也这么吓唬她,说她手残废了,可这人精明着呢,一眼就看穿了,你还是乖乖的说实话吧。”

他一边笑着说,一边带着医生走了进来。

季正虎听了,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以为自己是在和她开玩笑,于是连忙开口。

“这是实话。”

“他说的是实话。”

两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的口。

季正虎和宋一城一愣。

只见聂然抬头,嘴角微够地看了季正虎一眼,“我知道你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那聂然真的不及格了?”宋一城诧异地问道。

季正虎沉默地点了点头。

宋一城这下急了,丢下了医生,直接走了过去,“季教官,要不要在给她一次机会?她这是受伤导致的,不是她真实水准。”

季正虎凝眉严肃地说:“考核就是考核。”

但眼底看得出也是有惋惜和纠结的。

身边的宋一城连忙道:“可考核也分缘由吧!她训练的时候旧疾复发,为了这场考试她打了封闭坚持上阵,要不是后来救人被树砸到,这场考试她是没问题的!如果你们这样做,那以后谁还会救人!”

宋一城越说越激动。

显然他在为聂然感到不值。

季正虎视线径直地盯着床上的聂然,说道:“不及格就是不及格,没有缘由。”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全程盯着聂然,希望能从她的脸上看到些许的反应。

因为聂然现在这样平静,实在是有些让人有些担心。

“怎么会没有缘由呢,你们这样也太不公平了吧!”宋一城说完,看聂然坐在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立即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淡定啊,你应该要说话啊!你前段时间对我那些伶牙俐齿都去哪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