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 见不得光的人(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一城一冲进去就直接道:“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是屋内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他连忙顺势打开了壁灯的按钮,等到灯“啪”的一下被打开后,屋内立刻就亮堂了起来。

他的视线在屋内扫视了一圈,眼角无意间一瞥,看到了床下的人。

瞬间,就瞠大了眼睛。

只看到聂然一个人躺在地上,脸上还带着没睡醒的样子。

宋一城当下就上前将她从地上搀扶了起来,“聂然,你没事吧?”

看上去像是被摔懵的聂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没……没事,就是刚睡觉的时候做了个噩梦,不小心动静太大掉下来了。”

宋一城听了,这才松了口气,原来聂然是做噩梦。

怪不得会喊滚。

应该是被吓着了。

“我真是被你给吓死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他说道。

聂然坐在床边,说道:“大晚上的,我能出什么事。”

宋一城看她行动不方便,替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薄毯,没好气地道:“谁知道你,你连睡个觉都这么不安分地从床上摔下来,我真的很怀疑你以前的人生是怎么过的。”

“就是从床上摔下来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聂然对此似乎完全不以为意,催促地道:“我要睡了,你赶紧走吧。”

“等一下,我还没看过你的手呢,你急什么!”

聂然看他慢悠悠地站在那里,心里很是着急,一个劲儿的去推他,“我用石膏绑着,你也看不到什么了,所以你赶紧走吧。”

可偏偏宋一城却绕过了她,站在原地说:“谁说的,有石膏绑着,我也可以按照石膏出现裂缝的大小来判断你受伤的程度。”

聂然不露痕迹地朝着那扇窗外看了一眼,接着把手举到了他的面前,“我都没有裂开,足以说明没有任何的问题。”

宋一城仔细检查了一下,的确没有任何的开裂痕迹。

不过鉴于以往的历史,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你确定?你可千万要说实话。”

聂然一个劲儿的点头,“确定。”

宋一城看她那么恳切的样子,皱着眉头刚转身要走,结果却又把脚给收了回来,一口拒绝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今天晚上我留在你这儿陪夜好了。不然你总这样摔下来,万一砸到手,那你这手还要不要了。”

聂然很是无奈地道:“不会的,就是做了个噩梦罢了,我不会那么倒霉,连做两次噩梦的。”

“这可说不定!刚才幸好我在门外,等会儿你一个人睡,到时候又摔了,而我又不在怎么办!你这儿也没个家属陪夜,我实在不放心。”说着就真的打算坐了下来了。

“你不放心也不能再这里陪夜啊。”说着,聂然又一次地看了一眼窗户的方向。

宋一城坐在了沙发上,很是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不能?我又不是没在这里陪夜过。”

“可问题是你现在是医生,还是值班医生,你住在我这儿,那别的病人怎么办?”聂然不由分说地直接用另外一只手把他送沙发上给揪了起来。

宋一城被她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在值班这件事,为此他只能退让了一步,“那这样,我等你睡熟了一段时间在走,不然我实在不放心。”

“你在这里我睡不着的,快点走。”聂然抓着他的手就往外面扯。

宋一城怕她动作太大会牵扯到自己的伤,只能一边跟着她往门口走去,一边问道:“那你半夜又摔下来怎么办?”

“那我就自己再爬起来!”

两个人一个对话结束就已经到了门口,宋一城马上死死扒着门不肯放了,“可是……”

聂然见他还赖在自己的病房门口,不禁威胁地说道:“我看你是一日三顿挨揍还不够,现在还要加顿夜宵是不是。”

那一顿威胁加吓唬,当下宋一城就松开了手。

聂然趁着他松手之际,门“砰”的一下就给关上了。

宋一城没来得及躲闪,差点鼻子都给撞歪了。

站在走廊上的他摸了摸自己逃过一劫的鼻子,心有余悸地望着那扇木门。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狂躁了?

不会真有什么问题了吧?

带着这样的疑惑,他皱着眉,一脸深深思索地离开了聂然的病房。

而此时,病房里的聂然在听到宋一城离开的脚步声后,连忙朝着窗口走去。

刚才在听到宋一城的声音时,聂然被霍珩坏心的揉了一把,结果她下意识地一脚踹了出去,这才导致了那一声重物坠落的声响。

后来听到门锁响动的声音,于是倒在地上的霍珩立刻起身,几乎在宋一城拧开门锁的时候就已经朝着窗口扑了过去。

至于聂然则马上下了床倒在那里,装作是她自己摔下床的假象。

等到宋一城冲进来开灯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这才没有让宋一城发现。

只不过,宋一城是没发现,但霍珩为了能够避开宋一城选择跳窗,这实在是太过危险。

要知道她所住的楼层在四楼,虽说不是特别高,但要就这么跳下去还是有些悬的。

聂然站在窗口朝着楼下环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霍珩丝毫的踪影。

走了?

就在她左顾右盼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的楼道上有一道明灭的火星子。

那是一根正燃着的香烟。

聂然望着那三楼楼梯口窗台上的香烟,便知道霍珩这是在为了告诉她,自己一切安全,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确定他没事,聂然自然也就放心了。

她转身回到了房间内。

那一晚上霍珩没有给她打过电话,第二天、第三天依旧如此。

他,又一次地消失了。

就好像那晚上只是聂然做的一场梦境而已。

不过聂然对于他的消失已经习以为常了。

她依旧留在医院里继续休养着,每天去古琳那里溜达一圈,然后中午和安远道聊上几句,下午在睡个午觉,日子过得就像是老年生活一样。

完全把那两个月的睡觉在这段时间里全都给补了回来。

不过也是因为休息的好,所以她身体的指标也恢复的很好。

对于这一点,宋一城表示很欣慰。

“你现在已经恢复的很不错,按照这这样下去,你马上就可以活蹦乱跳的从医院走出去了。”

在新的一轮身体检查结束后,宋一城很是高兴地对她说道。

聂然靠在床上,对他嗯了一声,“那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最起码还有一个多月。”宋一城在旁边写着她的病历,对她再次老生常谈的叮嘱了起来,“所以你还是要各种小心谨慎,都熬了这么久了,别到时候又半途而废了。”

“我知道。”

宋一城还在继续和她说些什么,门口立即就响起了一道声音,“然姐!”

紧接着何佳玉就从外面冲了进来。

然后就陆陆续续的看到严怀宇乔维以及施倩他们。

宋一城见聂然的战友来看她,也就带着人先离开了。

“你们怎么来了?”等到宋一城他们一走,聂然看着他们站在病房门口,很是奇怪地问道。

何佳玉第一个扑了过来,很是高兴地道:“因为想你啊,所以今天特意请假来看看你。”

“请假看我?”聂然斜看了一眼身边冲着自己一个劲儿傻笑的何佳玉,“那说明你的考核成绩不错。”

时隔那么久,想必他们的成绩都已经出来了。

“怎么样,有没有到自己理想的成绩?”

然而,在聂然在问完这个问题以后,在场的那些人神色上顿时都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