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 功亏一篑?!(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眼看着他真的可能会气疯,为此及时刹车,“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真是一点都不经逗。”

对此,安远道咬着后槽牙,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什么叫一点不经逗?!

他是狗还是猫!

居然敢逗他?!

而且他都快气得七窍生烟了,她还说只是在逗弄自己。

那她要是真的想气人,还不直接把人给活活气死了?!

这个丫头简直就是反了天了,一点尊卑大小都没有!

也不知道季正虎是怎么教她的!

不对,那季正虎现在也好像被这丫头给带坏了,言语中时不时的就包庇这丫头。

还有,最让他郁闷的是,不止那季正虎,还对营长!

营长每次看她和她说话的时候,总是乐呵呵的。

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怎么收服营长的。

他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生着闷气。

聂然看着他背对着自己那副受气小媳妇儿的模样,只觉得好玩不已。

但这会儿实在不是笑的好时候,于是也只能按捺了下来,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回来,无非就是芊夜的事让你怕了。你怕自己教不好,怕那些人经过你一教,都走了芊夜的老路。”

“我才……”

聂然见他要开口反对,立刻就说道:“别和我说不是。其实你最怕的就是觉得自己已经没资格教了,所以才那么抗拒教我。”

安远道被她一句话击中,无声的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些什么。

聂然看他顿时没了反驳之力,便继续道:“可是你怎么不想想,汪司铭也是你的学生啊,还有方亮,还有整个一班,他们都很好,也成功的一个个进了那些尖子部队。你不能因为芊夜一个人,就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吧。这对我,还有曾经的一班都不公平。”

她的话让车内陷入了一片沉默。

窗外的天色早已黑了下来,狂风也稍稍收敛了几分,此时周围寂静无声,狭小漆黑的的后车座内,只看到安远道低垂着头不吭一声。

身边的聂然也不催,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她。

这种气氛下,安远道虽还有些气恼,但是沉默了片刻,还是开了口,“你不懂,芊夜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我花了很多心思和心血的……”

而就是这么花费心血最多的人,却最后成了这番景象。

这让他如何不打击,不讽刺。

他哪里还敢去教别人。

如果再教出芊夜第二,那该怎么办,他要怎么向别人的父母交代。

这边的安远道在独自一个人心痛,那边的聂然却好死不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里也听不出是调侃还是安慰,“没事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让安远道霍地转过身,怒瞪着眼睛,大声斥道:“你当是买鞋啊,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本来就是啊,当初你一心想要把我收进一班,那时候我不肯,而你还有芊夜。现如今芊夜死了,你身边空缺了一个,而我呢现在需要你教我,这难道不是名命中注定,注定老天让我弥补你这一缺憾么?”聂然坐在他身边,替他十分的“理性”地分析道。

安远道被那小词儿一套套的给噎得没了话。

明知道她说的是歪理,但是就是找不到什么说辞反驳,只能在黑暗中皱着眉头瞪着她。

聂然很是友好的宽慰地对他说:“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像芊夜这样的。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像她一样钻牛角尖的,我想得特别开,绝对没她有那么大的责任感,遇到做不了的任务我一般都直接就不做了。”

安远道听她这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原本沉浸在那浓浓悲伤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又气又咬牙,可偏偏又对她实在无可奈何地瞪了她一眼,“听起来你还挺得意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兵。”

聂然看他刚才低落的情绪稍稍淡化了一些,单手撑着车窗的窗沿,凉凉地道:“那你的意思是,希望我也为了完成任务,什么都牺牲,包括战友?”

她这些天来累得要命,又饿又困,刚觉得劝得差不多了,放松下心情,结果这一句话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这话一说完,她当下就清醒了过来,顿时恨不得能给自己一巴掌。

好端端的说这个,那不是又戳到安远道的伤疤了。

万一他又要跑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辛苦,和刚才的话不就完都打了水漂了。

果然,她猛地朝身边看去,就瞧见安远道当下面色一滞。

刚才缓和的情绪似乎又慢慢变得凝重。

黑暗下,聂然的神经线再次紧绷了起来,盯着身边的人看,深怕他直接甩手下车走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