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 想耍赖?没门!(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宗勇的笑声让屋内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但这也依旧挡不住安远道责怪和气恼的眼神“你可真是个疯丫头!”

什么为了活命才走这条路,别当他们都是傻子。

那些路线他们这些教官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只需要看一眼就能清楚,聂然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走季正虎原计划好的路线,而是重新设定了一条充满危险荆棘的路。

只不过没想到恰好那片区域发生了火灾,这才歪打正着。

听她现在说的轻巧,其实这里面很是凶险。

大风、陡峭山壁,每一处都可怕的吓人。

可她之所以这么做,在场的人也都很清楚,即使她再怎么喜欢剑走偏锋,但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早点完成任务回来,也让安远道能早点回归。

其中的用心良苦,让季正虎原先想要说的训斥话只能吞回了肚子里,随后目光一偏离,就看到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迷彩长袖,而外套却不知所踪。

“你衣服呢?”他神情严肃地训斥,“这么冷的天,你也不怕感冒。”

当初离开的时候她分明是穿着一套厚厚的冬衣,这会儿却只剩下单薄的长袖。

这大冷的天,风又那么大,晚上连火堆都生不起来的极端天气下,她居然连外套都没有,这不是找死么!

只是,还不等聂然开口,身边的安远道就哼哼了一声,眼中带着一丝嫌弃之色,“感什么冒,以前你大冬天拿冷水泼他们你都没担心他们感冒,这会儿你心疼个什么劲儿。”

好吧,他承认他其实就是不爽这木楞小子。

虽说他没联合聂然骗自己,可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反正总而言之,就是看那小子不顺眼。

可结果,这话却让坐在旁边的别让钻了空子,“季教官心疼我不忍下狠手训练我,那安教官你来呗。你当时答应过我,只要你的要求我达到了,你就教我,现如今我可是全都达到了。”

被这话给噎住的安远道顿时看着眉眼弯弯的聂然愣了愣,但很快他眉头一皱,嘴一撇,“达到?谁说你达到了,你说这些话谁能证明。”

“我能。”季正虎立刻出声道:“这些训练我都有在旁边亲自盯着,的确都到达你的要求了。”

安远道轻哼了一声,“亲自盯着了?你确定吗?当初说好七天的野外生存,然后到终点你去接她,可现如今她是回来了,但你有亲自站在那里,然后亲眼看到她到达终点?”

季正虎一怔,眉头立刻拧成了一个川字。

的确,当初的原定计划是七天后他在终点等聂然,只是随后的一场火灾打乱了所有的计划,他一心都在搜救失踪的聂然,怎么可能会去终点。

自然也不可能亲眼看到聂然是否真的到达终点。

但在季正虎的心里,他觉得聂然不是那种会说谎话的人。

可他觉得不代表安远道觉得。

事实上,安远道就算心里也觉得聂然不可能说话,嘴里也绝对不可能松口。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反将一军的地方,他哪里那么容易松口。

安远道自以为自己找到突破口,嘚嘚瑟瑟地做着结论,“所以综上所述,你的任务并没有完成。”

这一句话,让季正虎和坐在对面的李宗勇紧锁起了眉头。

他们两个人都觉得安远道这分明是故意的。

虽说他们不能证明聂然是否有达到过终点,但是也不能彻底确定她没去过啊。

李宗勇正想开口说话,结果就看到聂然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难不成这丫头还有后招?

不至于吧?

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李宗勇这下也有些好奇了起来,暂时坐在那里静静等着。

只见,聂然不急不躁地微微一笑,心里似乎早已做好了一番打算,胸有成竹地回答:“季教官没有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我的外套能证明。”

外套?

好端端的怎么没事提到外套上了?

一群人里除了李宗勇这只千年老狐狸有些了然之外,另外两个人还有些懵然。

接着,就听到聂然继续道:“我生怕你会耍赖,所以我把我的外套丢在那里做记号了。”

这话一出,季正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早就料到安远道可能会给自己使绊子,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就留下点自己的东西来作为证明。

只不过这次她只带了地图和军刀,这两样东西都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所以才特意脱下自己的外套作为证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