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 这份恩情,要怎么还(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在场的只有聂然一个人知道,李宗勇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虽然说掉入暗流的确是九死一生,但李宗勇早就派9区的人在下面等着了,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至于一睁眼就往部队跑,事实上她是不想暴露任务,免得牵连到霍珩身上罢了,哪里想到聂诚胜了。

这一切的确都是事实,只不过李宗勇用这番说辞,硬生生的把自己说成了一个为了卧底任务不惜奉献生命,更是为了让长辈安心而掩盖自己伤痛的孝顺孩子。

有那么一瞬间,聂然有些怀疑,李宗勇到底说的是不是自己了。

就这样,聂然浮肿着半张脸,站定在聂诚胜的面前,神情淡淡,没有表现出任何委屈和伤心。

可就是这番如此的表现,反而让在场的人觉得倍感酸楚。

“这下她总算是扬眉吐气了。”站在老冯身边的那个男兵在看到这急转的情势下,不禁再次轻松地笑了起来。

但那笑中却透着莫名的感慨。

其实,他作为一个9区的士兵,偷袭、伏击,这些不能见光的任务做的也不少,早就习惯了。

聂然所承受的他们都承受过。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竟还是有些心疼聂然。

当然,他心里很清楚,不是因为聂然是女兵的关系,而是她所反映的正是这群人里的一个缩影。

游走在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不被人所发现,所理解,甚至到死的时候别人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何意义所存在。

就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一般。

他的目光还是定格在聂然的身上,只不过思绪却早已飘远。

直到身边老冯的一声,“嗯。”

那冷淡的声响将他的思绪给牵扯了回来。

就在他想要吐槽一下身边人的时候,不远处的2区士兵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不小的动静。

“那如果叶小姐真的是聂然,当初把我们从沼泽里救上来的……不就是聂然?”2区里曾经得到过聂然救助的士兵突然开了口。

瞬间,身边其他那些士兵们都开始纷纷反应了过来。

“对啊!我当时还奇怪呢,怎么海盗会救我们,原来是因为这个!”

“还有,还有我们后来不都被海盗给放了么!”

“是啊是啊……”

2区的人开始不断地回想起当时在海岛上所发生的一切。

他们每一刻的感叹和恍然都像是一个个炸弹,在瞬间一颗颗的爆发了。

那些埋藏了许久,几乎被人遗忘的情节随着每个人一点一滴的回忆,都引发了极大的震动和骇然。

原来本就知道的和全然不知道的人在这一刻全都知道了。

聂然。

这个女兵,曾经在这里作为他们的敌人,以一个人的力量,用最沉默的方式救过他们。

如果没有她担着暴露的危险来营救他们,他们这群人至少有一半是死在那个沼泽里或者是断送在海盗的手里的。

如果没有今天聂诚胜的那一巴掌,或许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们今天的存在,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兵。

如果……

太多的如果了。

那些他们已经知道的,和聂然默默为他们所做而不得知的,让他们心中掀起阵阵的滔天巨浪。

而站在那里的聂诚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震惊于那个诡计多端,亲手把自己擒获,并且折磨囚禁的女老大,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于是一时泄愤的巴掌,结果却引起如此大的反应。

她竟然是个卧底!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海盗,居然是带领整个海盗群的老大。

让这群男人如此短时间内信服于她,这能力就是他都不一定拥有。

天,他真是昏了头。

聂然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如此之好,档案上肯定会记上一笔,那军途不可限量啊。

他竟然会在这种时刻打她。

完了完了,他这个女儿在进入部队之后脾气性格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软弱。

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在2区里打了她一巴掌后她离开2区时可没给自己半分好脸色。

现如今当众打了她,只怕……

正当想着如何收场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施倩一声低呼,“何佳玉!”

众人的视线瞬间全都齐聚了何佳玉的身上。

就连聂然都转过头朝着何佳玉看去。

只见,她被施倩搀扶地站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眼底泛着红。

聂然不禁挑了挑眉。

她好像没受伤吧?

怎么突然变成这幅鬼样子了?

聂然和她一个对视之后,就看到她一步步走了过来,言语中似有哽咽,“如果你是那个女海盗,那么……当时救我的……”

“是她。”身后的李骁在此时开了口,她的目光定定地凝望着聂然,很是肯定地道:“是她为救你,因此被打入暗流。”

聂然听了,视线随之转移到了李骁的身上,冲着对她轻勾了一下嘴角。

在这场卧底行动中,其实最先一开始发现自己有问题的,就是李骁。

不过,好几次李骁都被自己给糊弄了过去。

现在事情全都曝光了,她虽然理解,可被自己好几次的调侃,只怕现在很郁闷吧。

站在对面的李骁看到她嘴角挂着血迹,对着自己笑,清冷的眸光闪烁了一下,然后淡化了开来。

“所以,然姐你一共救了我两次?”身边何佳玉鼻头红红的,眼眶噙着薄薄的一层泪光。

事已至此,聂然也不再遮掩,点了点头。

可这头一点,这向来被严怀宇认为男人婆的何佳玉哇的一下就哭了,“你是不是傻啊,然姐……你……你干嘛救我……你知不知道那里是暗流,会死的!你缺心眼啊!”

当时她只是想到那个女海盗救自己死了,她心里就一阵阵难过。

更别提,现在告诉她,那个女海盗就是眼前的然姐。

这让她如何能承受。

一想到当初自己亲眼看到她被子弹打中后从悬崖下掉下去的样子,又想到当初自己从悬崖上掉下来,然姐为了救她时摔入水中的样子。

两种场景的互相交叠,让她的情绪一时间没有绷住,就此放声大哭了起来。

此时此刻,她才明白过来,原来然姐的手两次骨裂都是因为她啊。

都是因为她!

对面的聂然被她这一哭给哭傻了眼。

她还从来没见过何佳玉哭得那么伤心过。

当时被人打成猪头脸的时候她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现在却哭得像狗……

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不顾形象的哭。

“你哭那么伤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死了呢。”

聂然不怎么会安慰人,就想着缓和一下,结果却触动了何佳玉的神经线,被她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许你胡说!”

向来是聂然脑残粉的何佳玉竟然对聂然怒斥一声,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禁愣住了。

但他们也知道,何佳玉这回是真急了,也是真的后怕了。

“你说你是不是疯了!”何佳玉眼泪鼻涕纵横,哭的像个鬼地对聂然又喊了一句,接着更是捂着脸蹲在了地上呜呜地哽咽了起来,“我欠你那么多,你让我怎么还。你接二连三的救我……甚至为此连夏季考核资格都被取消了……你这前途……我要怎么还!你明明可以进那些最好的优秀部队,现在全因为我,都毁了……都毁了!”

“还有你的手……你的手两次骨裂……都是为了我……要是落下病根怎么办……你的前途……你的手……你不应该变成这样子……你应该很好很好才对……是我,都是因为我……”

她的话低低的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六班的那些人听了,有些女兵甚至微微撇过头,眼底泛着些许的酸涩。

因为他们看到聂然是如何为了救人,而眼睁睁地失去了这次考试资格。

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一次人生考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