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执行任务?不用担心(四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他们几个早在考核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聂然考核被取消的事情。

其实他们都有为聂然去争取过,可是并没有任何的用处。

何佳玉更是一时冲动差点直接去找营长讲理,还好被他们这些人给及时压制了下来。

而这次奇怪的是,杨树居然没有冲动的去做什么。

为了避免提及这件事情,又怕何佳玉这个直肠子姑娘口无遮拦,情绪一来,反而惹得聂然不快,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来。

要不是今天有特殊的情况,估计他们还要有一段时间才会过来看聂然。

结果没先到聂然却自己主动问了出来。

何佳玉看了看旁边几个人的脸色,结结巴巴地回答道:“还……好……凑……凑合……”

但聂然哪里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

“还凑合是多凑合?我记得你的项目一是不及格的,除非你的格斗是优秀,还能勉强拉回点分数。”

面对聂然如此平静地陈述,何佳玉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她总觉得聂然是在强撑。

“然姐,对不起……”她一时没绷住,低垂着头,很是难过地说道。

聂然挑眉,疑惑地问道:“你对不起我什么?”

何佳玉继续道:“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取消考试资格,还躺在医院里面那么久,都怪我,都是我害的!我当时居然还真的在纠结张一艾说什么你拉我当垫背,其实我才是那个害你成垫背的。”

越说她的声音就开始变调了起来。

聂然看她一副快哭的样子,就知道她想跑偏了。

她无语扶额,“我只是问你成绩而已,你脑袋瓜里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不过是多嘴的问上一句,好端端的怎么说忏悔就忏悔了……

而且还忏悔的那么不是地方。

旧疾复发实际上当初在训练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何佳玉只不过是个诱因而已。

主要责任并不能全怪罪在她的身上。

这姑娘怎么最后把所有事情都全揽在自己身上了。

只不过内疚自责的何佳玉却坚持是自己的错,抓着聂然的手一个劲儿的低头认错道:“才不是乱七八糟,我每次都给你拖后腿,还耍小聪明……最后做错事,还乱听信了别人的话……”

聂然看她眼睛红红的,眼底都已经氤出一片泪光了,就连说话都有些哽咽了起来。

说真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何佳玉哭的时候。

其实她并不怎么喜欢女孩子哭,总觉得那是一种软弱。

而且在前世,哭在基地里那并不是发泄情绪的一种表现,反而是一门必备课程。

在必要时、在特定的任务中,用女人的眼泪来俘虏男人的心。

这是眼泪的最佳用处。

对她来说,那是一种工具。

若是在以往看到何佳玉这样哭,她肯定不会搭理。

可看见她眼睛红得像兔子,那种硬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的样子,又加上她的考核项目一考砸了,综合几个因素加起来之后,聂然伸手像拍小狗脑袋一样地拍了拍她的头,“没事儿,谁让你是我的脑残粉呢,你脑部结构有残缺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何佳玉一听,连哭这件事都忘记了,连声抗议道:“然姐,脑残粉不是这么理解的!”

而且谁会用脑残粉来安慰人的!

“是吗?”聂然一脸不自觉地反问。

气得何佳玉咋呼了许久,立刻将哭抛到了脑后。

病房内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

身边的施倩也笑着说道:“聂然说的没错,脑残粉不脑残还叫什么脑残粉。”

“这点我同意。”乔维也立刻附和了一句。

何佳玉顿时呛声道:“你同意什么你同意,你家施倩说天是绿的,水是蓝的你都同意。”

“是啊,这有错吗?”

乔维的一句逗弄,噎得何佳玉顿时没了话,但越发的抓狂了起来。

聂然躺在床上,听着他们的话,嘴角轻提起。

李骁对这种斗嘴向来没什么兴趣,趁着他们几个人斗得起劲,走到了聂然的身边,问道:“都这么久了,你的手现在怎么样。”

所有人一听关于聂然的手,一个个全都安静了下来。

聂然看了看自己的手,点头道:“嗯,医生说恢复的还算不错,还过一个多月可以拆石膏了。”

站在那里的何佳玉顿时欣喜不已了起来,“那太好了!是不是拆了石膏就可以归队了?”

“差不多吧。”聂然说道。

何佳玉挺了高兴得抓着聂然另外一只手,说道:“那我到时候请假来接你回去!”

身旁的严怀宇却这时候开口说道:“接你个头,你忘记了,我们再过一个多星期就要去执行任务了。”

何佳玉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想了起来,“对哦……”

“执行任务?”聂然扬了扬眉,看了严怀宇一眼。

站在何佳玉身后的严怀宇点头,“嗯,季正虎前几天刚和我们说的,过段时间马上就要整队出发了,所以趁着这两天有空,我们先请假来看看你。”

“真可惜,本来还以为可以和然姐你一起去的。”坐在床边的何佳玉一脸惋惜和失落地说道。

严怀宇立刻斥道:“去什么去,小然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养好。”

何佳玉抬头,对他说道:“我又没说一定要让然姐去,我只是可惜而已,你凶什么!”

眼看着两个人要来新的一轮斗嘴,躺在床上的聂然立刻问道:“你们这次去要多久?”

“不知道,这次好像是要配合其他部队一起,可能时间会长一些。”李骁回答道。

此时,一直藏在身后的马翔忍不住地开口说道:“那个,我先去看看古琳,一会儿再过来。”

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一脸的急不可待的样子。

站在那里的严怀宇不禁嘁笑了一声,“这小子天天就盼着去看古琳,只怕这‘一会儿’会很久很久。”

在场的人会心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聂然的病房里,几个人热闹地聊着天。

只是聊着聊着,就成了何佳玉和严怀宇的斗嘴。

在场的人就看着他们两个耍活宝。

在临走前,李骁故意落在了最后,趁着那群人下楼的时候,对躺在床上的聂然说道:“考核的事情季正虎在为你想办法,你别急。”

“他还在想办法?”

都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以为季正虎早就已经放弃这件事了。

结果没想到居然还在为他想办法?!

这倒是让聂然倍感诧异。

“嗯,但是营长好像只是和他说,这件事暂议,就没有再提了,但他看上去好像并没有死心。”

还没死心?

“这家伙还真是够死心眼的。”聂然很是无语地道。

就为了当初那句话,居然坚持到现在。

他是真不怕李宗勇把他给丢出预备部队是不是?

聂然抬头,对李骁说道:“你回去替我转告他一句,夏季考核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这回轮到李骁有些惊讶了。

只见她的眉心微蹙,问道:“为什么?”

聂然无谓地摆了摆手,“又不是只有这一场考核,不需要这么浪费时间。”

“可这场考核事关……”

聂然不等她说完,就道:“我知道,事关未来嘛,但是总不能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就一直抓着不放往事吧。人总要向前看的,更何况我也不认为区区一场考试就能决定我整个人生。你说呢?”

她靠在床上,歪着头反问着她。

李骁定定地看着她,这些日子在这里看上去养的不错,尖瘦的下巴也有些圆润了起来。

就连心情看上去也很好。

并不像是被这场考核所打击到的样子。

于是她点了点头,“我会转告他的。”

聂然微微一笑,“那就多谢了。”

话已说完,李骁也没有了留在这里的理由,便要转身离开。

只是人到了门口,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