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放弃了,还人情(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正要扇下去的时候,身边突然另外一只手伸了出来,并且挡了下来。

被阻拦的聂诚胜面目可怖地瞪向了身边的人,并且很是愤怒地道:“放手!我在教训我女儿,外人不要插手!”

显然他对于李宗勇的阻拦很是恼怒,

可这时候,李宗勇却面色发沉,目光中透露出的是从未有过的肃杀和威严感,“她现在在部队,是我的兵,只有我能罚她。”

以往李宗勇在面对聂然的时候都是各种的和颜悦色,但那不过是因为对于聂然是那个臭小子媳妇儿这一层关系,以及聂然的确是有着过人本事,才让他如此看重和疼爱。

实际上,他作为一个曾经是9区特种部队的首长,其能力和身份都是不容他人所质疑和辩驳的。

那种军人铁血骇然的气息一经释放出来,那根本就不是聂诚胜这种一个小小师长可以压制的住的。

聂诚胜在感受到他那一瞬间所散发出的气势时,不免有些心头“咯噔”了一下。

手上的劲儿也散了一大半。

“如果聂师长想要大骂自己的女儿,请等到她回到家之后再说。现在,你没资格打她!”

李宗勇一个用力,把他的手给用力地挥开了。

聂诚胜措手不及地往后踉跄了两下,看了看李宗勇,又看了看聂然,最后将手中的的纸拍在了桌上,指着聂然恨恨地道:“好,你现在翅膀长硬了,会飞了是不是!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回家!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他铁青着脸色甩袖就走了出去。

“放心,你不回家,我把你当亲闺女养着!”李宗勇看上去也是被聂诚胜这番说辞给气着了,立刻对她说道。

“我挺不放心的。”聂然看他那气呼呼的样子,笑着道:“我怕你气得爆血管,然后借着这话讹我,要我伺候你下半辈子,那我不是亏大发了。”

李宗勇那冒出三丈的火气瞬间在她的这句话里给彻底给浇灭了,他既气又无奈地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真的是……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转移焦点也是安慰人的一种方式,更何况挨骂被打的是我,我才是应该那个被安慰的吧。”聂然笑着重新落座了回去。

李宗勇看到她那无谓的样子,心中很是不落忍。

得受过多么大的委屈,才能造就如今她这样的云淡风轻。

当初他从臭小子那里听到过关于聂然在家里不受宠的一些事迹,这会儿亲眼看见,让他顿时怒火中烧了起来。

自己的亲闺女,居然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而且聂然也早已成年,这样当着一个外人面打骂一个姑娘,这把一个孩子的自尊心置于何地。

看着她漠然的神情,李宗勇连饭安慰保证地道:“没事儿,以后那臭小子一定会好好疼你的,他要不疼你,我就替你打死他!”

“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聂然嘴角轻勾起地提醒了一句。

这下李宗勇才猛然间回过神,想起了正事!

“那你现在到底怎么样,有想到办法吗?”他问道。

聂然靠在椅背上,叹息了一声,“就像刘队说的一样,绝境。”

李宗勇拿起桌上的那张计划,看到上面被聂然各种划掉的指令,问道:“你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聂然很是无奈地嗯了一声,“有点。”

“让你当初把岛屿弄得这么严密,像铁桶似得,以至于这会儿连自己都打不进去。”李宗勇将那张纸整整齐齐地放在了她的面前,笑斥了一声。

聂然对此也很是无奈,她扶额哀叹地道:“只怪我入戏太深啊,把这个角色演得太过深刻。”

李宗勇听了,这下真的是笑骂了她一句,随后才说道:“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强行登陆吧,反正你对岛内的情况很熟悉,你对他们所说的那些,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聂然却摇了摇头,“我虽然熟悉岛内的环境,但绝对没有那些海盗更熟悉,我只能估算出大概。如果你把所有人的性命压在我身上,我觉得太冒险了。”

她做事想来谨慎,没有十足把握是断然不会出手的。

但这会儿部队作战行动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就这样贸然去相信她,实在是有些不太靠谱。

可偏偏李宗勇却笃定地道:“不会,我相信你。”

对于李宗勇如此莫名的信任,聂然有些承受不住地摆了摆手,“别,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你哪来的自信相信我。”

李宗勇呵呵地笑着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你可以。”

聂然哼笑了一声,坐正了身子,将桌上的纸张归类整理了一番,然后站了起来,“这种自信你还是放在9区的人身上比较好,我这种小菜鸟别抱太大希望。”

李宗勇指了指桌上那些纸张,“你还菜鸟?你看看你的防御系统,连蛙人都突破不了。”

“是啊,连我自己也突破不了。”

聂然的自嘲让李宗勇顿时一噎,接着才安慰地道:“你为了这次的攻打,真的是很拼了。”

然而李宗勇的安慰却丝毫没有起任何的作用,“再拼有什么用,还不是想不出办法,只弄出了这么一堆废纸。”

聂然整理了一下桌上乱七八糟的纸张,随后完全没有任何心痛之色的把这些纸张全部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丢得那叫一个潇洒干脆。

全然没有在乎这些纸张包含了她三天不吃不睡地心血。

因为对于她来说,起不来作用的东西,那就是废渣。

一旁的李宗勇看到她坐在一边,眼底是掩不住的失望和失落之意,不禁问道:“你这么拼,是不是为了他?”

聂然靠在椅背上,沉默了片刻,倒也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很正大光明地点了点头,“嗯。”

是的,她这么拼,就是为了霍珩。

李宗勇看到她的回应,顿时脸上有了灿烂的笑容,“想他了?”

那促狭调侃的意味很是浓。

这时,聂然扬眉问道:“这是你作为一个营长该八卦的事情吗?”

“那作为他的老师总该可以关心一下了吧。”李宗勇丝毫没有作为长辈的自觉性,继续用一种八卦地眼神看着她。

“这种情况下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个,你的心也太大了吧。”聂然虽然说了这么一句,但随后还是满足了他那颗中老年的八卦之心,“是啊,我是为了他。不过不是因为想他了,而是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这回李宗勇不明白了,“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想他,和希望他回来,这两个不是同一种意思吗?

“不一样。”聂然望着窗外的某个点,声音轻而小地感慨着,“他沉寂在黑夜里太久了,我不忍心。”

她尝过了那种有口难言的滋味,所以才会越发的迫切他的归来。

他太苦、太苦了。

李宗勇似乎能感受到聂然这时候的心情,原先的调侃也稍稍收敛了几分。

聂然说得没错,那小子沉寂在黑夜里真的太久了。

十年,整整十个年头了。

说真的,他都有些忘记这臭小子穿军装时的样子了。

“那你同意这次强攻了?”李宗勇望着她有些怔愣的神情,问道。

聂然思绪回拢,笑着反问道:“还能不同意吗?”

“也愿意参加了?”

李宗勇打心眼里是希望她能参与的。

毕竟岛内的情况,即使是9区的人,也没有她熟。

“能不参与嘛,他们都和我通宵熬了一夜了,总要还这份情。”

她的话让李宗勇顿时心头一松。

只要聂然肯参与,那这次的行动最起码有三分之一的成功希望。

两个人当下开门走了出去。

------题外话------

奋笔疾书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