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 残酷训练(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一小批的人的离去,大部分的人还依旧还依旧继续坚挺着。

安远道的手段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不再只是拘泥于五公里、十公里这些训练方式,更多的是变着花样的给那些受训人员受训。

已经是十二月底的天气,部队又是驻扎在山里,气温比城市里低上很多,就连风也大许多,安远道半夜把这群人叫醒,让他们一个个穿着棉衣棉裤站在那里做人墙,被水柱冲。

每个人经过早上的训练一个个困得不行,现在又强打着精神一个个站在高墙上当连体人墙,在高压水柱和冰冷泥水的双重打击下,以及只有一个脚掌那么宽的平台,只听到人接连不断掉下去的“噗通——噗通——”的声响。

棉衣随着水的冲击吸收得越来越厚,再加上泥的双重重量,以至于掉下去的声音也越来越沉闷响亮,而每次爬起来也越发的困难起来。

整片整片的人摔下,再站起,再摔下去,再站起……

不知道这样连续了多少次,直到天际线第一缕光微微透了出来,安远道这才停止了水柱的冲击,让他们从高墙之下下来。

一直处于紧绷着的那群人这才拖着已经软掉的腿慢吞吞地走了下来。

长时间的低温让他们的四肢已经麻木,就连嘴唇都冻得都白了,一个个牙关打颤地走了下来。

原本以为噩梦就此结束,结果谁知道安远道一人一把枪,让他们直接原地卧倒,连湿透的衣服都不让换,就这么卧倒。

甚至还在每个人的枪支上放着一颗子弹。

以安远道的话来说,谁要是敢让子弹落地,他就让那个人感受一下子弹从他脑门上飞过的爽感。

其实说穿了,就是当人形抢靶。

而且更加要命的是,还不是安远道打,是这些受训士兵们一人一枪。

这把那群人给吓得,一个个衣服湿透,却还要绷紧了神经线,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紧紧盯着枪支前端的那颗子弹。

湿透的棉服在寒风一吹更是冷的要命,牙床都在上下打颤,可却还是硬生生的忍着,克制住那一股股寒风犹如针扎一般透过衣服刺进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

一开始,那群人还没有什么问题。

但时间一长,有些人就扛不住了。

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一个寒颤,子弹就在那些士兵们的眼前“叮——”的一声,掉在了水泥地上,发出了让人绝望的声音。

还不等士兵自己把子弹捡起来,安远道就已经到达对方的身边,一边笑着一边替他把子弹重新放回了枪口。

那露出一口白牙而无声的笑在那些士兵的眼里透露了一种森森的阴气,让人从心里透出一种比冷风还要冷的寒气。

那次的训练,一共十二个人子弹落地。

也就说,这十二个人要给另外十几个人当人靶子。

带着深深的绝望,那群人像是要去赴死一般一个个的朝着的枪靶走去。

每个人都站在靶心中间,等待着来自自家战友所给予的那一枪子弹从脑门上掠过的爽感。

然而,事实上除了这十二个人哆嗦害怕之外,另外那平安无事的十几个人也同样害怕啊。

因为他们虽然逃过了当人靶的惩罚,但是他们却要向自己的战友开枪。

对敌人开枪,那当然无所谓了。

可现在他们面对的却是同吃同住的战友啊。

那些人一个安全的防护措施都没有做,就这么直接站在那里,他们哪里敢对着自己的战友开枪啊。

万一真一枪打在脑袋上,那要怎么办。

站在那里的安远道看到他们一个个都不愿意上前,笑呵呵地只说了一句话,“不开枪,就视为自动退出。同样,不想当枪靶的,也视为自动退出。”

这一句话让聂然在心里暗笑不已,这安远道摆明了就是故意要解决掉那群人。

除了她这种不会顾念战友以及九猫这种根本没有战友情的人之外,谁敢就这么一枪朝着自家战友的脑门上打去。

果不其然,在安远道的逼迫下,除了聂然九猫以及李骁三个人之外,剩下的也都开了枪,只不过虽然开了枪,可为了战友的安全着想,大部分的人还是为了避免误伤,打在了一定的距离外。

只有小部分的人开枪打在了战友的头顶的那颗红心上,

因此,安远道很是堂堂正正的把那群没有做到的人丢出了自己的队伍,理由是:“枪法太烂。”

不过最让聂然意外的是,原本她觉得应该在这一轮会被刷下来的有杨树和严怀宇两个人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安全过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