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腐烂的尸体?(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理说他们早就已经到她安排人手的范围了,不可能没有人才对!

难道那群海盗们在经历过那一场战斗后,这里的暗哨全都已经全方位的调换过了?

“你说什么?”身边的刘队听到她很小声的说话,不由得扭过头看着她问道。

聂然当下摇了摇头,回了一句,“没什么。”

然后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夜色下的后岛被浓重的雾气所笼罩,秋季的天气让整个岛内的环境一片湿冷,高大的乔木和灌木丛越来越密集,就好像一张网把这些人全部都网住了。

相比较夏天的雾气,秋季的雾气中带着淡淡的腐烂味。

聂然踩着湿漉的枯树枝朝着里面不停地继续走去。

可越走进,那股味道就越浓烈。

那股腐烂味恶习的让人几乎作呕。

在场的那些人都以为这是因为潮湿的环境才会让一些东西腐烂而产生这种气味。

可是聂然却知道并不是!

先不提她来过这里,知道这里不可能会有这样奇怪的腐烂味。

而是这种味道不太像是单纯的植物所散发出的味道。

太奇怪了。

怎么会散发出这种恶臭,而且恶臭里她分明还闻到了一股血腥气。

血?

这个字让聂然顿时提防谨慎了起来。

她想要去探究一下为什么会有血腥味儿,可又不想惊动这群人。

为此,她慢慢地、一点点地朝着大部队后面退去。

直到等大部队完全地往前走以后,她已经不留痕迹地落在了大部队的最后面。

这时候更深露重,没人注意她,所有人都警惕前面和四周,于是她很是轻而易举地趁着浓雾朝着那个散发着恶臭味道的地方而去。

在这座岛上,整个空间就像是被凝滞的。

没有风声,树叶没有摇晃,一切死寂得犹如时间像是停止的一样。

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活人。

“窸窸窣窣。”她绷紧着神经线朝着钱满不停地走去。

终于,那股恶臭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以至于到呼吸都越发困难了起来。

聂然忍着那股恶心感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终于在最后,她发现果然不是什么植物里散发出来的!

而是……死人!

原来,黑暗下聂然看见两个没有穿衣服的死人正躺在地上。

这是两个被剥光衣服并且死了很久的人。

久到最起码已经死了有一个月的时间。

因为那腐烂的程度几乎已经看不清他们两个人原来是什么模样。

只不过,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两个死亡的海盗被剥光了衣服?

被剥衣服?

为什么会被剥衣服?

还有最重要的疑点,这里除了他们第一次登陆,根本没有士兵登陆过,他们又是怎么死的?

难道是海盗之间在一个月之前又起了一次内讧?

不,不对。

霍珩当初明明说过,他那次去就是解决海盗之间的内讧,怎么可能他们之间还会出现这种问题。

不是士兵,不是他们自己,那么……会是谁呢?

聂然看着地上那两具尸体所倒下的方向,又看到眼前的道路上那些树枝枯叶有被人走过痕迹。

于是带着一系列疑问的她决定跟着顺着那条路走去,

夜色下,她独自离开了大部队,一个人朝着腹地深入。

傅老大曾经和她讲解过后岛这里的情况,以及还教过她如何辨认周围是沼泽还是陆地的小诀窍。

因此,她的速度非常快。

周围没有任何的活物,只听到她的脚踩在泥泞的泥土里所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响。

在往里面走了十五分钟以后,她又一次的发现了几具尸体正倒在灌木丛中。

同样还是穿衣服,浑身散发着恶臭。

而这一次,聂然没有就此离开,她找了个树枝在那两具尸体上拨弄了几下,发现这两个人是被人从脖子上一刀毙命的。

身上其他地方没有子弹的伤口。

那也就是说,那些人是暗杀,是偷袭,并且手法凌厉,经验老道,不太像是海盗这种非专业出身。

专业出身,却又不是士兵,杀人之前还要把海盗的衣服给剥光。

他们到底是谁?

来这里又有什么目的?

难道说是霍启朗的人?

他不甘心被架空,被打压,所以派了霍氏的心腹过来打算控制这里吗?

聂然想了又想,突然脑海中闪过了一道想法,随后脸色骤然一变地折返了回去。

该死!

这群人假扮海盗留在海岛上,肯定别有用心。

9区的人和海军陆战队的人这样贸然上去偷袭,万一低估了对手的战斗力,出现了不必要的损伤怎么办!

毕竟,对方到底什么来路,对方手上的武器装备有多好,他们现在全都不知道!

------题外话------

蠢夏今天写不出来了,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眼睑好像长了麦粒肿,一只眼睛红的不行,还流眼泪,所以这几天我可能不能一直盯着电脑了,大家担待吧。打算明天要是还不行,就去医院挂个号了。悲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