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重复的手法,就不要玩了(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沉默了片刻,觉得如果自己再继续装傻下去,可能惹怒这个男人,反而到时候一枪毙命,与其这样,还不如认下。

反正这张脸也不是自己,过了这一劫,将来即使再见面或是路过,他也只当自己是路人罢了。

想了又想,终于聂然抬头,嘴角噙着一缕笑,“既然认出我来了,那更应该放我走才对,好歹也是老相识。”

那男人原本听到她的承认还想再揶揄她几句,可是当听到后面的话,再加上看到她那张笑容无害的脸时,若不是此时的他身上受了伤不能放声大笑,只怕现在真的要拍掌大笑了起来。

老相识?

哈哈,真是亏她说得出口。

那男人笑得胸口一阵震荡,似乎是牵扯到了伤,让他有些微微皱了下眉,敛了几分,“老相识?你当时在那间小诊所里拿我做筹码,还在那个鞋店里骗我,现在和我说老相识?”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够大胆子的。

而这会儿,身边那群真好奇聂然身份的人听到自家老大这番话,顿时一拍脑袋想了起来!

“哦!我记起来了!你是那个……那个骗我们警察来的人!”

身后那几个手下也随即想到了,说道:“何止啊,她那时候还打伤了我们老大!”

瞬间,所有人不善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聂然的身上。

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臭丫头当时骗他们什么警察来了,害得他们跑得那么兵荒马乱。

原本以为这仇是没法报了,没成想今天还能再见到。

一想到那时候他们像个无头苍蝇似得乱窜时,他们想宰她的心都有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聂然看到那些人带着恼怒不已的神情望着她,并且步步向她逼来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或许不承认才是更好的选择。

但是,现在承认也承认了,要在否认只会徒增笑话罢了。

于是她便说道:“不管我当时是否骗你,可至少有一点很明确,我的存在对你们没有危险性。搜易你只要放了我,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聂然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男人。

“本来我就是莫名被卷入其中的,现在我只是想要离开,应该不算什么很过分的要求吧?”

“你的要求的确不过分。”那个男人才说完,却忽然又对着聂然恶劣一笑地道:“不过,你觉得可能吗?”

聂然眉头轻皱起,问:“那你想怎么样?”

那男人似乎很喜欢看到聂然这幅处于劣势的模样,即使在自己受伤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还是咧嘴笑道:“不怎么样,遇到老相识总要好好聊聊才行,毕竟除了今天的账,以前还有一些陈年老账也要算一算才行。”

而身旁的那些人也立刻附和道:“没错,是得算一算。”

那些手下说着就动了动脖子、压了压手指,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压迫所发出的声响就此响起。

聂然见那男人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神情微沉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冷凝,“你真的确定要和我算?你最好明白,现在你能在这里带着你的兄弟,相安无事地站在这里和我谈谈,那都是因为我出手救了你们,才让你们有了这个机会。无论我是不是自保,从帮你们甩掉追杀你们的人那一刻起,你们活着就是受了我的恩惠。更何况我现在也并没有直接把你们送进警察局,不过是为了活命,才留了这一手。”

她的话让那群人的动作不禁缓了下来,并且视线不由得都看向了自家的老大。

坐在那里的男人嘴角的笑容依旧保持不变,但却没有再开口。

聂然实际上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得那么僵。

她虽有脾气,也有能力,但是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地盘,再加上李宗勇也对她有过嘱咐在外面不要生事,所以能用说话的方式解决,她尽量就用说话的方式来解决。

“我现在想要的只是你能放我下车,至于这辆车子你们开走,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聂然趁热打铁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男人沉默了几秒。

只是这几秒的时间,聂然却觉得无比的漫长,仿佛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了一样。

终于,在停顿了几秒之后,那个男人终于开口了。

只见他邪邪地勾起了唇角,再次露出了恶劣地笑容,反问道:“如果我说不呢?”

当下,聂然眼底一道冷冽的寒光闪过,“那就只能让警察和你好好聊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