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 她的存在太奇怪(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此,聂然皱眉,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不能确定。”

就单凭那一声二少就说霍珩出事了,那显然太过武断。

“我只能说,他肯定在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聂然坐在那里,神情看上去很是沉重。

李宗勇听了,心顿时一沉。

但随后他就冷静了下来,清了清嗓子,说道:“不会的,这臭小子在这十年经历了那么多,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出事的。你要相信他。”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李宗勇眉宇间挥之不去的忧愁和担心。

这下,谁都没有心思想九猫到底是谁,出现的目的了。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安静的环境里只听到窗外海浪的声阵阵响起。

气氛就好像是凝固了一般。

聂然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想了无数的可能性。

但她突然发现,自己最怕的不是他死亡,而是怕他遭受什么折磨。

就像当初他受N6和第三号的苦一样。

那种痛苦和折磨,比死都可怕。

那时候自己还在他身边陪伴他,这会儿自己不再他身边,就他孤身一个人……

越想心里越乱,聂然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再握紧,指节都泛起了白。

此时此刻,她十分迫切的想要让李宗勇把自己派去霍珩那边。

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在这种时候去添麻烦。

更何况事情都没有清楚,她就这样盲目过去,万一出些什么事怎么办。

达坤那件事就是她的突然出现,才会弄出那么多事情。

她不想成为霍珩的绊脚石。

也不能成为霍珩的绊脚石。

坐在对面的李宗勇看到聂然这幅模样,连忙压下心里各种B计划,宽慰道:“你别想太多了,那臭小子向来机警,肯定不会有事,反倒是你,你身体都还没好,要好好休息,要是到时候你有什么问题,那臭小子肯定要怪我没有照顾好你。”

“嗯,我没事,再等等吧。我还想再等等。”聂然坐在那里,眉头紧锁地盯着桌子上那只手机。

李宗勇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坐在那里陪着。

钟表上的秒针“滴答——滴答——”的响动着。

窗外,天色依旧深邃暗沉。

就如同她此时的心情。

时间慢慢地流逝。

聂然不知道自己生熬了多久,可能两个小时,可能四个小时,终于那只手机轻轻地震动了一下。

那轻微的声响让聂然精神一振,猛地站了起来。

李宗勇马上打开了手机,一条短信跃然于眼底。

没有中文,也没有什么一连串的复杂暗号,只是一个数字:1。

“这是什么意思?”聂然不懂他们之间的暗号,就如同当初他在车内空闪了几下车灯,看似不过是个无意的举动,却蕴含着他的各种消息。

“这意思是,他暂时安全。”

李宗勇这话,让聂然顿时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站在旁边的李宗勇见她这样,呵呵一笑地道:“瞧瞧你那紧张的样子,这臭小子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了。”

他话里带着调侃之意,聂然听了也才发现自己那着急慌忙的样子,于是连忙整理了下自己自己的情绪,说道:“言归正传,刚才你说阿九是咱们自己的人?”

“霍珩能够这么拼力要保下这个人,只能是他自己的线人,至于部队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的身份早就被抹去,知道他这个人存在的,只有三四个人,他怎么可能调动的了自己人。”李宗勇很是肯定地说道。

聂然若有所思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想了一会儿,摇头地说:“我觉得,她有可能连线人都不是。”

这下,倒让李宗勇有些诧异了,“为什么这么说?”

聂然仔细地回忆着刚才霍珩的话,娓娓道来,“他说过一句话,一旦阿九坐牢就成了废棋,还说让我一定要想办法给她一个有价值的身份,一个线人要给一个有价值的身份,这不是很奇怪吗?线人的价值就是能够传递消息,要什么有价值的身份?而且我现在的身份都曝光了,让我给有价值的身份,除了当兵,还能有什么价值?”

听着她的分析,李宗勇立刻沉默了下来。

聂然看李宗勇不反对,便继续道:“所以,我觉得她可能和那个幕后之人有什么关联。不然为什么一旦坐牢就成废棋,我想,他是为了就是不想断掉这条线,才让阿九一直活着,稳住那边。”

如此大胆的猜测,李宗勇想了想,缓缓地点头,“你说的不无道理。”

那臭小子做事的那点心思,这丫头向来猜的最准。

更何况她分析的也的确是十分的精准,也很符合那臭小子做事的风格。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想,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是要等他来告诉我了。”聂然很是笃定地道:“但是我能肯定,他不仅知道阿九是谁,甚至连她的真实身份都全都掌握在手中。”

这个浑蛋居然敢骗自己!

还说什么相信他的能力,九猫不会有问题。

他根本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九猫的身份以及出现的目的。

他就是不想自己介入其中,想要保全自己。

聂然越想越郁闷,要不是看在他是卧底的份上,做这个任务,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她肯定饶不了这个家伙。

她冷冷地半眯起了眼眸,带着一丝的危险。

李宗勇看她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那臭小子肯定是骗了这丫头什么,赶忙轻咳了几声,打起了圆场,“既然他这样说,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照做好了。”

聂然听了这话,就知道这是李宗勇在给霍珩打马虎眼儿。

还说什么以后要帮自己,结果霍珩一有什么问题,他这个做师傅的就立刻偏向他。

聂然那玩味儿地笑,立刻就让李宗勇有些尴尬了起来。

看李宗勇那副神情,到底是长辈,聂然自然不会不给台阶,她压下那份心思,再次将话题转了回来,说道:“可是不让她坐牢,还要给个有价值的身份,这两点很难。这个人行事十分的谨慎小心,要是就这么放了,只怕会引起她的怀疑。”

李宗勇觉得她说的不错,那个人是被抓的海盗,要想不让她坐牢,倒还有办法。

可还要给一个有价值的身份,这实在是太难了。

“你有什么想法吗?”李宗勇怎么想都想不出来,便转而问向了身边的聂然。

要知道,这丫头的鬼主意不比那臭小子少,说不定她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聂然坐在那里,思索了片刻,突然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有!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方法,不过可能得需要你的支持。”

李宗勇一听,立刻来了兴趣,“哦?说说看,什么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

窗外的夜色,凉如水。

营长办公室的灯光却还亮着,透出了一抹单薄的灯光。

不知过了多久,聂然和李宗勇的交谈差不多到达了尾声。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但真的要实行,还要做好各种计划才行,你让我考虑一下。”

李宗勇神情严肃,很显然聂然给了他一个难题。

聂然也知道自己这个主意的确是有些为难李宗勇了,为此也不催,只是道:“我也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而已,如果营长有更好的,那自然是最好了。”

李宗勇笑着道:“你这个如果还算是不成熟的想法,那我基本上就算得上是没想法了。”

又聊了几句,李宗勇便让她赶紧去休息,毕竟她身上还带着伤,再加上明天军火库要开启,还需要她在旁边盯着,会很辛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