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 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年?(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定要回家过年以后,聂然就去了安远道那里提前将请假单拿好。

安远道在得知了这件事以后,还以为她是想通了,便板着脸叮嘱道:“就算回去过节也不能忘记训练,如果回来以后让我发现你的成绩退步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听到没有!”

聂然嗯了一声,回答道:“知道了。”

“还有你的晕船训练,自己也多抓紧一些。”

“我明白。”聂然再次点头。

安远道看她这么乖顺地点头,最终还是没有憋住,略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扭过头径直道:“至于……部队那些传言你也不要太上心,越是临近考试,那群人就会胡说八道给自己解解压。”

聂然刚要敷衍着点头,却不料听到他这番话,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那副窘样,突然玩味儿一笑,“谁说那是传言。”

“嗯?”安远道霍地转过头,错愕地瞪圆了眼睛看着她。

聂然笑了笑,然后似真似假地告知,“其实她们说的,是真的。”

“骗人!”安远道一口就否定了她的话。

他觉得聂然是做事桀骜不羁了点,也是放肆了点,但是……和李骁打架争9区的名额……不太可能吧?

不过,随后又想了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啊。

毕竟这臭丫头连对教官下药这种事情也敢做。

说真的,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了。

安远道表面上强撑着那一口气,但实际上脑袋里早就乱得像一团浆糊,根本没办法思考了,只能愣愣地望着聂然。

一秒,两秒,三秒……

随后,就看到聂然忽的一笑,“哟,这回学聪明了,居然没上钩。”

安远道一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大口气,作势就要揍她,“你个臭丫头!”

聂然当即往后一退,退到了安全距离以后,眉眼弯弯地对安远道挥了挥手,“那我先回去了,教官晚安。”

说完,就拿着请假单离开了办公室。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聂然要回去过年,安远道为此特意一日三餐照死训练她。

特别是晕船的训练时间也越来越长。

不过好在,如此频繁的训练下结果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现在已经不吐了。

当然,也仅限不吐而已,脸色依旧苍白,冷汗依旧冒不停。

于是,在离开部队前的最后一次训练结束时,苏教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白色的药瓶递给了聂然,“我听安教官说你要回去过年,正巧我这里有一瓶是治疗晕船的药,你可以吃一段时间看看,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聂然看着那很小的一个瓶子,眉梢轻挑,“晕船的药?”

苏教授双手插在口袋里,点头,“是啊,是国外刚研发上市的药物,国内还没有。”

“那太好了!”身旁的安远道似乎对于这个消息很是兴奋,忙不迭的将那瓶药塞进了聂然的手里,“聂然,那你可要好好吃才行,这对你来说简直就是对症下药。”

聂然看了一眼身边很是高兴的安远道,接着便对面前的苏教授笑了笑,“那多谢苏教授。”

“是啊,真的太谢谢苏教授了,真的太感谢了!”

比起聂然的淡定,安远道可谓是激动异常,就好像得到了无上的珍宝一样。

回到车上的时候,聂然坐在副驾驶上,一直单手把玩着那一瓶药,那小脸在路灯的光线下明明灭灭的掠过,以至于让人看不清楚神情。

车内的气氛不自觉的变得有些沉闷。

安远道见她这样发着呆,一言不发的样子,为了缓解这一情况,他故意笑着打趣道:“你干嘛总是看着这瓶药?难不成是因为太高兴了,觉得你的救星出现,所以想牢牢记住?”

聂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低声轻笑了一声,“我的救星……”

随即侧过头看向了驾驶座上的安远道。

安远道被她看了那么一眼,原本玩笑的脸顿时一僵,最终只能讪讪的扭回头,重新将目光落在了前方。

一路上车子疾驰着。

等回到了部队的停车库时,聂然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

安远道正要扭头和她说一声再见,结果就发现车椅上被遗落了一瓶白色的药瓶。

“喂!你的药啊落在我车上了!”

听到安远道的呼喊,已经走远的聂然又走了回来,她双手搭在车窗上,微微俯身对着将药瓶递过来的安远道说道:“送你了。”

安远道立刻道:“这是苏教授给你的药,专门治疗晕船的,你怎么能送我呢!再说了,我又不晕。”

说着又把手中的药瓶递了过去。

聂然望着那瓶白色的药瓶,不禁笑着压了摇头,说道:“你的戏太烂了。”

安远道的手微微一顿,“什……什么戏?”

聂然指了指他手中的药瓶,说道:“还不是你和苏教授的戏,我想这瓶应该不是什么晕船药吧?是维生素C还是维生素B?”

“维生素B……”安远道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顿时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急忙道:“不!不是……我的意思是……”

“我的晕船不是心理问题,所以拿心理治疗的手段来骗我,没用的。”

这种小把戏怎么可能骗得过她。

什么国外的药。

晕船除了训练之外,根本没有药可以根治。

当苏教授拿出这瓶所谓的国外的“药”时,她就知道他们在玩儿什么把戏。

后来看到安远道这么卖力的演出,更重要的是戏演的还那么烂的时候就更加确定了。

安远道见自己的把戏被戳穿了,也只能承认了下来,“我们也不是故意想要骗你的……”

“我知道,你们也是好意,我心领了,这瓶维生素B你自己吃吧。”聂然对他摆了摆手,就离开了停车库。

看着聂然离开的背影,安远道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就知道这丫头不是那么好骗的,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随着春节越来越临近,部队里除了需要面对马上就要到来的冬季考核之外,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要迎接大年三十的年夜饭。

虽然一部分人会请假回家,但是绝大部分的人会留在部队里。

因此,所有人在高强度的训练下,都万分期待着马上就要到来的年夜饭。

要知道,这是他们这群人最后一顿团聚的年夜饭了。

等到年夜饭吃完,冬季考核一结束,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

以至于这对年夜饭也变得无比的重要和郑重了起来,每个班自动自发的组织想着大年三十晚上该表演些什么来助助兴。

而在大家都忙活着大年三十的表现时,聂然却一个人留在宿舍里。

傍晚时分,所有人趁着晚饭过后都在食堂里彩排着,聂然一个人在房间里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顺便将手机的电充好,免得明天回家的路上手机没电,到时候霍珩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找不到人。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霍珩居然这么沉不住气,还没到明天呢,居然挑傍晚的时间就给自己打电话。

聂然皱着眉刚按下通话键,只是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霍珩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说你今年回家过年?”

“你不是都知道我的行程了吗?”聂然皱了皱眉,“干嘛不明天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在这里,你也不怕出问题。”

“因为我想知道,你想不想回家过年。”霍珩在电话那头声音温润,带着低低地笑意。

聂然听了,不禁放下了手里的衣物,躺在床上,笑着问道:“我想又怎么样,我不想又怎么样?”

那头的霍珩唔了一声,然后到:“你想回家过年,那我当然阻止不了你啊。但是你不想回家过年的话,不如和我过吧。”

聂然回想起去年她和他在小木屋里过得那个年,顿时轻笑了起来。

------题外话------

明天早上要出门,所以今天就三更啦~不过这一更字数还是挺多哒~各位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