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 遇到她,算你流年不利(一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珩看她怔愣的那片刻,就觉得此时正是绝佳的好机会。

于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四周,趁着周围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就准备上前准备偷个香来解解馋。

但才刚有动作,突然间就看到聂然主动凑了过来。

霍珩一看她这架势是要亲自己,心里顿时小鹿砰砰乱跳了起来。

正准备摆好姿势,结果就听到聂然的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呼,“哎哟!”

霍珩听到这声音,这才感觉不对劲,朝着聂然身后看去,发现原来是有一位妇人跌倒,撞在了聂然的椅子旁边。

聂然是下意识地避开,这才主动移他身边。

白高兴了一把不说,结果还错过了自己主动亲吻的好时机,万分懊恼的他在吃不到肉,喝不到肉汤,甚至连一个吻都得不到的机会下,只能趁着她避让倾向自己时,偷偷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好在衣服宽大,几乎全都遮挡住了,而且火车箱太过狭小,人挤人的情况并不足别人关注。

因此给了霍珩很大的方便,他看周围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位妇人的身上,趁此机会又用力地抱了一下,这小小的一抱,让他顿时感觉到了一阵满足。

总算,一解这段时间来的相思之苦了。

可就在他高兴不已的时候,聂然暗自拧了他的手背一把。

还在暗爽的霍珩一下子吃疼,下意识地缩了手,并且用一种带着哀怨的眼神看向了聂然。

那小眼神里分明是在控诉聂然。

但聂然只当没看到,她侧身,将那位妇人主动扶了起来。

这一点倒是让霍珩有了不小的惊讶。

要知道,聂然可从来不会那么好心的去多管闲事的,今天是怎么了?

正当他暗自觉得奇怪的时候,就听到聂然脆生生地问道:“阿姨,你没事吧?”

那语气语调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完全就不是她的风格。

事出反常必有妖!霍珩秉持着这一态度,坐在里面看着聂然的演出。

那位妇人被聂然搀扶起来以后,笑着摆了摆手,感谢道:“没……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没关系。”

两个人如此平常的对话结束以后,那名妇人就此离开了。

看上去十分的简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是,坐在那里的霍珩却眼尖的发现,聂然在将那名妇人搀扶起来的时候,那只手在对方的手上停留了三四秒的时间。

虽然,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是一般人霍珩也不会去注意。

但聂然并不算在那一般人的行列之中。

他很清楚,聂然并不喜欢被人触碰,和人一直都保持着一段距离,若非有什么目的,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握别人手的。

果然,随后等到她的手一放下来,他就发现那名妇人手指上那个金戒指悄然不见了。

等人一走后,他就忍不住向身边重新坐下来的聂然低声问道:“你好端端的,拿她东西干什么?”

聂然知道自己那个小把戏肯定逃不过霍珩的法眼,所以也不隐瞒,只是笑着把玩着刚顺来的那个金戒指,笑得意味深长地道:“好玩儿啊。”

“好玩儿?”霍珩不知道聂然到底在玩儿什么把戏,不过可以确定,一定是那个妇女对聂然做了什么,否则聂然不会出手。

所以,他也不多问,就这么静坐在旁边等待着,他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大约半个多小时以后,不出他所料,答案真的就出现了。

只看到那名妇人神情焦急地匆忙走了过来,在聂然附近周围盯着看了好久,最终忍不住地问向了聂然,“小姑娘,你有没有看到我有一个戒指掉在这里啊?”

聂然一脸单纯无辜地摇头,“没有啊,什么戒指?”

“可能啊,我刚刚摔在这里的时候,那戒指就在怀里,可是后来就……就不见了……”那名妇人很是焦躁不安地又朝着地上看了好久,将周围每个地方都仔仔细细地看了,恨不能把椅子都掀了,趴地上找。

在看了一圈以后,她再次忍不住地询问道:“你真的没发现?”

聂然摇了摇头,“没有啊,我没看到什么戒指啊,反倒发现……”她故意停顿了几秒,接着继续道:“自己的钱包丢了。”

这话一出,坐在那里的霍珩顿时明白过来了。

怪不得这妮子要出手,原来是这个女的偷了聂然的东西,只不过后来倒霉的被聂然发现了。

唉……

霍珩看着那名神情变得有些惊恐妇人,在心里默默的替她哀悼了一把。

遇到聂然这妮子,算她流年不利了。

“你……你的钱包掉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自己的戒指……还不见了呢……”那名妇人强装作不知道的模样,磕磕绊绊地回答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