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出院,两个人的营地(五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发觉她站在那里没有离开,笑着调侃道:“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汇报完的吗?”

李骁对此只是面无表情地看向她,声音清清冷冷地:“何佳玉这次考的还不错,就连射击考核这次也得了优秀。你不用担心。”

刚才聂然一开口就问何佳玉成绩,其实是在担心她不过关吧。

李骁觉得,她有在慢慢地、慢慢的改变一些东西,尽管不是特别的明显,但至少有些反应和举动了。

就像那时候在救火的时候,她哪里会没发现聂然偷懒躲在一边冷眼旁观。

可最后聂然还是从火场里把孕妇和孩子救了出来,甚至为此还弄伤了肩膀。

事实上她只不过有她自己那一套行为模式和原则罢了。

别人看起来或许一时间无法去理解,但了解了就会发现,她所作出的每个举动远比任何人更为深刻。

李骁最后又看了聂然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留在病房里的聂然怔愣了几秒,等看到李骁消失在了门口以后,她不禁扬了扬眉。

这个李骁……要不要用词那么精准……

这群人离开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显然不可能在午睡的聂然只能下楼去小花园散散步。

初秋的天气舒服的让人觉得惬意。

小花园的葡萄藤已经都有些枯了,树叶都已经枯卷了起来,看上去有些萧瑟。

不过金黄色的夕阳染在那些泛着微黄的枯叶上,看上去也别有一种意境。

她独自一个人小花园,坐在那里,闭着眼,嘴角轻扬起,看上去一副很是惬意的模样。

正从门诊部往住院部走去的宋一城路过小花园时,无意间一瞥,就看到聂然被笼罩在了一片柔和的金黄色中,看上去是那么的温馨。

不自觉地他竟看痴了几分。

不知是他的视线太明显,还是聂然的警惕性太高,才几秒的时间她就在睁开了眼睛,准确无误地一眼看了过去。

在看到是宋一城的时间,聂然原本犀利的眼神才淡化了一些。

“躲在暗处盯着一个小姑娘看,小心被人认为是变态医生。”聂然对着不远处的宋一城说道。

他们两个人相隔的距离不远,就一个绿化带的距离而已。

宋一城站在那边,有些尴尬地一笑,然后说道:“走吧,时间不早了,上去吃晚饭吧。”

“嗯。”

聂然起身,朝着住院部走去。

两个人就隔着一条绿化带的距离,并肩地朝着里面走去。

夕阳逐渐慢慢地下坠,直到最后一抹光线也被云层给吞噬。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后,终于三个月的时间到了,她总算是“刑满释放”了。

这对于聂然来说,很是高兴。

当天一大早,她就要求宋一城替她把石膏给拆了。

宋一城让她做了一些基本的计测试之后还不放心,又让她去拍了一次片子,在确定的确都长好了,没有任何问题,才宣布她可以出院了。

聂然顿时高兴不已,连忙开始收拾起了行李。

宋一城替她去办了出院手续,就在门口等着她。

看她已经全部收拾妥当,才进去替她拿着行李,对她说道:“走吧。”

“去哪儿?”聂然问道。

“当然是送你回部队了。”宋一城指了指自己的身上,“没发现我都换好衣服等你了吗”

“不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聂然觉得宋一城这么忙,还挤出半天的时间送自己,实在太麻烦了。

而且她又不是不认路。

“坐我的车也比较快点,你坐公交要转好几辆车,带着这些大包小包的,你不觉得累啊。”宋一城不由分说的接过了她手上拿唯一一个行李。

聂然见他这么坚持,也不好多说什么。

她让宋一城把车子先从停车库内开出来,自己先去和古琳道个别。

至于安远道早在前几天他来的时候就已经和他说过了。

所以她很快就走了下来,钻入了宋一城的车内。

当车子缓缓行驶出医院的时候,聂然不禁感叹,当初进去的时候还是在炎热的夏季,而这会儿出来却已经到了秋天。

时间真是过得好快啊。

车子在宽阔的道路上快速的行驶着。

没有了等车和转车所花费的时间,才短短一个多小时就已经安全到达了部队大门口。

聂然道了谢,就下车拿了行李往部队大门内走去。

宋一城不放心地上前叮嘱地道:“自己在部队里一定要小心。这回……要是再受伤,可没有人能帮你了。”

他故作玩笑地说。

聂然顿时轻笑了一声,“放心,我会注意的。”

“去吧,小心点。”压制住了不舍,宋一城对她说道。

聂然点了点头,转身朝着部门里走去。

在看着她消失在了部队大门口后,宋一城轻叹了一声,这才重新回到车内离开了那里。

而进部队里的聂然发现此时整个营地除了几个哨兵,宛如一座空城。

看来任务还未完成啊。

聂然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接着才拿着行李朝着宿舍楼走去。

在楼梯拐角处,她迎面遇到了正下楼的叶慧文。

“聂然?”叶慧文在看到聂然的那一瞬间也错愕了几秒,“你回来了?”

聂然嗯了一声,然后也问道:“你为什么会留在这里?”

不是去执行任务吗?

没道理所有人都去了,叶慧文被扣留下来吧?

