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 兜风?明明是治疗!(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虽然一脸的疑惑,但还是迟疑了几秒后跟上了安远道的速度。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训练场,走到了停车上。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聂然看他率先上了车,启动了车子,很是奇怪,“我们要去哪儿?”

都这么晚了,难道现在开始野外生存训练?

可也不太可能啊,如果是训练,怎么会就她一个人。

“费什么话,快点上车。”安远道现在对聂然那些成绩非常不满意,以至于对她说话的口吻也带着一些怒意。

只不过,聂然只当他是每个月的那几天,所以也不计较,正准备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准备坐上去,结果又被他一声训斥,“谁让你坐副驾驶了,给我坐后面去。”

聂然眯了眯眼眸,最终只能松开了副驾驶门把的手,转而坐进了后车座内。

车子很快的就启动,并且快速地行驶出了部队。

一开始聂然并没有说些什么,可是见他一路朝着前方不断的行驶而去。

看着窗户外的难不成是单人的野外生存考核?

就在她还迷迷糊糊一头雾水的时候,车子已经行驶到山顶,然后又行驶下了山脚。

速度奇快,还颠簸不已。

这人到底干什么?

汽车的油太多,闲着没事消耗点吗?

看着他从山脚行驶上山顶,又从山顶行驶到山脚下来回了四五次,她实在是有些弄不明白了,“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要闲的没事干想兜风那你自己兜就可以了,别浪费我时间成不成?”

兜风?

安远道被她这满是嫌弃的话语弄得险些一个急刹车,把她从后车座里直接撞上副驾驶的椅背上。

“兜你个头,我这是给你治晕车,治晕车懂不懂!”安远道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

聂然因为看到他刹车的动作,及时固定住了自己的身子,并没有撞上椅背,只是小小地前倾了一下,及时被安全带给拽了回来。

漆黑的车内,就看到聂然坐在那里,扬了扬眉,黝黑明亮的眼眸里带着一丝了然,“原来你在给我治晕车啊,你早说嘛。”

“早说个屁!我问你,你不是说晕车么,怎么我都来来回回那么多趟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安远道心里有火气,对她说话的态度始终好不起来。

聂然也不介意,耸了耸肩回答:“我晕车并不怎么严重。”

安远道被她这无谓的态度给激得又要炸毛了,“你晕车不严重?那我上次送你回来的时候,怎么脸色难看成这样。”

“那次刚训练完,长时间的缺觉和缺能量,身体虚弱受了寒,才会晕车。”聂然很认真地说道。

安远道皱着眉头,问:“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你是不会晕的?”

“对。”

聂然这一句话点头,让安远道的嗓门又大了起来,“那你当初说什么治晕车?!”

他感觉自己在聂然这边就从来没有扬眉吐气过,一直都是被耍的那个。

一点教官威严都没有!

而且最郁闷的是,这丫头明明是个体能废,可关于这一点她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神情依旧淡定如斯,就好像那些成绩都不是她一样。

反而就看到他一个人在那边急得跳脚,像个小丑一样。

“我晕车不严重,但是我晕船很严重,坐在那种小船上,一有风浪就不行。”聂然看他被自己气得要癫狂了一样,连忙对他解释道。

可这解释对安远道不仅没有灭火,反而还火上浇油了,“晕船?我现在到哪里去给你弄艘船来啊?!”

这大晚上的,居然给他说晕船!

还说要有风浪?!

当他神仙还是妖怪啊,能呼风唤雨?!

安远道看聂然一脸淡定,不言语的样子,火气蹭蹭蹭的涨,可看到她不言语的同时,那双黝黑明亮的眼眸望着自己,他的火气又不自觉的消了一些。

沉默了半晌,他最终还是开了口,带着一丝恼怒却又无奈地语气恨恨道:“认识你我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说着就重新启动了车子,朝着山下而去。

兜兜转转,安远道载着聂然去了距离部队不远的一个小城镇。

聂然眼看着窗外的建筑从密密丛丛的树木转变成了一栋栋的房屋,接着就听到车外络绎不绝的叫卖声,不禁问道:“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坐在驾驶座上的安远道目视着前方,径直道:“你不是说遇到风浪才会晕么,我现在带你去体验一把。”

起先聂然还不明白什么叫体验一把,后来等被他拽到一个类似于实验基地的地方,她才明白什么叫体验一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