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 莫名其妙的聂熠(三更)/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下了火车,在人来人往的巨大人流中,聂然和霍珩两个人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看着霍珩那一脸不舍得表情,聂然不禁笑着道:“行了,差不多到时间了,我也该走了。”

“我们才刚下火车。”霍珩显然并不怎么愿意和她分开。

聂然对此好心地提醒到:“可是我还要坐车回去呢。”

“我到时候送你回去。”霍珩很有魄力地对她说道。

聂然笑着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你还是尽量不要和我出现在一起比较好,免得被起疑。”

对于她一心为自己着想,霍珩握着她的手不自觉又紧了几分,“我会加快步伐解决掉这件事的,相信我。”

聂然看他那么急切的表白着自己的意愿,忍不住就此轻笑出了声,另外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上,“我当然相信你了,不过你也不用为此加快脚步,十年都熬下来了,还是稳扎稳打点比较妥当。大不了,就再等你十年咯,反正我那么年轻,等得起。”

面对聂然的豪情壮语,霍珩心里头一阵激动,他知道聂然对于承诺是不轻易出口的,一旦出口那肯定是会遵守的。

而她居然愿意为了自己,等十年。

这让他如何不感动。

“可是我好像等不起了。”霍珩心里虽然感动,但是随后更多的是无奈。

这个任务要是真的再花费十年时间……

那聂然那时候也才二十八岁,而自己已经三十多将近四十了。

想想,他都觉得有些心惊。

对面的聂然看到他那副样子,先是一笑,接着便故作认真的样子说道:“好像也是哦,你到时候就是大叔了。”

霍珩被大叔两个字刺痛了神经线,当即眼底闪过一抹危险的信号,猛地将她推到了墙角,单手撑在了墙面,将所有的视线全部遮挡住,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地问:“大、叔?看来你是真的嫌我老啊……”

他这番动作让聂然心头一惊,她没想到自己不过小小的调侃和玩笑,居然会让他有这么大的反应。

被困在他怀里的聂然微微仰着头望着他,生怕他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于是连忙讨饶道:“不老不老,一点都不老,你可年轻了,正直风貌年华呢,就算再过十年那也是稳重成熟。”

说着,就趁着周围旅客们不注意的时候,垫脚,在他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霍珩没想到她会突然亲自己,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聂然随即就从他手臂下快速地钻出了他的包围圈,站在他身后笑着挥了挥手,“行了,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你回去吧。”

接着,就一溜烟儿的朝着火车站外跑掉了。

还停留在原地的霍珩这会儿才明白过来,这妮子这是在对自己用美人计呢!

他看着已经跑出火车站,消失在了人群里的那抹身影,顿时气得磨牙嚯嚯,可又偏偏对于那妮子一点都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从自己眼前溜走。

而成功逃脱的聂然为了防止霍珩追上来,七拐八拐的就快速的钻入了一辆出租车内,报了地点,车子很快就启动,驶离了火车站。

聂然坐在车里,看身后霍珩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

事实上,她也希望能多留在他身边,只是现在他的任务进行到紧要关头,他这样不管不顾地来陪她,实在是太危险了。

感动归感动,可该有的理智还是要有的。

她不能为了这几个小时的短暂相聚,而让他涉入巨大的危险之中。

聂然想到这里,不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在后座位上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发呆了许久,不知不觉出租车停了下来。

聂然回过神,才发现已经到家门口了,她付了钱,下车以后就走了进去。

才一回到家里,正好遇上了从楼梯上下来的叶珍。

叶珍原本不过是想下楼让厨房的人做点下午茶,结果却看到了开门进来的聂然,立刻她有些惊讶地脱口就问:“你怎么回来了?”

聂然一路长途回来有些累,再加上聂诚胜不在,也没必要和她好脸相对,冷冷地说了一句,“每次见我回来都用同样的一句话,你说不厌,我也听厌了。”

然后就背着包径直上了楼。

“妈,你在和谁……”已经放寒假一段时间的聂熠听到叶珍那一声惊呼以后,不由得从屋内走了出来,然而等他一看到许久不见的聂然时,他下意识地就道:“臭……你……你回来啦。”

他因为太过惊讶习惯性的就要说臭丫头,可一想到她救过自己,便马上就改了口,以至于最后那一句话听上去实在是别扭。

可对此,聂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不止没反应,连看聂熠一眼都没有,径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进了自己的房间。

叶珍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聂然这样忽视,立刻嗔怪地道:“你没事和她打什么招呼?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把以前被她欺负的事情都忘记了?我告诉你,她可不是你亲姐,将来她可是要和你抢聂家的人,是敌人,你必须要时刻牢记!”

聂熠听到叶珍那敦敦教导,头一次觉得有些烦,他不耐的挥了挥手,敷衍了两声知道了就重新快步走了上去。

这时候的聂然才刚推开房门准备进去,聂熠马上跑了过去,叫了她一声,“喂!”

聂然步子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走过来的聂熠,语气淡淡地问了一句,“有事吗?”

一段时间没见的聂熠现如今已经长高了不少,完全超过了聂然,在军校里受训那么点时间,身上倒也有了一些男子汉的气势。

只是在面对聂然的时候,这个气势就完全不够瞧了。

她站定在聂然面前,双手绞着衣角,低垂着头,看上去有些紧张,片刻后才支支吾吾地回答道:“那个……我后来又去了另外一所军校。”

聂然点了点头,回了一句,“我知道。”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聂熠对此很是诧异,那眼睛瞪圆地望着她,脸上更是写满了错愕。

“我和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听他说的。”

聂然对他的态度一如从前那般冷淡,说完这句话后就直接往房间里走去,显然不太想和她多说什么。

聂熠一看到她要进房间,立刻就要去抓她,“喂!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可聂然怎么可能被他抓到,脚下一偏,轻松地躲过了他的手,紧接着一记冰冷的眼风砍了过去,生生吓得这位初长成的小男孩儿一个哆嗦,站在了门口没有再动弹了,“我……我想告诉你,我这次在军校里没……有做坏事,我……我有好好听话,这次还拿了一个一等奖回来。”

聂然听了他啰啰嗦嗦的一大堆,很是不耐地皱起了眉头,“这和我有关系吗?这些话你应该和你爸妈去说,而不是我。”

说完,就毫不客气的将门给甩上了。

“砰——”的一声,那关门的风迎面就扑向了聂熠,让他不禁往后小小地退了两步。

刚从厨房端下午茶上来的叶珍看到聂熠正站在聂然的门口,加上刚才在楼梯上听到的那一声巨大的关门上,马上就上前抓住了聂熠的手,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被那死丫头欺负了?我都说了让你避开她,避开她,你现在不是她的对手!怎么就听不懂呢?”

“没有,她没欺负我。”聂熠连忙说道。

“没有?那你没事站在她房门口干什么!你不怕被晦气沾染啊?这死丫头邪门的很,你快快快,快走!”

随后叶珍就不由分说的将聂熠给拽回了自己的房间内。

------题外话------

结束~晚安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