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 挥之不去的担忧(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眼睛黝黑而明亮,淡淡的笑意中透着细碎的光芒。

似乎的确是在为九猫高兴一般。

只是站在这被黑暗包裹的走廊上,她的笑显得是如此的不真实。

站在旁边的九猫总觉得心里有些奇怪,但是又不知哪里有些奇怪。

这一路上聂然对自己的态度既不算热络,也不算疏离,好像真的是真心欣赏她,推荐她进部队。

但那也只是好像。

她总觉得以聂然的为人似乎有什么目的存在其中。

可是有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无奈之下,九猫只能按捺下了心里头的一丝异样,神情冰冷地点了下头。

“那好,你现在先去领衣服还有床褥,等会儿我带你去寝室,我们寝室正好有一个床位。”说完,聂然就与她擦肩而过,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长长的走廊上,灯一盏一盏地从聂然的头顶的掠过。

那忽明忽暗的光和影在她的身上不断闪现,竟让她嘴角不变的笑容显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就连眼神中闪烁着的细碎光亮也莫名的寒厉了起来。

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子。

而身后的九猫因为紧跟在后,并没有发现这一幕。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办公楼,去拿了衣服和床褥等基本的生活用品之后,就回到了宿舍里。

“哪个床位?”九猫拿着床褥站在了那里,问道。

聂然朝着某一个点指了一下,“那个。”

接着就去整理自己的床单被褥去了。

那天跑得太匆忙,半夜收到消息就上直升机,压根就来不及收拾,这一乱就乱了这么长的时间。

而还在原地的九猫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眉头轻拧了一下,提醒道:“有人。”

聂然的手一顿,也将目光放在了那张空荡已久的床上。

上面的东西其实大部分都已经收拾掉了,只有一小部分的杂物放在上面。

那都是古琳还没有来得及带走的东西。

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聂然情绪微沉,片刻后才对九猫说道:“没事,那个人暂时不会回来了。”

说着她就走到了古琳的床位上,将古琳的杂物一点点都打包了起来。

“我自己来。”

九猫以为聂然是要帮她一起整理,所以想要上前拒绝她的好意。

但手才刚要触碰到古琳的杂物,就被聂然轻轻一侧身,避让了开来。

“不行,这个必须得我自己来。”

古琳的东西她不希望由外人来替她收拾。

聂然很是认真地将那些杂物全都细心妥帖的安排在了自己的柜子里。

反正她自己原来的东西也不多,那柜子空空荡荡的很,放古琳的那些小东西也完全没有问题。

整理完了古琳的那些杂物和她书桌上以及柜子里的一些小东西完,再三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对九猫道:“可以了,这里以后就是你的衣橱和书桌,你自己整理一下吧。”

重新归置了一下自己柜子里的东西,还有床铺,聂然转身就往宿舍外面走去。

九猫看她为自己收拾了那么些东西,又那么晚还要出去,不禁多嘴了一句,“你干什么去?”

聂然扯了抹笑,“当然是训练啊,还能干什么。”

这些日子因为受伤一直没有训练,现在也该重新训练起来。

“已经十一点了。”

九猫的言下之意,聂然自然是懂得,不过……

“那又如何?”

她的反问让九猫顿了一下。

随即反应了过来。

也对,以聂然的为人和做事方法,向来不受任何的拘束。

现在部队没有人,自然也就没有人管她。

还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更何况聂然当初在霍氏的安保公司里就向来日夜颠倒训练。

“没有。”九猫回了一句之后,便继续收拾了起来,但接着又想到了什么,及时叫住了已经走出门口的聂然,“那这段时间我要做什么?”

既然预备部队的士兵都还在海岛上,那没有了教官,这段时间她要留在这里干什么?

被叫住的聂然转过身,对她说道:“在这里,你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然后争取留下来。”

“如果我没留下来呢?”

聂然整理了下帽檐,唇角微微挑起,“以你的能力我知道留在预备部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没有如果。”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转身下了楼。

空旷的训练场上只有她一个人绕着圈子地跑着。

已经是凌晨的初冬,随着她的喘息,一团团的白气从她呵了出来。

结束了军火库的任务、结束了九猫的营救,没有了那些烦人头痛的计划,落了一身轻松的聂然却在这个带着寒意的初冬格外的空落。

特别是在如此安静的环境里。

前几天还能用营救九猫来塞满自己整个脑袋,而现在……那种心浮气躁的情绪又再次出现了。

无论跑多少圈,嘴角如何上扬,可对霍珩的担心却一丝都没有减少。

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是否安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