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 吃闷亏?怎么可能!(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前面的安远道原本只是想要折腾她一下,借此好让她能够知难而退,知道晕车这种东西真不是只靠一张嘴随便说说就可以解决的。

可谁能想到,这丫头真的那么能忍,硬是在这种情况下,一句话也不说,坐在车子里。

看着她脸煞白煞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一般,最终还是让安远道有些不落忍了起来。

车速缓了一会儿。

聂然感觉到车子有慢下来的,不禁抬眸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发现安远道眉头紧皱的正透过后视镜看着自己,苍白的唇顿时轻轻勾了起来。

安远道在看到她唇畔的笑意,忍不住极小声的冷哼了一下。

紧接着就又猛地踩下了油门。

车子瞬间犹如离弦之箭飞驰而去。

看上去是安远道拉不下脸的负气之举,但实际上却是在帮她。

他觉得,既然这丫头想要能解决晕车的症状,那就让她试试好了。

于是,在回去的这段路上,他一会儿加速,一会儿缓慢。

时时刻刻地透过后视镜盯着聂然的情况,一看到她双手握得死紧,手背的青筋轻微凸起时,就立刻放缓了车速,让她缓和一下。

等到她缓得差不多了,就再次加速,直到她下一次无法承受之前立刻放缓速度。

这样来来回回了十几次,折腾的聂然额头就连冷汗都沁了出来,总算车子到达了预备部队。

聂然几乎是从车里连滚带爬的爬出来的,煞白的脸色此时都有些泛着青,下嘴唇被她咬破了。

足以说明,这趟归程有多让她痛苦了。

聂然靠在车门旁,深吸着气,死死地咬着唇,压制着胃里的翻江倒海。

身边的安远道看她被自己折腾的这么厉害,心里那口气也算是消了不少,像是不耐烦地冷呵了一声,“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睡觉去。”

这时候部队里的人都在进行救火行动,整个部队都空空荡荡的很,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宿舍楼下。

“那你现在是同意了?”她强压下那股恶心感,粗喘着气问道。

安远道看她神情明明都这么难看了,不仅不怪罪自己,居然还惦记着自己训练她,真是对她无可奈何,“我训练起人来可是出了名的不留情,比季正虎还要严厉百倍。”

聂然摆了摆手,“你就是千倍,我都照练不误。”

安远道听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再看到她那张白得犹如一张纸的脸色,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声,可脸上还是故作凶狠的样子,“那行,明天咱们就开练,往死里给你练!让你骗我回来!哼!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呢!”

“得了吧,你得偿所愿的白捡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你做梦都该笑醒了。”聂然虚弱地扯了扯嘴角,笑道。

安远道嘁了一声,“少给自己脸上贴金,就你算什么好徒弟,遇到做不了的任务还不做,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得了你这么个徒弟。我这严格来说是为民除害了,营长该奖励我。”

“是是是,你为名除害,把我这妖孽收了,行了吧。”聂然已经适应了会儿,现在胃里那股翻江倒海也平缓了过来,站直了身体,对他挥了挥手,“你赶紧去办交接手续,明天正式回归,我先去洗澡睡觉。”

说着就朝着宿舍楼里走去。

安远道看她真的就这么干脆的走了,神情带着一抹诧异,“你就这么走了?”

聂然像是很奇怪地转过头看向了他,“那不然呢?”

“我故意泄愤颠你,你不打算报复回来?”他问道。

安远道觉得就聂然这种性子,好像不太是那种吃了闷亏不说话的人才对。

对此,聂然唇微微上扬了起来,“总要让你心里觉得对我有愧疚,才能让你心甘情愿地答应下来啊。”

不然她怎么可能任他折腾。

除了有心想要被训之外,当然还有就是让他看到自己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好让他动恻隐之心,彻底答应下来啊。

这个安远道对人心的揣摩可真够笨的。

聂然笑着走进了宿舍楼里。

而随后就听到黑夜下,宿舍楼外,安远道一声愤怒地声音响彻整个宿舍楼,“你这丫头,你给我等着!”

树枝上早已陷入深度睡眠的鸟儿们都因为他这一声喊叫声而惊醒,然后扑棱棱地飞走了。

在上楼梯的聂然听到安远道那声愤怒的喊叫声,总算是畅快地笑了起来。

只不过,今晚可能某些人注定无法入睡了。

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