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 撩完就跑不地道(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摆,拍了下肩头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轻飘飘地道:“行了,已经给你占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她眉眼弯弯地站在距离霍珩不远处的地方,笑得犹如奸诈的小狐狸。

坐在那里的霍珩将手收回,眼眸沉沉地凝视着她,声音透着一丝暗哑,更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过来。”

聂然笑眯眯地站在那里,一边欣赏着他这番狼狈的模样,一边故意说:“不好吧,万一又占你便宜怎么办。”

她那副娇俏又带着坏笑的神情,让霍珩漆黑的眼眸深处迅速腾升起了一抹别样的情绪。

“过来。”他的声线越发的低沉了起来,仿佛大提琴一般拨人心弦,“然然。”

聂然嘴角的笑微顿了顿,心更是刹那间跳漏了一拍。

她还是头一回听到他这样叫自己。

其实聂然这个名字并非她的名字,更何况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可直到刚才他喊的那一声时,她突然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多了一丁点意义。

聂然压制着心底翻涌的情绪,依旧站在原地,笑问道:“确定?”

“嗯。”霍珩缓缓地点了下头。

聂然往前小小地走了一步,“那还说我占你便宜吗?”

她的前进让霍珩眼底闪过一抹幽幽的光亮,但随着她的停下,目光中有添了一缕血腥黑黯的光芒。

“不。”

他惜字如金,气息深沉,聂然也知道他已经到临界点了。

事实上,她哪里会真的就此结束,不过是故意逗弄他一下而已。

两个人一个在部队,一个在A市,常年不见,这次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她哪里舍得委屈了他。

“真乖。”

她说了这一句之后,便如愿地走到他身边。

然而,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聂然才刚靠近桌边就感觉眼前一花,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整个人已经仰躺在了霍珩的怀里。

霍珩出手的速度太快,估计真的是被逼急了,即使受伤,但那速度比他平时还要快上几分。

以至于聂然稍不注意,就被他给直接拽了过去。

“喂,你的伤……”聂然怕压在他伤口上,小小挣扎了起来。

可才刚刚一动,就被霍珩果断镇压了下去,“没事,死不了。”

死不了?

这是什么话!

她可是折腾了一晚上才让他退烧的。

这家伙是觉得不是自己伺候,所以无所谓吗?!

聂然正要说话,结果就听到耳边霍珩的声音传来,“撩完就跑可不地道,嗯?”

那尾音低低沉沉地钻入了了聂然的耳朵里,让她心口轻颤。

“谁说的,我做人向来都很地道的。”她笑眯眯地躺在霍珩的怀中,说道。

霍珩的眼底一深,“是吗?那我倒要好好看看。”

说罢,就低头擒获住了她嫣红带笑的唇。

屋子里,再次响起了湿濡的声响。

黑暗中,霍珩的手已经不可控制地再次滑入了她的衣摆中。

聂然很配合,她就这样圈着自己的脖子,躺在自己怀中,只是那样配合的让霍珩浅尝即止的他在心里想要爆粗。

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要刹不了车了。

干燥的指节上有着常年摸枪的老茧,轻轻一触碰,耳边就响起醉人的咽唔声。

真是又磨人又恼人的小野猫……

霍珩带着些许的恼怒和愤愤,惩罚性的拖住了聂然的小舌,狠狠地吮了起来,拉扯中舌根有些发疼,让聂然不禁“唔”了一声,生出了些许的抗议。

但是此时身前的男人满满都是委屈和哀怨。

狠狠地亲了几口,他克制地抬头,然后沉着可怕的脸色,将身后的卫衣一把套在了她的身上,替她整理起来。

聂然看到没有吃饱的某人黑着脸,禁不住笑了起来。

这可是他非要自己过来的后果,可不是她小气,撩完就跑。

“再笑,我可就真不客气了。”霍珩看她红唇上带着一片潋滟地光泽,眼底好不容易清明的眼再次黯了下来,低声警告了起来。

聂然也不想折腾他了,轻松地跳下桌,将衣服整理了一下。

随即,霍珩又将身下垫着的黑色大衣递给了她。

聂然接过衣服,等到全都穿戴好了之后,她又转身拨弄了一下快要熄灭的火堆。

她的动作很慢,神情很认真。

一下,又一下地拨着火堆里的木头。

坐在那里的霍珩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心里那股燥热感就这样神奇的消散了。

过了一会儿,火重新烧了起来,聂然这才起身,开口说道:“行了,既然你醒了,也平安了,那我就走了。”

霍珩点了点头,望着火堆旁那个正对自己笑语晏晏地女孩儿,说了一声,“好。”

话音刚落,站在那里的女孩儿却突然又朝着霍珩的方向走了过去。

------题外话------

糖撒的开心不开心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