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 只是为了季教官(七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知道他是在为自己着急,神情淡淡地安抚道:“好了,宋一城,考核有考核的规定,我的确没爬到顶,不及格也没什么错。”

“什么叫没有什么错?那你这些日子的忍受不就白费了?”

宋一城不知道她的训练有多苦多累,但他作为医生很清楚她这种程度的伤还要坚持训练,那是要忍受很大的苦痛的。

聂然靠在那里,叹了一声,“白费也只能白费了,谁让我没咬牙坚持呢。”

那一副看开的样子反而气得宋一城直跳脚。

“你什么情况?!当初为了能考核你各种对我威逼利诱,现在不及格了你却反而一点不着急?那你坚持了那么久是为了什么?早知道会这样,那我当初就不应该给你打那一针,这样我也就不用提早……”

他很是愤怒地犹如倒豆子一般对着聂然质问,说到最后却突然戛然而止。

聂然听到他说到最后突然刹车,不由得眉头轻皱了起来,抬头问道:“提早什么?”

宋一城神情略微有些僵,才停顿了几秒之后,他才结巴地道:“什、什么提早,我是说我当时就应该把你踢出医务室!”

聂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部队里这些人的演技真的是……

够糟糕!

也只有霍珩这个例外了。

聂然顺着她的话说道:“我已经尽我一切努力了,但就是不行,那我也没办法。”

她这般看得开,真是让宋一城不知道说什么好。

该说这孩子心太大,还是说她心态好?

看她这么平静地躺在那里,自己却像个猴子在这里大吼大叫,又蹦又跳的,不禁愤愤地瞪了她一眼,“我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结果惹得在旁边的几名医生和护士们忍不住“噗嗤”地低低笑出声。

对此,聂然凉凉地道:“你这样说自己不太好吧。”

宋一城原本是被自己给气糊涂了,现在听到那些医护人员的笑,才回过神自己说了什么,又听到聂然那风凉话,当下气得鼻子都歪了。

“你!”

聂然眼看着宋一城又要炸毛,立刻安抚:“行了,等我好了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这么帮我。现在就让医生来帮我检查一下吧,人家医生等了很久了。”

见聂然心情似乎是真的不错,宋一城也不好说些什么,他连忙对医生说道:“医生,不好意思啊,你先检查一下吧。”

其实聂然这样好的心态,能够想得开,他应该高兴才对。

但怕就怕,她是蒙在心里不说,到时候自己一个人难过。

那名医生就是两个月前那名替她拆石膏的医生,对于这位特别能睡的女兵,这位医生的映像很是熟悉。

“你在部队里都没觉睡的吗?每次都那么能睡。”那名医生一边替她仔细检查,一边笑着问道。

聂然看上去心情真的没有任何的问题,还能玩笑地说道:“是啊,在部队里他们不把我当人,所以我就撞断手跑回来补眠。”

那名医生顿时笑了起来。

一番检查了之后,他才说道:“手恢复的不错。但是你下次补眠可千万不要再撞断手了,你这次伤的比上次还厉害,几次连续撞击加上高强度的训练,所以它很脆弱,一定要好好保护,再这样下去以后会落下病根的。”

“好,下次如果我还想补眠,一定换个方式。”聂然笑着对他感谢地道。

医生写好了病历,又嘱咐了她一下注意事项之后才带着那几名护士离开。

病房里就又再次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聂然不露声色地看了一眼季正虎,随后便对宋一城说道:“宋一城,我睡了那么多天,我有点饿了,你给我去买点吃的行不行。”

宋一城一听她饿了,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光顾着找医生,和她吵,却忘记她好几天没进食的问题!

当下他连连点头,“哦哦哦,那你在这儿好好躺着,别乱动,医生说了你骨裂的情况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也要好好观察。”

说完就快步离开了病房。

成功支开了宋一城之后,聂然仰着头看着站在床边很久的季正虎,问道:“有什么想说的?”

“既然受伤,为什么还要坚持训练。”他声音沉沉地问道。

聂然嘴角勾起一抹笑,不答反问地道:“既然知道我受伤,为什么还要默认我的做法。”

“那为什么不争取?”

这一点才是季正虎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他完全不能理解聂然心里在想什么。

受伤还坚持训练,那不就代表着她很参与这次的考核吗?

既然很在乎这场考核,那为什么听到自己不及格,连争取一把都不愿意?

这样的聂然,季正虎很是不习惯。

因为她是那么的叛逆,那么的不羁。

她曾经可是当面顶撞教官,为此罚站上九天九夜,甚至还敢对教官下药的人。

这样做事风格的人,一下子突然间变得那么的平静。

一点都不为自己争取。

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说过,我尽力了,我问心无愧了。”聂然坐在那里,神情坦然极了。

“你真的甘心?”季正虎不确定地又问了一句。

聂然抬眸,也再一次地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季正虎一怔。

他?

他怎么了?

聂然看他眼底不解地神情,便继续道:“训练了我那么久,可最终我还是给你拖了后腿,你甘心吗?”

