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 被发现了(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今天是怎么了?

脾气怎么忽然之间变得那么的暴躁?

一般情况下,她从来不会和别人正面闹矛盾的才对啊。

就在李骁倍感疑惑之际,突然之间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了什么。

她心里虽然不确定,但当即还是对着扬长而去的聂然冷声地呵道:“你浪费食物,我怎么管不着?”

并且走上前去作势要拦住聂然。

聂然被她拦住,顿时皱着眉头,“你好烦啊,我丢不丢馒头关你什么事。”

“怎么没不关我的事,这些馒头是我昨天特意去拿给你吃的,你不吃也就算了,还浪费食物。”李骁似乎是被她这种不耐烦的态度给也给惹恼了,脸色有些微沉。

聂然很是无语,眉眼中带着不屑,“你也说是拿给我吃的了,那给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了嘛,我扔掉又怎么样?再说了,浪费的又不是你家的食物,你着什么急,用你在这里心疼么。”

说完她再次转身离去。

李骁立刻伸手就要抓,结果被聂然眼明手快地一把挥开,“说归说,拜托别动手行不行。”

她们两个人的动作太大,洗漱间门口的人又来来往往那么多,自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们身上。

聂然可以无所谓有那么多人看戏,但李骁显然不太愿意,无奈之下只能看着她离去,但冷厉的眉眼却依旧盯紧了聂然。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进了洗漱间,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聂然那张没有睡醒而暴躁的神色让周围的人纷纷避让开,毕竟这位的格斗可是出了名的,她们可不想一大早的在洗漱间被聂然一个过肩摔。

而李骁那边她本身性子就比较冷傲,虽说她很注重战友之前的互动和合作,但私下她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而且又那么优秀,有道是高处不胜寒,所以周围的人看到她和聂然拌嘴吵架后脸色不佳,自然而然的也就退散了。

生怕她们两个人等会儿一言不合打起来。

不过短短三四十秒的时间,洗漱间里的人瞬间走了个一干二净。

聂然顺势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见她们离得远远的,把洗漱室当成洪水猛兽一般,她才嘴角微勾起,然后将水池的水声开到最大,对着斜对面的李骁道:“演得挺逼真啊。”

那言语中原本的不屑和不耐早已被一副轻松语气所替代,刚才的拌嘴吵架似乎从不曾出现过一样。

背对着她的李骁此时听到她的话后,才停下了手中挤毛巾的动作,脸色微缓地转过头对她说:“和你混久了,总能学会几招。”

聂然笑着,一副很欣慰的模样走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李骁将洗漱用品放在了一边,半靠在水池边,问道:“说吧,这次又为了什么?”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不然也不会跟着我演这一场戏了。”聂然站在那里,随意的把玩着水池里的积水。

“我只知道你演戏的对象,但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突然这样。”

一开始她只是奇怪聂然为什么会突然间对自己这么反常,按理说她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早就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才对,后来她眼角的余光里无意间看到九猫从宿舍里走出来,她心里就有些数了,可是随后又想不明白为什么聂然突然间会要和自己在九猫面前装翻脸。

只不过,既然聂然已经把这场戏给开演了,她如果不装下去,显然不太好,为此她就顺势和聂然拌了几声。

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她实在弄不明白。

“还不是你盯人的手法不到家,被人发现了。”聂然把玩着水花,不在意地道。

“被发现了?”李骁心里头一惊,紧接着皱起了眉头,“你真的确定?有什么证据能证明?”

聂然叹了一声,“就凭她知道你的名字这一点,我就能确定她注意到你了。”

昨天晚上她脑袋混混沌沌的,被晕船折磨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动,起初九猫说那么一句话时,她还暗自庆幸有时间可以躺平装睡,后来也就没多想什么直接睡了。

后来今天早上的时候她又说了一句李骁和其他人带来的东西的时候,她在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当初古琳给自己送馒头的时候,她记得很清楚,九猫就说了一句那个你不想见的女兵给你送来的馒头,很显然九猫并不知道古琳叫什么,哪怕她明知道自己表面上和古琳有事,她也没有深究,但是……她却知道毫无关系的李骁叫什么!

这不是很奇怪么?

所有人的名字她都不清楚,偏偏最清楚李骁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