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 晕车?(二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安远道这回倒是没傲娇的走人,而是稳了稳情绪,哼哼了两声,不屑地道:“你是不牺牲战友,但是你会牺牲你自己啊,做事不要命,还偏激、不择手段!你们两个就是半斤对八两。”

聂然看他没有走人,顿时在心里小小的松了口气,然后想着不如趁此机会把他的那些心结彻底打开了,让他心甘情愿的回来。

“谁说我和她半斤八两了,我和芊夜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她对你有偏执症,为了你下发的命令,连伤害战友的事情都做。可我对你没偏执症啊,不会为了你去做那些事儿。而且先不管我做事方法如何,至少我主观上并不是抱着牺牲别人的目的去做,我的情绪比她更稳定,主次也很分明,绝对不会把任务和个人感情混在一起。”

她的语气认真而又严肃,那笔直的目光中透着一抹坚定之色,不似刚才那般玩笑和调侃。

这份执着和真挚的情绪的感染让身边的安远道微微一愣。

很快,他回过神,眼底闪烁了几下,偏过头去,又是哼唧了一声,“就你能说会道。”

说着,就推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聂然暗觉不妙,眼明手快地扣住了他的肩膀,“你干什么去!”

她一直都防备着安远道会走人,所以这一出手自然是又快又准,并且……还狠。

安远道没有防备,这一下被用力扣住肩胛骨,痛得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我开车去啊,你这臭丫头赶紧给我放手啊——!”

他说到最后嗓音都跑调了,足以可见聂然因为紧张而使了多大的力。

聂然听了他的话,这才马上放了手。

安远道恨恨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像是泄愤似的将车门甩上。

在绕过车头的时候坐在车里就看到他揉着自己的肩头,小声地道:“这丫头都外面折腾那么久,居然力气那么大,抓得我都快痛死了。”但随即又小小地嘀咕了一句,“不过扣人的速度和准度倒是挺不错的。”

接着就上了驾驶室,启动了车子朝着预备部队的方向而去。

他车子开的飞快,比季正虎快了很多,也颠簸了很多。

“不就是抓了你一下么,有必要开这么快报复我么?!”聂然七天的风餐露宿,身体本来就虚弱,他这么颠簸,聂然立刻就感觉到胃里开始一阵阵的难过了起来。

唉……晕船、晕车这个致命伤总有一天她要给克服过来不可。

“谁吃饱了想要报复你!是你浑身又臭又脏,我不开快点,等会儿就该熏死我了。”安远道透过后视镜,发现她眉头微微蹙起,脸色比刚才难看了些许,不禁立刻问道:“你怎么了?”

“晕车。”聂然说完这两句话,眉头更加皱紧了起来。

坐在前面的安远道一听,猛地踩下了刹车,转过头看向了她,“什么?你有晕车症?”

聂然靠在椅背上,艰难地点了点头。

安远道这下炸了,“你有晕车症,那你和我说什么区9区啊!”

车子一旦停下,聂然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停顿了几秒,才说道:“晕车而已,又不是吐血。”

“可是你晕车的话,怎么进9区,难道以后做上战场,你抱着个马桶一起去啊?!”安远道看着她,皱眉问道。

聂然缓了一会儿,那种恶心感已经消散了不少,坐直了身体说道:“我一般情况下只会晕船,晕车不太出现,而且你放心,我会在进9区之前,改掉这个问题。”

安远道听了,简直被她给打败了,“改……你当时改衣服啊,大了裁小一点就好。晕车这个问题可没有药能根治啊!”

聂然拧了拧眉头,“我知道,但是我说改掉它,就一定改掉它!”

“怎么改?你是憋着不吐呢,还是把自己直接打晕?”安远道觉得她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晕车晕船这种东西说严重不严重,可要说改过来,那也绝对不轻松。

聂然却很是无谓地道:“多晕晕就好了。”

“多晕晕……我……”安远道瞪圆了眼睛,听到她说这种话,很是气恼,觉得她实在是“行,这是你说的。”

话音刚落,他就转过身,重新启动了车子,朝着前方开去。

他的速度不减丝毫,甚至更快了几分。

聂然好不容易刚缓和下来,结果这一油门踩下去,立即胃里的感觉又来了。

而且比刚才的还严重。

可她刚才那话已经说出口了,而且她的确是需要把这个问题给改掉,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试试看!

一路上,车子在不平坦的道路上飞驰而去。

安远道看上去是故意的,专门挑坑坑洼洼的地方行驶,使得整辆车都颠簸不已。

那剧烈的抖动让坐在后面的聂然整个人瞬间白成了一张纸,就连冷汗都冒了出来。

可她始终紧咬着牙关。

因为太过用力,下嘴唇被咬出了深深的齿印,可即使这样,还是依旧不吭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