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不能说的秘密(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端的宋一城沉着声音继续道:“是的,选择性失忆是指在一个人在受到外部刺激或者是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是逃避一些人或事。”

“那有可能会被治愈吗?”对于医学这一块聂然并不熟悉,所以她一遍遍地仔细地询问着。

宋一城也并没有感到厌烦,一次次的回答道:“那就要看她受伤的程度了。一般情况下,选择性失忆经过时间会逐步的恢复,但是如果这件事对她本身有很大的心理影响,那么在心理上就会启动自我保护程序,一直会选择性的选择遗忘。”

“那你告诉我,她现在记忆恢复的几率到底是多大?”聂然问道。

“这个我只能说,我也无法确定,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刺激或者是别人的一两句话就能触动病人的那根神经线。”宋一城很是保守地道。

事实上,聂然也知道这种失忆的情况,即使是医生也无法百分百的确定。

绝大部分都是靠病人自身的。

聂然想了想,最后问道:“那如果我和她说那件她遗忘的事,那她会受到刺激出现问题吗?”

她很怕既然是古琳自身想要刻意遗忘这件事,那么会不会自己的坦白而导致触发了她的神经线,再次受到伤害。

“这是肯定的,一般在这种时候作为医生会建议你们只能引导,但是绝对不能直接去和她说。”宋一城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想应该不是好事,所以在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下,还是尽量少和她说这些事情,因为她很有可能会承受不住,然后心理防线崩塌,从而一蹶不振。”

聂然语气微沉,很是凝重地问:“如果这件事我非说不可呢?”

“那……为了病人着想,我希望你能克制。”

宋一城如此这般的忠告,聂然望着阳台外早已黑下来的天色,最终眉眼沉沉地回答道:“好,我知道了。那她什么时候出院?”

“在观察几天差不多就可以了。”宋一城说道。

“那到时候她出院你给我打个电话,到时候我亲自来接她。”

宋一城对此倒是很快的应答了下来,“可以。不过,你什么时候把成你的承诺兑现了?”

“什么承诺?”

聂然这会儿给他打电话,除了问古琳的身体情况,还有最重要的疑点就是,到底什么承诺。

她真的没有任何记忆力。

电话那头的宋一城连忙说:“古琳醒了,你难道不请我吃饭吗?”

聂然扬了扬眉,问道:“古琳醒了为什么我要请你吃饭?”

“这不是你答应我的吗?”宋一城立刻就急了起来。

聂然嘴角勾了勾,当初回部队之前,她有和宋一城提及过,希望他能在医院里好好照顾一下古琳。

也知道古琳能醒过来,肯定有他不可磨灭的功劳。

按理说,她的确是应该要请宋一城吃一顿饭的。

不过看他急不可耐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要逗他一下。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古琳是你的病人,你作为医生就应该好好治疗。难道你会因为我那顿饭,就放弃对她治疗?”

“怎么可能!医生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好吗!”

在说到医德这个问题,宋一城的语气那是非常十分之正经和认真。

完全毫不退让。

聂然知道在这一点上他是绝对的坚持,为此无声一笑,“那不就完了,那要我请你吃什么饭。”

“可是……”别吃瘪的宋一城还想要反驳,但又不知道拿什么去反驳,正憋闷自己为什么总是在聂然这里讨不到便宜的时候,就听到车窗外一阵轻叩声。

“先生,这里不能停车,你再不开走,我就要开罚单了。”

聂然在电话那端都听到了那名交警的话,于是连忙对宋一城收到:“好了好了,你安心开车回家吧,那顿饭我不会逃票的。”

宋一城刚想和那名交警说抱歉,结果听到这话时压根就顾不上那名交警,立刻眼底带着喜色,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能耍赖。”

聂然不耐地应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我先去吃饭了,给你打电话早就饿了半天了。”

“你还没吃饭?那你快去吧,别饿坏了身体。”宋一城忙不迭地催她去吃饭。

聂然敷衍地嗯嗯了两声,就直接挂了电话。

当她把手机放回衣橱内后,她顺势靠在了衣橱上,脸上已没有了笑意。

宋一城让她为了不要刺激到古琳而隐瞒整件事。

那么,这件事岂不是彻底成了不能说的秘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