叶慧文无奈地耸了耸肩,“和你一样啊,考核受伤了,就在医院里躺了一段时间,错过了这场任务了。你呢,你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吗?”

“嗯,基本上没有问题了。”

“你没事那就好。”

简单的说了几句话,聂然就带着行李回了宿舍,叶慧文也随之下楼去了。

在部队里又缓了两天,聂然才下楼开始慢慢的重新训练了起来。

三个月没有动过,感觉身体都有些僵硬了,瞬间又像是回到了当时刚回来的状态。

空旷的训练场里,只有她一个人在做着匀速慢跑。

等热身的差不多了,她又开始做起了最为基础的一些体能训练,打算一点点的开始恢复起来。

在训练了三四个小时后,叶慧文也加入了这场训练中。

不过两个人并不说话,只是各自训练各自的。

聂然给自己规定两个小时训练之后,给自己休息十分钟到二十分钟,防止一下子过猛的训练会导致身体出现无法负荷的情况。

毕竟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所以这一次还是乖乖安分点比较好。

两个小时训练结束,聂然就坐在了树下休息了起来。

没一会儿,叶慧文就走了过来,顺势将手里的一瓶还没有开封的瓶装水递了过去,“给。”

聂然抬眸,看了一眼那瓶水,又看了看她,最后伸手接下来,“谢了。”

叶慧文一笑,随意地坐在了她旁边。

万里无云的天空,飒爽的秋风,偌大的训练场上只有她们两个人坐在树下。

聂然把玩着手里的瓶装水,率先打破了这一沉默的气氛。

“没有再次申请去执行任务吗?”她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突然问道。

叶慧文拧开了瓶盖,喝了几口水,“申请了我也去不了,听说这次是海上任务,部队总不能为了我一个人特意开一架直升机过来吧,我又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人物,不过是一个小兵而已。”

她说的时候嘴角轻扯,但是语气和眼底却带着一丝苦涩和黯然。

聂然侧头睨了她一眼,“不会吧,我看你刚才射击的时候成绩还算不错,只有两次打了九环。”

叶慧文皱眉,“对我来说,这已经是不及格了。”

聂然靠在了树干上,说道:“那只能说明你要求太高了。”

“你应该不知道曾经二班的班语吧?”,叶慧文转过头很认真地道:“每一发子弹都不能浪费,这是基本中的基本。”

聂然挑眉,二班?

“你想当狙击手?”她问。

叶慧文点了点头,“嗯,我很喜欢那种一击即中的感觉。”

在提及狙击手的三个字的时候,她的脸上分明闪现过一抹亮色。

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个职业。

聂然懒懒地应了一声,“那你加油吧。”

叶慧文用力地点头,“那当然了,只要我没离开部队,我就一直朝着这个目标走下去。”

在谈及自己的梦想的时候,她神采飞扬的很。

聂然竟有了些许的羡慕。

羡慕她能为自己找到人生目标。

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也不是所有人能像她这样坚定不移地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

此时,叶慧文转过头,笑着问道:“那你呢,想做什么?我看你的枪法那么好,不会也是狙击手吧?”

聂然笑着摇了摇头。

很不巧,她就是那个找不到自己人生目标的人。

聂然双手枕在脑后,慵懒地道:“随便吧,我对这些没什么特别明确想要的。”

叶慧文愣了愣,倒是有些惊讶。

她一直以为聂然的枪法那么好,是为了做狙击手。

结果,却并非如此。

不过叶慧文还是中肯地道:“我觉得你应该做狙击手。”

聂然嘴角轻挑,笑着问道:“为什么?因为我枪法好吗?”

叶慧文这回却摇了摇头,“枪法或许是一个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你忍耐性很好,一般狙击手在狙击的时候为了能够完成任务,都会都需要很长时间的隐藏,你很适合。”

聂然顿时轻笑了起来,像是叹息一般的呢喃,“有人的忍耐性比我还好,一忍就是十年,我这算什么。”

没听懂聂然话的叶慧文瞬间眼睛瞪大了起来,“忍十年不动?你骗我的吧?!那人都能成石头了。”

聂然被她那一惊呼打断了思绪,随后便转移了话题,“你等会儿还要训练吗?”

“嗯,我要把这两个月落下的训练全部补上。”

聂然了然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你加油,我先去午休了。”

说着就站了起来,朝着训练场外走去。

就这样,她们在营地里过了两个星期。

在这段时间里,两个人聊的机会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各自训练各自的。

但叶慧文每次都会很贴心地替她在树下放一瓶水。

聂然在休息的时候,偶尔会看她训练会儿。

时间一久,就发现叶慧文是真的喜欢枪,每天除了体能训练结束之后,就一定要摸枪。

不过她不是做射击训练,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举枪,或者是训练忍耐力。

在空旷的场地,太阳直射在她身上,然后她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握着枪支。

有一次聂然训练完,从她身边路过,看到她趴在那里已经两个多小时,于是说道:“你要想当狙击手,这种训练方式也太简单了。”

叶慧文的视线一转,皱眉,抬头看向了她,“那我该怎么训练?”

聂然扫了她一眼,“我一说话你就松懈下来,这个忍耐性的确不合格。”

叶慧文怔了一下。

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聂然是在试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