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 他是教官还是仆人?(九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不是你老师,季正虎才是。你去找季正虎说话去。”

那话里不知为何聂然感觉听出了些许的酸味儿。

站在旁边的安远道看她促狭地笑,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怎么适合,那老脸也是一阵尴尬,然后立刻转移话题地问道,问道:“你在这手到底怎么回事?”

“我手臂二次复发,就又回来了。”

安远道看着她的手,皱着眉问:“好端端的这么会复发?”

聂然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很随意地回答了一句,“救人的时候被撞了一下。”

聂然说得很是轻描淡写,可安远道却知道能让这臭丫头从活蹦乱跳的出去,然后满身是伤的回来,这救人的场景一定很危急。

“严重吗?”他问道。

聂然耸了耸肩,“就那样吧,反正没截肢就成。”

“没……”安远道对于她这个要求也真是服气了。

“明天我给你带骨头汤来。”他说道。

聂然听了,顿时眉梢轻挑了起来,“哟,你这里利用职务之便给我开小灶啊?不过,你那手开枪不错,做饭行不行啊?”

那言语中充满着怀疑的口吻。

安远道抑郁到内伤,索性说了一句,“算了,当我没说。”就要从电梯里走出来,往古琳的病房走去。

本来他好心,看聂然一个人在医院里,人又受了伤,也没人照顾,医院的病号饭也没啥营养,看上去挺可怜的,结果这丫头却还损起了自己。

真是好心没好报。

“别啊,既然都开了口,我就赏个脸喝一口。”聂然上前笑着对他说道。

可偏偏自带傲娇属性的安远道头一扬,哼哼地道:“不做。我刚想起来了,你上次给我下药害我进医院,现在居然还想吃我做的东西?你就不怕我一生气也给你下一回?”

聂然微微一笑,完全没有害怕,“放心,我有小白鼠替我检验,你放心的大胆的下。”

安远道本来是吓唬她,结果听了这话反而自己给气到了。

还放心大胆的下?

他是杀人吗?!

这丫头根本就是故意气她!

和她说话果然自己真是一点胜算也没有!

安远道气恼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带着水果进了古琳的病房探望了一番。

在聊了差不多十分钟后安远道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以往他都要在那里坐上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离开,今天却格外的速度。

等他从病房走出来的时候,聂然早就不在电梯口了。

安远道这回傻了眼,他都还没来得及问她病房号呢,这人就不见了,他要去哪里找她?

这臭丫头不会真以为喝不到骨头汤就走了吧。

他不过是说说而已的。

性子怎么那么急!

安远道无奈只能下楼往医院外头走去。

然而,在路过小花园的时候就听到前方不远传来了一声懒散的呼喊,“你怎么才下来,我坐在这儿等你很久了。”

安远道抬头朝着远处看了一眼,原来聂然是跑这儿等他了。

他当下走了过去,强烈的光线刺得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现在七八月的天你也不怕被烤晕。”

聂然找得位置正是没有树荫遮蔽的地方,太阳光线笔直地照下来,像是要把人给烤了一样。

但对此,聂然却不以为意地道:“拜托,说得好像在部队七八月份就放暑假不用训练一样。而且您老当初在部队里的时候,不都是专挑那种太阳毒辣到不行的时间让他们进行暴晒训练的么?”

被翻了老底的安远道脸色一阵尴尬。

当初他做教官的时候的确为了训练一班那群兔崽子们故意挑着中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让他们训练。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啊!

“你现在是个病人,万一暑气打头,中暑了怎么办。”

聂然被太阳晒得刺眼,眯着眼睛抬头看向安远道,“哪有那么娇弱,快点过来坐会儿,我脑震荡没多久,一直仰着头会晕。”

“脑震荡?”安远道不由得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她。

那病号服包着她娇小的身体显得格外的宽大。

穿着短袖的手臂上有着好多的旧伤和新伤掺杂着。

一个女孩子好好的手变成这样,说实话,看上去真有些不落忍。

部队里应该没有哪个女兵的伤会比她这样多。

“你到底这次受了多少伤?”他问道。

聂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一一说道:“手臂二次骨裂、肩膀软组织损伤、脑震荡,就这三个。”

“你这症状听起来好像是救人的时候从山上掉下来导致的。”安远道走到了她旁边坐了下来。

聂然靠在椅背上,神情懒懒地道:“嗯,就是在考核的时候从山上掉下来的。”

安远道侧过头,问道:“考核?”

“是啊,夏季考核。”

安远道一听到夏季考核四个字,顿时来了精神,问道:“那你成绩如何?”

聂然望着远处的某个点,淡淡地回了一句,“没过,被取消了。”

“为什么?”安远道立刻拧起了眉头。

聂然指了指自己那只受伤的手,“手受伤,从山壁上摔下来之后就被送医院了,昏迷了好多天,错过了后面的考核了。”

安远道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等一下,你不是救人去了吗?”

“对啊,救人引发二次骨裂,然后参加考核的时候以为熬一下,结果没熬过去。”谈及这件事,聂然语气里也染上了几分遗憾。

辛苦了那么久,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虽然尽力,可还是会有惋惜。

“你手骨二次骨裂还想考攀爬?”

安远道也是佩服这丫头了,真是自虐起来毫不手软。

当初凭着那股倔劲儿站在雪地里九天,最后晕倒发烧躺了那么多天。

现在居然为了考核竟然手骨骨裂还要上阵。

虽然说这份精神可嘉,但是……

手骨骨裂不同一般的扭伤。

即使是普通的扭伤正常人都不敢用力,更何况是骨裂。

那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得下来的。

“那就只能等冬季考核了,不过你夏季考核缺席,对你的综合评定肯定会降低,精英部队肯定不会有你的份了,你就死心吧。”安远道对她说道。

聂然转过头冷冷看了他一眼,“会不会安慰人?不会安慰就别安慰。”

安远道哼了一声靠在了椅背上,变本加厉地道:“我只是说实话,谁让你自己逞强的,活该!我告诉你,按照以往的惯例,特种、蛙人这两种你肯定没戏。”

聂然脸色平静,可话里却带着满满的威胁,“你别以为我现在单手就不能揍你。”

“我好歹曾经也是一班的教官,你觉得你揍得过我?”安远道面对是病号的聂然,完全没有任何的惧意。

聂然对此不屑地嗤了一声,“你都在炊事班里当了那么久的炊事兵了,还有往日风采么?”

安远道被激了一下,马上跳了起来,朝着手臂上撸了两下,作势要干架的样子,问道:“要不然咱两比划一下?”

“我是病患,你还要和比划,根本就是以小欺大。”聂然悠悠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吃饭了,明天记得给我带骨头汤,盐记得少放点,油花也要撇干净。”

安远道本来就被她那句以小欺大给气着了。

明明是她故意激自己,怎么最后成自己欺负她了!

后来又听到她这么从善如流的使唤自己,脸更是气黑了。

他到底是教官,还是聂然的仆人?

别人看到自己都是尊敬的不得了,怎么到她这儿,自己那么掉价呢!

他安远道好歹也曾经是预备部队的教官,而她只是预备部队里的一个女兵而已!

这丫头到底懂不懂大小和尊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