季正虎神情平静地回答:“你已经尽力了。”

但回答完,他便明白过来,这聂然是故意的。

当下他也不再追问下去,既然聂然想得开,他在这里再多说那反而惹她不高兴了。

“好好休息,一切都恢复之后再说。”

既然看到聂然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她的情绪也算稳定,季正虎也就不再这里继续多做停留了。

他作为部队的教官其实很忙,考核刚过,还有很多事情要他做总结。

而且夏季考核结束后,有一批士兵也要被送走,所以非常的忙。

他又和聂然说了几句之后,就打算离开了。

才刚上走出门口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聂然的一声,“对了!”

季正虎的步子微微一顿,转过头看向了聂然。

“这两个月谢了。”

事实上他根本不需要给自己加餐。

他完全可以不管自己。

对于他来说,自己不过是他那么多兵里的一个而已。

更何况有李骁这个优秀士兵在,他完全可以放弃自己。

但他没有。

这两个月他没日没夜的陪着自己加餐。

而且在明知道的情况下却还默认了自己的做法,这样帮忙,她真的很感谢。

还从来没有听过聂然道谢的季正虎神情怔愣了一秒,随后才缓过神来,硬邦邦地丢下了一句,“总之考核的事情我会尽力去解决,你不用担心。”

可聂然对此却倒在床上,懒懒地道:“不能做就别做,反正也不是只有这一次考核,到冬季我一样可以考,别为这一次的考核把自己给搭进去,我暂时还没有想换教官的想法。”

季正虎的唇蠕动了几下,好像是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嗯了一声,随后离开了病房里。

因为宋一城还没回来,病房内暂时只有聂然在。

她就这么安静地坐在床上,脸上没有半分的表情。

刚才季正虎一离开,她嘴角的笑就敛了起来。

要说无所谓那是假的,她拼命了那么久,忍了那么久,就因为了这点突发事故就没有了考核成绩。

可是能怎么办呢,路是自己选的。

既然选择了救人,那后面的一切她都要自己去承担。

我们的存在就是救援和支援,考核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救援和支援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李骁这句话突然间从她耳边回响了起来。

聂然不禁哼笑了一声,她这算身体力行的完美体现了李骁这句话吗?

只不过,既然都已经更好的救援了,为什么还是没成绩呢?

李骁这个骗子!

正想着呢,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原来季正虎前几次来的时候就把她的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就带了过来,其中就包括她的手机。

电话在桌子上发出“嗡嗡嗡”的震动。

聂然拿起手机,一看显示屏上的号码,是李宗勇的号。

想来应该是季正虎离开之后给李宗勇打了电话,所以李宗勇掐着时间点打过来。

聂然才按下通话键,就听到李宗勇担忧地声音从电话那端响了起来,“怎么样,你还好吗?”

聂然躺在床上,说道:“还好,没什么大事,能蹦能跳的。”

李宗勇其实在季正虎那里已经听到了聂然的情况了,但现在听到她的声音才算是缓了口气,随后没好气地训斥道:“还蹦能跳,你知不知道六班那些人为了你都发疯了。”

“怎么了?”聂然疑惑地问道。

李宗勇回答道:“大晚上不睡觉站在门口等消息,破坏部队规定,集体罚跑也就算了,还千方百计的想请假出来看你,整个班浮躁的很。”

聂然听了,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的确做的不对。”

“还不是为了你!”

李宗勇以为她这句话是说的六班的那群人,结果却听到她说:“应该拿枪扫,怎么能只是罚跑。”

“……”

电话内瞬间陷入了死寂之中。

聂然不用看,只靠想象都能想象得出李宗勇吃瘪的样子。

许久,电话那头的李宗勇才开口道:“你这次好好在医院休息,不休满一百天别给我出来!”

聂然嘴角的笑一滞,“一百天?我只是骨裂,又不是骨折。”

在医院一百天?!

这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她可实在算不上喜欢啊!

电话那头的李宗勇听了,提醒道:“当初你也是这么说的,可事实呢,才两个月你就二次旧伤复发,你知不知道以后会落下病根。”

当初聂然和他打电话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他还真就信了。

结果才两个月的时候,她就手骨再次骨裂,肩膀软组织严重受伤,一身的伤。

“你现在必须给我休息满一百天,少半天都不行。”

李宗勇如此这般的命令,让聂然不禁皱眉了起来。

“一百天就是三个月,现在已经七八月了,等我回来都深秋了,那我冬季考核怎么办?我夏季考核已经错过了,你不会让我连冬季的都放弃吧?!”

如果这样的话,那她直接放弃算了,还考什么!

电话那头的李宗勇听了她的话,也缓了缓,“我知道你想进那臭小子所在的部队,但是你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你有这么大的强度训练,到时候为了考核,落下病根,那边也是不会要你的。”

聂然听了他那么多啰啰嗦嗦一堆,这才知道他误会自己这么拼命的意图了。

“我不是为了进那边,我是因为季正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