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 荣誉和付出是同等的(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这话乍听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

的确,只要能完成任务,何必去计较这一枪两枪。

但这是对其他人来说,对狙击手就应该是要一枪致命。

“如果可以开那么多枪,那还叫什么狙击手。”叶慧文有些不赞成地道。

而且在她心里最好的狙击手就应该一枪击中目标人物,配合其他战友解救人质。

站在身侧的聂然对于她这样认死理的说法颇感无奈。

的确,狙击手是应该要一枪击中目标人物,因为惊动到目标人物,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但是……

“你说的是暗中狙杀,当时我的命令已经惊动了目标人物了,所以你所说的一枪击毙根本不成立。”

再说了,九猫当时动作速度那么快,还和自己纠缠在一起,能开枪射中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如果没有那时候霍珩教自己那几招,今天易地而处,她都不一定能开那一枪。

叶慧文被自己逼到这种地步,已经是了不起了。

“你真的很不错,我相信等回去,就算陈军不破例收你,季正虎也会注意到你。”聂然站在甲板上,嘴角翘起一抹小小的弧度,“这样一来,你离你的狙击手梦想又近了一步。”

这也算是还了当初叶慧文替自己说话,训斥张一艾的那份情了。

要不是为了那份情,她也不会在部队的时候闲来无事提点她几句。

只不过没想到,自己原本是想还人情,结果却误打误撞救了自己一命。

这算不算是好心有好报的结果?

聂然在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已是秋天的深夜,海风中透着凉。

她们两个人就这样站在甲板上,没有说话,听着海浪声一波又一波。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信任我。”忽然,就听到身边的叶慧文开口说了一句。

聂然回过神,不在意地说道:“那是因为我控制的住你,并不是信任你。”

要找一个枪法拔尖,但是能力在自己之下的太难了。

9区的人远在自己之上,而李骁的能力又和自己不分上下,虽说两个人经历了那么多,也算是默契,但是她的个性绝对不会愿意做那个被掌控的角色。

至于其他2班的人,她从来没有合作过,自然不会去考虑了。

只有叶慧文,最符合她的要求,而且幸运的是自己还教过她一些,更加适合。

但站在旁边的叶慧文显然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一脸的疑惑和惊讶。

什么叫控制得住自己?

为什么这话她一点都听不懂呢?

看到身侧这位满脸呆愣的叶慧文,聂然只觉得好笑,“好吧,你认为那是信任,那就是信任吧。”

事情都已近过去了,再争这些东西早就毫无意义了。

“你的悟性不错,为了感谢你救我,等空闲的时候我再教你几招。”聂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当初教她东西是为了还那份情,结果没想到情没还完,反而又欠了一笔,而且这笔情分可不小,还是救命之恩。

这下,可有的还了。

然而叶慧文并没有聂然的话而变得高兴,她的情绪依旧有些低落,“可是,悟性再不错,我也没有救下你。如果今天我们两个人互换,你一定能救下我。”

聂然眉头微微蹙起,“你为什么要和我比,我有训练过,而你没有,起跑点不同怎么能混为一谈?更何况我也不是百发百中,我也曾失误过。”

叶她这一句话,让叶慧文顿时来了精神,“你失误过?真的吗?”

聂然看她那神情,不免失笑道:“我又不是神,我怎么可能没有失误。”

她也曾经是一个不谙世事,只会抱着芭比娃娃哭着喊妈妈的普通小女孩儿啊。

只不过……

后来一切都变了。

为了活下去,那只原来只会抱着芭比娃娃的手摸上了枪。

原来挂着天真无邪的笑也变得味。

甚至就连整个人也全都脱胎换骨的变了个彻底。

“我也和你们一样,都是一步步被子弹喂大的。”聂然想起前世那一幕幕,感叹了一声。

“可是,你在我们的眼里,真的是无所不能。”叶慧文没有听出话里的深意,以为她说的是和自己一样,天天摸枪训练。

殊不知,她是在枪林弹雨,你死我活中这样成长起来的。

聂然听了她的话,不禁笑了。

无所不能?

“如果我真的无所不能,我哪里会需要向你求救,还把自己弄得一身伤。”她指了指自己肩上绑着的绷带,以及手背上的被针扎的针眼。

“就算你一身伤,依旧还是很厉害。”叶慧文由衷地道。

明明他们都是同一届的,聂然却已经被派出去做卧底任务,并且还完成的如此出色。

她的谨慎聪明,细心大胆,让她在海岛和部队之间游刃有余。

甚至就连她穿着部队的训练服都能把群海盗给耍的团团转。

要知道,当时她就身在海盗窝里,一旦他们发现点什么,一人一枪直接就把聂然给射成个马蜂窝了。

就这份功力她真是自愧不如。

“你只看到我的厉害,却没有看到我所付出的是什么。”聂然听她话里话外都是那份崇拜,忍不住想要好心的提醒。

有时候别人的“厉害”里所承受和付出的往往都是成正比的。

有多大的荣耀,就有多少血汗和泪水。

可转而瞧见叶慧文那向往的模样,最后还是将那句话在舌尖转了个圈,然后咽了回去,重新道:“你不用羡慕,你也会有那一天的,只是需要时间和那份坚持。”

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她原就有些累,不过是看在叶慧文为自己受了那么大的惊吓份上,强撑着和她聊罢了。

“早点睡吧。”聂然对她说道。

叶慧文点了点头,“嗯,你先去休息吧,你受了那么多伤,需要多多休息才对。我再吹会儿风。”

聂然听了也不再强求,点了下头转身就朝着船舱内走去。

在临进船舱的时候,聂然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了还站在甲板上独自一人的叶慧文。

浓重的雾气中只看到她孤寂的背影,一阵夜风吹在她的身上,“哗啦”一下头发就被吹散了开来。

史上聂然这个时候身体真的已经不是特别的舒服了。

几天几夜没有好好睡过,又饿着肚子,伤口带着炎症,还发着低烧。

但就是不知怎么了,看到叶慧文那个样子,最后还是忍不住地开口对她说了一句,“其实,有时候这一步跨出去了,也就觉得不过如此了。”

说完,也没有管叶慧文到底什么反应,聂然转身走进了船舱内。

她觉得自己对叶慧文说的够多了,就是对何佳玉她都没这么说过。

虽说是对她有些亏欠,但如果做狙击手,她这道坎迟早是要面对的。

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到底能不能跨过去,还是要看叶慧文自己。

聂然穿过那条走廊,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对面的门锁有了轻微的响声。

她转身看了一眼,发现是李骁。

“你怎么自己房间不住,跑那边去?”聂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很是不解地问道。

李骁随手关上了房门,说道:“你睡觉向来浅眠。”

她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想打扰自己休息?

聂然一怔,挑眉笑了起来,“你这么替我着想,那礼尚往来一下,我是不是也该问一句,凌晨时间你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李骁整理了下衣服,淡淡地说道:“何佳玉刚才梦魇了,才睡下去,我没睡意了,就起来了。”

聂然眉头轻拧了起来,“梦魇?好端端的怎么会梦魇?”

“这几天她情绪大起大落,又一直绷着,可能多少受到了点影响。”李骁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刚才一直在梦里叫你名字。”

对此聂然的反应倒是很平淡,她嗯了一声,就说道:“那你自己随意,我休息去了。”

------题外话------

写到然哥说那句话的时候,蠢夏不得不说,嗯,有多大的成功,就有多少的汗水,所以妹子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喂!

PS:突然觉得自己好励志,以后请叫我励志夏【迷之正经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