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不是不相信,而是舍不得(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一时间没听明白他的意思,但见他姿势不舒服的时候手还是下意识地伸了出去,虚扶着他的腰,避免霍珩的动作太大,拉扯到伤口。

等替他调好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以后,接着,聂然才略挑起了眉角,“感谢我出事?这话到底是你说错了,还是我会意错了?怎么听起来,你好像挺巴不得我早点出事的感觉。”

在聂然颇有深意的眼神里,霍珩也愣了愣,随即便知道她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怎么会,我何其有幸能有你。”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了刚才那股故意讨饶逗她玩儿的神情,反而黑沉锋利的眉眼里带着一抹温柔。

“真的很幸运。”

在事关海盗这个问题上,他骗过眼前的人两次。

一次是将她送过去。

一次是九猫的事情。

当时他有自己的顾虑,因为这个任务越做水越深,很多他无法预测到的事情都在悄然浮出水面,危机四伏,他不想让聂然过多的介入其中,无法抽身,所以一再隐瞒。

也知道,事后聂然可能会不理解自己,不原谅自己,甚至就此转身离开。

其实,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是有过心理准备的。

但是即使是这样,在翻脸离开他,和她会死之间,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不是不相信她,而是舍不得。

是的,舍不得。

以前他喜欢她,欣赏她,并且憧憬着他们并肩作战。

可真的当喜欢成了深入骨髓的爱时,他开始害怕了。

他不想她去涉及丝毫的危险。

他想为她能够撑起这一片天,给她一世无忧。

他怀念那时候,自己和她在那个空旷的别墅里,每天坐在小花园里看看花、喝喝茶的日子。

尽管清苦,就连茶叶都是奢侈,但是他却觉得舒适、平静。

而不是现在这样,让她随时在危险之中穿梭。

经历受伤、流血的事情。

他在没有解决完任务的情况下将她捆绑在身边,已然是自私,又怎么可以让她陷入危险之中,甚至受伤。

如果将她置身于危险之中就是爱她,那他宁愿放了她。

所以,他选择了欺骗,也早已准备承受这样的结果。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聂然会原谅他。

而且两次都原谅了自己。

这让他如何不幸运,不感动。

他黝黑深邃的眼眸凝视着眼前的聂然,深处有着点点的光亮,然后就要伸手去抱她。

只是,身上还有伤的他实在不宜有太大的动作,聂然看他非要抱自己不可,无奈主动凑了过去。

已经恢复成正常温度的霍珩很是艰难地虚搂着她,其实这样抱着一点都不舒服。

既要照顾到他的伤口,不能抱得太紧,又不能距离太远,怕他的手够不到,反而牵扯到伤口。

于是,她只能微微佝偻着背,脑袋轻搭在他肩窝处,而身体却和他保持着一段小小的距离,避免触及到他的伤口。

“别以为你说两句好话就糊弄过去,该坦白的今天都要给我坦白个干净,要是再有遗留问题,下次我可没那么轻易就原谅你。”聂然在他耳边小小地威胁道。

霍珩这下真的笑出了声音,只是那磁性低沉地笑声震得人心头微颤。

“好,我坦白,我可不想被劝退。”他低笑了一句,才继续道:“我说的那句你出事,就是那次你被霍启朗发现,九猫替你挡一枪的事。那件事一出之后,我本来是顺势而为地出面试探让她去海岛的,但谁知道你居然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动作还比我快。”

聂然闻言,从他怀中退了出来,若有似无地勾起了一抹玩味儿地笑,“那看来我真的是妨碍到你了。”

霍珩轻捏了下她的脸蛋,道:“不过你妨碍的很好,我本来也并不想和她面对面的接触,没有了我知情,她做事自然就不用太过顾忌。”

他的一句做事让聂然不禁将注意力重新给拽了回来,“那她到底在这其中扮演的是一个什么角色?”

她在霍珩这边听了很多关于海岛上的计划,也得知并且确定九猫的确是属于第三方。

但是,她还是想确定一下,九猫所扮演的是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角色。

“和你一样的身份。那边的人应该是追查到了军火库的存在,于是就寻找了个机会想要潜入霍氏,然后捣毁那个军火库。然后趁着他们军火的短缺,想要就此吞并。”霍珩说道。

聂然眯了眯眼,“所以她的确是有目的的靠近你。”

霍珩眼神犹移了一下,低垂着眼睑,嗯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